FB_IMG_1439136477960  

優美的琴聲又一次從音樂室裡頭傳出來了。

 

 

 

音樂室的門外,那個小小的走廊,是我在這一所學校裡最喜歡的地方,我喜歡坐在地板,靠着音樂室的門,閉上眼睛,聽着由那個人所演奏的曲子,洗滌着我心裡頭那一絲毫無因由的不平靜。

 

即使是同樣的曲子,由他彈奏出來的感覺也是不一樣的,我不懂樂理,甚至連樂譜也看不懂,可是他所演奏的音樂,就是有那一點的不同,感覺總是溫暖的,是我所喜歡的音樂。

 

有時候從門上的那一小片玻璃窗上,我會像個正在經歷暗戀的孩子一樣,偷偷的看着他的背影,看上去是個這高瘦的少年,可是看着那個有點過份瘦削的背影,卻異的覺得可靠,看着那張看上去精緻的臉,總覺得他會是個溫柔而具高尚氣質的人。

 

 

 

 

摁,我不會否認,我大概有點喜歡這個不認識我的人,

他是我的學長,李成鍾。

 

 

 

 

 

 

 

***

「冰琪啊你又要到那去了,又不打算聽課了嗎?。」在我打算又一次曠然後到音樂室去的時候,晞童及時的握住了我的手。「你再不聽課的話,這次的期中考你就麻煩了。」

 

音樂室門外的這個小空間,是連晞童也不知道的小秘密。

 

「晞童啊……對不起。」在她不為意的時候一下子鬆開了她的手,然後用盡全力的跑向學術大樓的方向。「晞童啊筆記拜託了喔。」

「啊……摁,真拿你沒辦法啊。」就知道你會心軟啊,要是我的期中考平安渡過的話我絕對會請你吃一頓好的。

 

 

 

 

武林高中,也就是我和晞童還有……李成鍾在讀的這一所高中,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名校,不只是學術方面的發展出色,而且校裡有不少在各個方面的尖子學生,像李成鍾,他就是音樂方面的尖子學生。

 

尖子學生,他們不像一般學生,學校不強制他們出席課堂,只要學術成績能維持在中上水平的話,學校就不會加以干預他們,任由他們使用學校的資源盡情發揮他們的潛能,學校的學術大樓可以說是為他們而建造的。

 

而李成鍾是在這一群尖子學生裡最突出的一個。

 

其他的尖子學生大多成績只是勉強維持在中上水平,不少的更是被限制要有一定的出席率,可是李成鍾不一樣,他的成績意外的一直名列前茅,因此沒有學校的干預,他幾乎每天都留在音樂室裡頭,就偶然到學校的花園裡頭休息一下,小睡一下。

 

就是個特別安靜而且冷淡的人,傳聞說……到現在還沒有人聽過他說話,不過,我想像中的李成鍾,卻總是個特別溫和的人,儘管我並沒有與他相處過。

 

 

 

 

 

 

又一次走到那個我熟悉的地方,坐在地板上,靠上了音樂室的那一扇門,閉上了眼睛,聽着從房間裡頭傳出來的琴聲。

 

啊,今天是YirumaRiver Flows in You呢。

 

托李成鍾的福,我對音樂的認識多了很多,原本零認識的我,漸漸知道的曲子也變得多了。

 

 

 

李成鍾的琴聲,總是能夠驅走我心裡那一絲的不安,那一絲的寂寞,那一絲的悲傷,像是良藥,卻一點也不苦。

 

他的琴聲,讓我這個不愛上學的孩子每天都準時回來,有時候我會偷偷用電話錄起他的琴聲,每一次覺得累的時候戴上耳機,閉上眼睛靜心一聽,又突然覺得有力量可以再走下去了。

 

有時候我會想,要是有一天我可以跟他說話的話,我會對他說什麼,又或者他會對我說什麼,光是想像就已經覺得很滿足。

 

 

 

 

 

 

「摁……好痛……」不知道是誰突然打開了門,害我一下子跌到地上去,腦袋和地板來了個親密接觸,還附送了「砰」的一聲來助興,我不停摸着我可憐的後腦袋……不是都說腦袋不能摔太多,摔得多會變笨的嗎?

 

 

 

「那個……你沒事吧?」我的正上方傳來了一把極陌生的聲音,我微微張開了眼睛,結果卻嚇了我一跳,因為李成鍾的臉正在我的正上方一臉驚訝的看着我。

 

我連忙想要坐起來,卻又一下子碰上了他的頭,然後再一次把腦袋摔到地上去。

 

 

 

完了,我的智商都要摔沒了。

 

 

 

 

 

 

對啊為什麼我就沒有想到,會把音樂室的門打開的人從頭到尾都只會有李成鍾一個……大概是我剛剛只顧着幻想都沒有留意到琴聲的停止,情況這變成現在這樣吧。

 

啊……腦海裡想像過無數次我們遇上的情節,可是並沒有這樣糟糕的情節啊……

 

用左手摸着後腦袋,右手摸着前額,看清楚他的臉這次不在我的正上方我才放心從地上坐起來。

 

「前輩,對不起,你沒事吧?」還得先看看他的額頭被我撞過後有沒有受傷。

「沒事,你呢?」校裡的人都說李成鍾是個冷冷的人,可是只是從他說的這兩句話,我就已經認定了他是個很溫柔的人,加上聲音也是溫暖的動聽,正好是我想像中的那種男生。「看你……摔了三次,大概很痛吧。」

「摁……沒事的,我都習慣了。」我有點尷尬的笑着。

「先起來再說。」他向我伸出了他的右手……就連手指也是修長的好看,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握住了他的手站起來了。

「謝謝你。」我向他鞠躬道謝……摁,想要在他面前留個好印象。

 

 

 

 

 

 

「你是誰? 沒怎樣看見你在這棟大樓出現呢。」他依然微笑着說,李成鍾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就像是精靈的眼睛一樣,眼神裡頭閃爍着亮光,嘴角向上揚起的幅度美麗得不像凡人。

 

笑起來這樣漂亮美好的這個人,為什麼會被學校裡的人說是冷淡安靜的人呢?

 

「摁……我是朴冰琪。」有點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起。「前輩沒看見我不奇怪,我不是尖子學生,我只是……為了來聽前輩彈鋼琴所以才曠課來這裡的。」

緊緊的閉上了眼睛,這樣說過以後大概會被他當成是個奇怪的人吧,嗚嗚我的形象都沒了……

 

「原來是這樣……可是我的鋼琴彈得有這樣好嗎?」被他突然的反問有點讓我不知所措。

「摁,聽着你彈的鋼琴,好像能驅走我心裡那些不安的情緒。」只是,大概我是這個世界上最欣賞他所演奏的鋼琴的人。

「摁,謝謝你。」他這一次燦爛的笑了。「不過下次就別曠課來聽我彈鋼琴了。」

「摁……知道了。」果然我就成了一個奇怪的人啊……

 

 

 

 

「不,我的意思是……要是你喜歡的話,請下課後來吧。」李成鍾撫着我的瀏海說着。「然後就別再坐在門外聽,進來吧。」

 

 

 

? 我剛剛沒聽錯吧……

 

「前輩你說真的嗎?

 

「喔,下課後這裡的時候,進來坐着聽吧。」

 

 

 

 

摁,現在看來這樣的相遇好像也不錯啊。

 

 

 

 

 

 

***

「冰……冰琪啊你沒生病吧?」看見早上八時正準時出現在課室裡頭的我,晞童傻了眼的看着我,還竟然真的把手放到我頭上去。「沒想到早上竟然會看見你啊……」

「沒生病啊。」我拿走了她放在我額頭上的手。「從今天起我決定不曠課了,以後一起上課吧。」

「不不不,你沒生病那絕對是我生病了啊……」呆滯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晞童嘴裡一直在碎碎念着。「我眼花了吧我耳朵出毛病了吧……」

「上課啦還在發呆。」把筆記紙揉成一團扔到她的頭上去,然後就開始整理起筆記來。

 

 

只要一想到下課後可以看見他,就覺得時間過得很快。

 

 

 

 

「冰琪啊。」期待以久的下課鐘聲終於響起了,我馬上背起了書包打算走往學術大樓,卻被晞童叫住了。

「怎麼了?

「今天不一起回家嗎?」倒是她一臉好奇的看着我。

 

啊……今天是星期二,是晞童唯一不用上補習班的日子,我們每個星期也會一起回家的。

 

「啊……對不起,下次吧我今天有事做。」像平日一樣揉了一下她的臉後就往課室外跑。

「冰……跑這樣快當心摔倒啊你。」被我拋棄了還不忘給我善意提醒,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今天是YirumaKiss the rain呢。

 

 

在走廊走近音樂室的時候,我的嘴角就開始往上揚了。

 

 

 

 

我敲了門,聽見他沒有回應,便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門,看見他對着我微笑,一邊繼續演奏着。

 

頭一次這樣近的看他彈鋼琴,看上去真的優雅極了。

 

白皙而修長的手指在琴鍵上舞動着,閉上眼睛專心一致的在演奏着,頭部不時按着節奏恍動,看上去真的就像一幅畫,一個電影裡的情節。

 

 

 

 

「今天有好好上課嗎?」演奏結束了後,他看着我友善的問。

「摁,當然。」對於這樣乖巧上課的自己,我也有點感到自豪。

「摁,那就好。」真的很溫柔,聽着他的話,心裡頭就開始溫暖起來。

 

 

 

「說起來,為什麼前輩不上課成績也這樣好啊?

「誰說我不上課啊?」有點隨性的像我一樣坐到桌子上去。「我也有上課啊。」

「是這樣嗎?」努力的回想着……的確偶然我曠課來到音樂室的時候,他會不在這裡。「前輩跟學校裡的傳聞說的你差太遠了。」

 

 

 

「學校裡的人都怎樣說了?

「他們說,你不上課也能名列前茅,而且說沒有人聽過你說話,說你是個安靜而冷淡的人。」看着他的眼睛,看到他正在看着我,又回避的看回了地板。

「摁,我不會主動去跟別人搭話,因此看上去會覺得很冷淡這我理解。」他微微的點了點頭。「其實我也覺得有點可惜,因為各樣的事情上課的時候不多,開學一個月左右大家都認識了很多朋友,有了穩定的圈子的時候,我還是沒交到朋友,也沒能上太多的課。」

「可是……對於前輩來說,演奏會還有比賽也很重要吧,要不然都不用這樣努力練習了。」我一直的願望就是去看一次他的演奏會,只是票都很難搶,都沒能搶到。

 

 

 

「對啊……彈着鋼琴的我,是最幸福自在的我。」說着這一句話的前輩,看上去就特別的帥氣。

 

我也是,聽着你彈鋼琴的我,是最幸福自在的我。

 

 

 

「那在你看來,我是一個怎樣的人?」帶點玩味的問着。

「我覺得前輩是個很溫暖的人,看你演奏鋼琴的樣子就知道。」我一臉認真的說着。「而且,前輩你的聲音也很溫柔,也很會關心人啊。」

「謝謝你。」大概是沒想到我會這樣認真,還害他有點不好意思。

 

 

 

 

「前輩……」

「別叫我前輩啊,聽上去滿奇怪的。」突然就走上前揉着我的臉,害我一下子呆滯得不懂反應。「成鍾哥哥。」

「摁,成鍾哥哥。」連想要問的問題都忘了,就只懂摸着剛剛被揉過的臉。

 

 

 

 

 

 

***

每天下課以後到音樂室去成了我的習慣。

漸漸可以跟李成鍾聊的事情也變得越來越多,我會跟他說有關晞童的事,說有關上課的事,也會請教他有關學習的事。

 

可是李成鍾卻不怎麼跟我說他的事,近距離看他演奏的時候總會發現,偶然他臉上的笑容會消失不見,只剩下深皺的眉,我看不出他在想什麼,可是總是能感覺到他心裡就像我一樣,有一絲的不安、悲傷、憂愁。

 

 

 

「成鍾哥哥。」

「摁?

「你有煩惱嗎?」某天的午後,我突然的下了決心問,我想成為他可以依的存在,像我依他的琴聲一樣。

「摁,算是有吧。」他微微一笑,手指繼續在琴鍵上跳舞。「不過有那樣的一個人,看見她我就會覺得心情很好,所以不用擔心我。」

 

 

 

聽不見我想要的答,那瞬間有一點失望……

 

而且這樣說的話,他大概是有了喜歡的人吧。

心裡頭有一絲的痛,可是我依然燦爛的笑着。

 

 

「那冰琪你有煩惱嗎?

「摁,當然啊。」

「也對,你不是說過聽我彈琴能驅走你心裡的不安嗎……那你的不安是什麼?

「摁……有些不安是沒因由就有的,有些不安是我的過份憂慮,也有些不安是……摁反正有很多的不安。」

 

有怕這一切都是夢的不安,有怕一睜開眼睛原來一切都是虛無的不安,有怕要跟你再一次走遠的不安。

 

 

 

這時候,響起來的是從沒有聽過的旋律,下一秒鐘,他就開口唱起歌來。

 

 

你曾經是我人生裡頭最美麗的那位少女

給予我最幸福的那種心動

即使是現在那段時光也美麗得讓我心痛

我想念你我想念你

 

 

他唱起歌來的時候,聲音像是泉水一樣,不帶一點雜質卻有點淡淡的甜味。

聽着他唱的歌,我的心靈又再一次被清淨了。

 

 

 

「冰琪啊。」

「摁。」我的臉現在大概是通紅的顏色,做夢也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喊我的名字。

「明天午飯的時候,把飯盒帶上來,一起吃吧。」

「摁。」現在甚至他讓我跟他一起吃午飯我都不懂驚訝了,因為早已經坐在桌子上呆掉了。

 

 

 

 

 

 

***

「冰琪啊,這邊坐。」像平常一樣晞童已經替我在飯堂找好了位置。

「謝謝。」放下了飯盒,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肚子就特別餓啊……」

「這樣啊……不過也吃慢一點啊,吃太快消化不好啊。」善意的提醒,還不忘給我擦嘴的紙巾……要是我未來的男朋友有晞童的一半細心的話……

 

 

 

摁,未來男朋友……

摁,如果是李成鍾的話就好……李成鍾?

 

 

 

「冰琪啊。」

「明天午飯的時候,把飯盒帶上來,一起吃吧。」

 

 

 

糟糕了! 完全忘了約好了李成鍾吃飯的事。

 

 

 

「晞童我忘了我今天……」

「冰琪啊。」話都沒說完就聽見背後傳來了那把溫暖的聲音。「對不起,你是……晞童對吧?昨天她約好了我,所以我要把她借走了。」

細心的替我把吃到一半的飯盒都收拾好,握着我的手腕就拉着我走。

 

 

 

「對不起晞童我晚點會跟你解釋的。」連忙的跟晞童道歉,然後就被李成鍾拉走了。

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完全不知道,只是知道整個飯堂的人都在看着我們兩個,然後就開始在碎碎念……

 

 

 

 

 

 

我跟隨着他,來到了學術大樓的天台,一直都不知道這個地方的我,現在興奮得忘了形的在四處參觀着。

這裡就像個小型花園一樣,而且被人打理得很好。

 

 

 

「打理這幢的人真的很花心機呢,這裡的花草都長得很好。」

 

「那個人是我。」像是畫報裡頭的模特兒一樣,正在替花朵們澆着水。「這是為了那個讓我高興的人而做的。」他對着那個心頭一緊,還是笑着的我說着。

 

「那個人真幸福呢。」看了看這個小型花園,再看了看正在細心打理花園的李成鍾。

「你現在不幸福嗎?」他看了看我,甜甜的笑着。「我準備把這個花園送給那個讓我高興的……你。」

 

 

 

 

他依然繼續替他的花朵澆着水,我依然站在原地發呆。

 

 

 

 

 

 

***

那天,她連續摔了三次的那一天,我才不是第一次跟她見面。

早在學期開始的時候,我就知道,她一直在音樂室的門外坐着。

 

 

 

在這一所容納不了我的學校裡頭,她是我唯一的聽眾。

不用她說我都合道我在學校裡頭不受歡迎,原本像我們這種尖子學生,這種擁有特權的學生,在學校就不會受歡迎,這我都知道。

 

 

 

可是她卻一直都在,我開始習慣那我所討厭的寂寞的時候,她傻傻呆呆的出現在音樂室外面。

 

有時候她會哭着臉來,一邊擦着淚一邊坐到音樂室的門前,我會為她彈奏輕鬆愉快的歌曲,直至從門上那小小的玻璃窗上看到她不再擦眼淚為止。

有時候她會不小心睡着,我會為她彈奏好入睡的曲子,直至這個人睡醒起來為止。

有時候她會帶着呆滯的臉來,這樣的話我會給她彈奏讓她會嚇一跳的曲子,看見她嚇了一跳的樣子,我會在音樂室裡偷偷笑。

 

 

 

有了她以後,我再不孤獨了。

 

看着她,總能消除我心裡那一絲的憂鬱,那一絲的不平靜。

 

 

 

雖然不知道她是誰,

可是我好像有點愛上了這個總是坐在音樂室門外的這個女孩。

 

 

 

 

 

 

***

「我說,冰琪啊,你願意收下這個花園嗎?」我看着正在發呆的這個傻瓜,放下了手上的澆水器。

 

 

 

「我說,你別發呆,認真聽我說一下好不好?」我看她好像沒反應,便走上前揉起她的臉來。「要收下嗎?

「啊……摁……收。」被我揉着臉連話都說不清了。

 

「以後就只想為你一個人彈琴。」牽起了她的手,看着她通紅的臉說着。「我唯一的聽眾。」

 

 

 

 

 

 

以後有你在的話,大概不至是一絲的不平靜,我想我的心會一直的不平靜吧,

因為它會一直為你跳動,直到永遠。

 


先來說個對不起# 我又遲到了

而且這一篇很爛我也知道TUT

 

我覺得我總是寫不好鍾兒的文的原故是因為我把他定形在可愛的學弟

結果總是在寫種兒很可愛很可愛的文WWW

反而不是心動的感覺

明明比我都比較小我卻總覺得他比我小#(奇怪的人

所以下定了決定我要把種兒寫成哥哥#(成鍾哥哥哥哥哥哥

結果像大家看見的是失敗了嗚嗚

不過我會繼續挑戰的請大家一直支持我吧

 

不過這樣鍾兒有那麼的一點很像我覺得的鍾兒

也就是,雖然你未必知道可是他該做的都會做

而且還超級暖###

像是文中為冰兒而演奏不同的曲子

像是昨天生日的時候把Inspirit的生日應援都全認證掉#(對是昨天對不起

我心裡頭覺得鍾兒就是個超級暖的大暖男

 

而且比起長得美,我覺得他長得精緻

也實在是有點帥氣

我對鍾兒的形容詞大多是可愛,只是因為他是忙內了

正如BIGBANG的勝利我也是最近MADE系列才覺得仔開始變帥氣

以前一直都是可愛###

忙內就是看起來可愛的存在啊AUA

 

不過反正還是寫壞了嗚嗚TUT

 

好啦,還是想要說鍾兒生日快樂###(晚了對不起www

忙內雖然常被壞壞的哥哥們開玩笑

可是還是個幸福的忙內啦AUA 你知道哥哥們都很疼你的

我也很疼你的喔♥♥♥

 

IMG_20150809_0116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路過的水獺
  • 青澀的初戀www(喂人家都沒說你怎麼這樣
    校園戀情總是讓人感覺很美好
    沒有轟轟烈烈,但會讓人很懷念
    也許是年少吧
    連愛情都純粹的時光
    真的很美好
    能勾起美好的回憶呢

    (Yiruma的鋼琴曲都好棒
    對了,能說一下成鍾唱的是什麼嗎)
  • 對啊### 年少時候的愛情總是美好的
    而且沒有太多利益的爭吵
    成人後太多東西要煩了TUT

    成鍾唱的是Memories哦## Season2收錄曲
    我大多都用Infinite的歌

    啊童♥ 於 2015/09/06 23:17 回覆

  • ∞燦圭∞
  • 好暖好甜>//////<
    鍾好帥XDDDDDDDDDDDDD
    害我想爬牆了 哈哈哈
  • 爬吧我給姐姐提供梯子###
    暖還有甜是我們鍾鍾的特色AUA

    啊童♥ 於 2015/09/10 23:47 回覆

  • 빙_冰兒
  • 不不不
    燦圭姐姐你不可以這樣XDDDD
  • 姐姐對圭圭很專一的AUA
    冰兒別擔心TUT

    啊童♥ 於 2015/09/10 23:57 回覆

  • 빙_冰兒
  • 我也很專一
    我喜歡燦圭姐姐喜歡啊童喜歡鍾鍾(ㄍ
  • ∞燦圭∞
  • 噗噗 不爬了
    為了冰兒不爬了XDDDDDD
    我也愛冰兒也愛啊童<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