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20784_1112721355454100_5353594434001318944_o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你問我「難道我們之間沒有別的話可以說嗎?」,我的確有在用心想,想除了「對不起」這三個字以外,我還有什麼可以對你說呢?

  後來我明白,我們之間可能就只有這句話,對你是這樣,對她是這樣。

 

  畢竟你跟她長得太像了。

 

  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是在一家古色古香咖啡店。我記得那天是個灰朦朦的下雨天,明明早上的天氣報告還就是天晴,可是一到下午就下着大雨的那一天。

  我突然想要喝一杯果茶,把車子停在路邊,走進了那家咖啡店,卻看見了你。那時候你的頭髮微濕,散發着甜甜的誘人的香味。

  眼睛大大的漂亮,鼻子高挺的好看,嘴唇粉紅色的可愛,膚色白皙的粉嫩,就是個任誰看見也會覺得漂亮的人。

  可是在我看來,你就只是跟她長得特別像的一個人,是相似得讓我以為是她重新投胎下凡的程度。

 

 

 

***

  四年前,曾經有個很喜歡我的人。原本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在大學裡頭每天都走在一起,上課的時候、吃飯的時候、溫習的時候、回家的時候。可是在某一天,跟我這樣要好她卻突然跟我表白了。

  「南優鉉,我喜歡你。」

  「戀愛的火焰會把友情燒成灰燼,你沒聽過這句話嗎?」

  「有,可是這樣不是挺好嗎,我想要的身份是南優鉉的女朋友而不是朋友,友情化成灰燼也沒關係啊。」

  「我沒有將你我之間的一切變灰燼的想法。」

  「哼。」她扁了扁嘴巴,又像平日一樣微笑了。「算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喜歡上我的。」

 

  後來我故意裝作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每天也繼續跟她走在一起,上課的時候、吃飯的時候、溫習的時候、回家的時候。我心裡一直相信着,她所謂的喜歡不過是錯覺,可能是每天都跟我待着一起所以才覺得自己喜歡喜歡我,其實這只不過是一種熟悉感。

  可是,她不時又會再跟我表白,刻意要提醒我她喜歡我這件事。

  「南優鉉,我喜歡你,你能跟我交往嗎?」

  「再想想看。」

  「哼。」她總是這樣把她的表白失敗輕輕帶過,然後又像平日一樣的對我微笑着。

  就算她真的喜歡我也好,表白失敗了也就只是笑笑又回復精神的話,應該也沒有太喜歡吧。我是這樣想,所以也沒有打算認真考慮她對我表白的事。

 

  「南優鉉,都一整年了,為什麼每天都這樣隨便的回應我?」直至有一次,好像是大三那一年考試的最後一天,她生氣的走到我身邊問,那時候身邊有很多人,可是她絲毫也沒有把那些人放到眼內。

  她生氣,是因為這一年來我從來沒有給她一個正式的答覆吧。

  「要是你願意等,大學畢業後我會認真給你一個答覆,總之我沒有在大學交女朋友的打算。」這樣再拖延一年的話,她也差不多會死心吧,那我們就可以繼續當朋友了。

  我不討厭她,可是只當她是朋友的喜歡,我很清楚。要是明確拒絕了,我們就再回不了朋友的關係,這我也很清楚。

 

  可是,她卻沒能等到大學畢業,我最後也沒能好好回應她。

 

  「如果你有早一點告訴我的話,我們之間會不會有什麼一樣?」我站在她的墓前,有點無奈的問着。

  其實她一早知道一輩子也等不到我的回應吧,因為那天她生氣焦急的原因,是因為她只剩下三個月的性命。

  是她的話一定會這樣想吧,就算是只有三個月還是想要跟我在一起,三個月就滿足了。

  「要是你告訴我,就算答案是拒絕也好,我也絕對會給你一個正式的答覆啊。」

  告訴你,我對你的喜歡,是作為朋友的那種喜歡,雖然不能成為情人,可是你是對我最重要的朋友,不能失去的人。

 

  可是,你沒有聽到這段話的機會,我也沒有說這段話的機會。

  這全都是我的錯。

 

  這樣的我,還有愛上別人的資格嗎?

 

 

 

***

  「事情變麻煩了……」你在咖啡店說出了第一句話,連聲音都跟她很相似。「孩子們絕對會很失望的。」

  「先生,你的果茶。」店員給我遞上了果茶,我也實在再沒有留在店裡的理由了。

  可是我還不想離開,還想多看你的臉多幾分鐘,從前沒能看夠的表情,現在都想一一看到覺得膩人為止。

 

  「先生,你能幫我一個忙嗎?」這是我們之間的第一句話。

  你怎麼連性格都跟她這樣像呢?世界上哪有女生會這樣到處找男人幫忙?

  「嗯?」可是我並不討厭她這點,也不討厭你這點。

  「我有點要事,可是外面下大雨我也沒有帶傘……」看着你不時看着我停在外面的那輛車,一眼就可以看穿你的心思,連這點也跟她很像。

  「我載你一程吧。」我微微一笑,自然拉起了你的手腕,走到店外面去。

 

  我不知道這樣做有否補償到她那受傷的心,完滿了她的遺憾……可是至少,我這樣做了心裡會比較好受。

 

  「謝謝你,要是沒有你孩子們會很失望吧。」你微笑說着,用手帕拭擦着微濕的頭髮,身上的甜味充滿了我的車。

  「沒關係,舉手之勞。」只是你不明白,該說道謝的是我才對。

  「真好呢,我也是時候考一個車牌。」你隨便跟陌生人說話這點也跟她很像。「上班也會方便很多吧。」

  「我是在那幼兒園上班的,今天是孩子們一月一次的生日會,他們都很期待,可是蛋糕在我這邊……要是沒蛋糕的話他們絕對會哭得滿臉是淚吧。」即使我沒說話也可以自己一個人說下去,真的太像她了。

  「你喜歡小孩子嗎?」

  「還好,不哭的時候還滿可愛的。」

  「哭的時候其實也很可愛呢,這也是他們的率直吧。長大成人以後就算覺得很傷心,很多時候還是沒有辦法哭出來。」

 

  對,很多時候也沒有辦法哭出來。

  所以她表白失敗不會哭,因為怕給我麻煩;所以我在知道了你不在的事實後也不敢哭,因為我怕你看到會更傷心自責。

 

  「也對,長大成人很多時候不能任性了。」

  「可是我覺得還是哭出來,說出口比較好。」你一臉認真的說着,這點跟她有點不像,因為她總是看上去嬉皮笑臉的,除了生氣的那一次以外。

  「為什麼?」

  「因為要是別人不小心說出了自己介意的事的時候,多少也會因為這樣而對那個人生氣吧。雖然可以理解,可是那個人很無辜啊。」

  「所以,一開始就說清楚,以後就不會有這種事了。」

  「而且重要的事就更加要說出口了,不然日後會後悔吧。」

 

  對啊,重要的事就更加要說出口,要是我那時候知道了就不會變成這樣吧。

  要是我知道了,你會少些遺憾,我也會少些悔恨吧?

 

  「謝謝你,而且跟你聊天也很高興。」你拿着蛋糕有點笨拙的關上了車門,低着頭在車窗跟我道別。「有緣再見就好了。」

  別再見好了,再見面的話我又會瞞着你做些什麼去讓自己少些內疚感吧。

 

 

 

***

  我們後來真的再見面了,那是我們的第二次見面。

 

  「哦,好好先生又見面了。」又一次在那一家咖啡店見面了。

  「什麼好好先生,讓人怪不好意思的。」

  「那你告訴我你名字,我就不叫你好好先生囉。」你連笑起來的樣子也跟她一模一樣,讓我看着就沒辦法拒絕。「我是黃晴瑜。」

  「南優鉉。」

  「那我來請優鉉先生吃我最喜歡的那款蛋糕吧,很好吃哦,當是上次的謝禮。」你甜甜的笑着說,又走向收銀處那邊不知在對着職員說什麼。「你喝什麼?」

  「飲料我自己……果茶,謝謝。」說到一半看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再拒絕也沒用。

 

  「南優鉉……呃?」我就知道,聖圭哥總在最不適當的時候出現,然後做最不適合的事。「小湊……不對,小湊明明已經……」

  死了。即使聖圭哥不說出口我也知道。

  「聖圭哥,這邊。」我向站在門外的聖圭哥揮着手,看着他用力瞪得大大的眼睛,忍不住笑了。

  那天我真的很後悔,早知道就不約聖圭哥來了,我也沒想到他會碰見你。

  「優鉉先生,這個請你,那我先走了,有緣再見。」你放下了蛋糕和果茶,對着我和聖圭哥微微一笑就會着一大個蛋糕離開了。

  「南優鉉,她是什麼東西,鬼魂?」大概是嚇傻了,聖圭哥也竟然會說出鬼魂這種話。

  「就只是長得很像的一個人了,叫黃晴瑜,不是小湊。」我看着桌上的蛋糕,無聲的笑着。「小湊已經不在了。」

 

  小湊已經不在了,我很清楚,可是世界上怎麼會有人跟小湊這麼像呢?

  樣貌很像,聲音很像,性格很像……連喜歡吃蜜桃乳酪蛋糕這一點也很像。

  我以前還常常跟小湊開玩笑,這樣奇怪的蛋糕才沒有人喜歡吃。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而且還跟小湊這樣相似。

 

  「你,沒事吧?」聖圭哥擔心的問着。

  「沒事。」喝了一口果茶,跟上次的一樣好喝。「只是可以的話,我們之間最好不要再見面。」

  「為什麼,我看她對你還好像滿有好感。」

  「沒什麼,反正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人。」

 

  我很清楚,即使看見你覺得很高興,也絕對不是因為你。把你一直當成小湊也好,小湊不會回來,你也不會高興。

  這樣的話,就別再見面好了。

 

 

 

***

  我以為當我不再到那咖啡店去就一輩子也不會見到你。

 

  誰知道很快我們又見面了。

 

  「哦,優鉉先生。」跟聖圭哥回到大學裡頭閒逛的時候又碰見你了。「還有……我們上次也見過面吧,你是優鉉先生的朋友?」

  「哦,金聖圭。」

  「聖圭先生好,我是黃晴瑜。」你友善的說着。「優鉉先生是這所大學的學生嗎?」

  「上年還是。」我不敢直視你,只是一直看着地板說着。

  這不像我,一點也不像我。

 

  「我妹妹是這裡的學生,我來找她的。」

  「你妹妹念的是什麼學科?」我沒作聲,可是聖圭哥卻一臉好奇的問着。

  「實用音樂學系。」

 

  那是跟小湊一樣的學系。

 

  「她常常我說有個已經畢業的學姐跟我長得很像,說以後有機會要讓我認識一下。」你說着,臉上是人畜無害的表情。

 

  可是卻正中地雷。

  果然你跟她真的很像,連說話不知不覺就會踏中別人心裡最脆弱的這一點也很像。

 

  「聖圭哥,我想自己到處逛逛。」沒有辦法再在這空氣中待下去,我拋下了聖圭哥就離開了。

 

 

 

***

  到後來收到你的短訊,我才理解到那天跟聖圭哥會合的時候,他臉上那個壞壞的笑容的含意。

 

  【優鉉先生,是我,黃晴瑜。】

  【聖圭先生把事情都告訴我了。】

  【可能優鉉先生不喜歡,可是我還是不想因為這樣而無法跟你建立更深入的關係。】

  【就不能……見面試試看嗎?我想我總有跟她不一樣的地方。】

 

  「金聖圭。」我拿起了電話按着那熟悉的號碼。通常我直呼他全名而不是聖圭哥的時候,就代表我真的生氣了。

  「怎麼了?」他語氣聽上去倒是很從容。

  「你為什麼對她說那些話?」

  「為什麼不能說?而且是她先問我的,我只是說了我知道的事,這不是什麼秘密。」頭一次覺得聖圭哥說起話來那副很有道理的樣子很討厭。「她對你有好感,為什麼你們就不能試試接觸一下?她也不是什麼壞人。」

  「試什麼,你明知道我……」你明知道我沒打算跟任何人發展成那種關係。

  「南優鉉,你總不能一輩子停留在小湊的遺憾裡頭,而且小湊也絕對不想看見你這個樣子。」

  「可是她……」就算要喜歡上別人,也不會是你,因為你跟她是那樣的相似。

  「她們很像,可是她們不一樣。」像是能讀懂我的想法一樣。「你沒能喜歡上小湊,不代表你不會喜歡上黃晴瑜。」

  我掛斷了電話,又想起了你的樣子……又或者是小湊的樣子。

 

  「對不起。」除了這三個字,真的再也想不到還有什麼能對你說。我把這三個字輸入在短訊的方格,卻遲遲沒能按下傳送鍵。

 

  她們很像,可是她們不一樣。

  聖圭哥的話在耳邊一次又一次的響起。

 

  對啊,就是因為我很清楚,她們不一樣,所以當我在你第上看到小湊的身影時,我才覺得對你有歉意。

  以後再偶然碰見你的話,這歉意也不會清失吧。

  因為只要一天不真心去認識你,一天也不能把小湊還有你分開。你永遠也只會是長得很像小湊的人。

 

  【只是朋友的話,試試看吧。】後來,我是這樣回覆的。

 

  至少,不想再對任何人覺得歉疚了。

 

 

 

***

  「南優鉉,你遲到了。」看着你一個站在車站彈彈跳跳的樣子,很似曾相識。

  「我沒遲到,還沒到五時,是你自己早到了。」

  「金聖圭呢……我站了十五分鐘累了。」

  「別這樣彈彈跳跳盲不會累。」

 

  只是朋友的話,沒關係吧?

  現在這樣跟你兩個人,像普通朋友一樣相處也不錯吧?偶然加上一個金聖圭,三個人出外感覺也滿有趣。

  雖然偶然會想起小湊,可是沒關係……很快就不會這樣了,我有很努力在你身上尋找你們不一樣的地方,這樣的話我很快就能不把你們連在一起了。

  很快。

 

  大概吧。

 

  「小湊……不,對不起。晴瑜,把餐單給我看一下。」偶然不小心會有口誤,直至現在也這樣。

  「南優鉉,都快認識一年了,你好歹也記一下我的名字。」

  「對不起啦。」我輕輕一笑帶過。「晴瑜喜歡的那個很冷門蜜桃乳酪蛋糕,這裡竟然有售。」

  「哦真的嗎?不過沒想到你記得啊。」連你一臉高興的樣子我看着也覺得抱歉。「你吃嗎?這個真的很好吃哦。」

 

  我沒能告訴你,我能記得的,只有你跟小湊都一樣的東西,其他的都記不住。

  我知道,這樣下去不行,這樣下去一輩子也擺脫不了。

 

  「你不吃蕃茄吧?」我指着盤子裡滿滿的蕃茄,一臉不理解的看着你。明明不吃為什麼要點?

  「我喜歡吃蕃茄,只是吃不了香菜。」說畢連我盤子裡的蕃茄都搶走了。「懲罰。」

  「對不起,是我記錯了。」

  「我喜歡吃蕃茄、牛奶製品、蜜桃、芒果……」你一件一件如數家珍的全都告訴我。「記清楚哦。」

  「嗯。」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除了這三個字以外,我還有資格對你說什麼?

 

 

 

***

  「其實你為什麼要把時間放我身上了?」有一天我忍不住,在聖圭哥面前問你這個問題了,那好像是認識你大概兩年的時候。

  「優鉉啊……」聖圭哥想要阻止,可是看見你的微笑又乖乖的閉上嘴巴了。

  「因為喜歡,所以沒有原因。」你一臉沒什麼的說着,聖圭哥也一臉早就知道的樣子。

  不,其實我也一早猜到了,只是不想承認,因為我知道我無法回應你。

 

  「我喜歡你,南優鉉,所以想這樣做。」你微笑着說。

 

  南優鉉,我喜歡你。

  南優鉉,我喜歡你,你能跟我交往嗎?

  南優鉉,都一整年了,為什麼每天都這樣隨便的回應我?

  突然小湊對我表白的場面都浮現在眼前,心臟完全不受控制的跳着,我緊握拳頭卻無法冷靜。

 

  都兩年了還是沒有辦法解脫嗎?

 

  「你不用回應我也沒關係,我猜到答案。」你那天是一臉溫和的說着,就像平日一樣。「我只要待在你身邊就很幸福,所以沒關係,我可以一直等下去。」

 

  「不,不要等我。」拳頭用力,指甲都快要刺進手心。「兩年了,我都沒法把你們好好分開,以後也不可以。」

  「直至現在,我也只能從你身上看到小湊,對不起。」

  「別再浪費時間,我沒這個資格。」

  「對不起。」

 

  「難道我們之間沒有別的話可以說嗎?」大概是我說的話你都猜到,你並沒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對不起以外。」

  「對不起。」我也很想有別的話可以說,可是能說出口的卻沒有。

  「沒關係,也是意料中事。」你還是像平日一樣笑着。「今天我先走了,下次再見。」

  「晴瑜……唉,南優鉉。」聖圭哥用力的把手掌拍到我的頭上,然後去追你了。

 

  只剩下我,繼續緊握着拳頭,咬緊牙關,坐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咖啡店裡發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

  聖圭哥沒再跟我說你的事,包括那天他到外面追你以後你有沒有哭,那以後你有沒有痛罵我一頓。

  雖然我想以你的性格,即使有哭也大概不會罵我。

  我們也再沒有見面。有幾次我有在街上看見你,可是我也裝作看不見的離開了。

  可能你也有這樣做吧,看見我然後跑掉……不對,你的話大概會來像以前一樣跟我問好吧?

 

  後來?

 

  沒後來了。

  我們之間不會有後來……大概,我跟任何人之間也不會有後來吧。

 

  對不起。


很久沒出現然後再出現是大半夜真抱歉

不用擔心我因為我正在休假中,完全成了一隻小夜貓

而且文筆也變奇怪了嗚嗚嗚

這是給嘉嘉的文,原本真的沒打算寫成BE的不過寫着寫着往奇怪的方向走了

以後想到如何寫的話一定會給你寫個續集的

所以原諒我吧♥♥♥

 

說一下近況

考試的過十多天前完結了正在等成績公佈中

基本上是確定能考上大學的護理系,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心儀那一所大學的

還有幾天就公佈成績我是超緊張的TUT 希望一切順利再來跟大家報喜

然後就是一直在找工作,因為七八月也沒事要做太閒了

待在家都快要變廢人了嗚嗚嗚

然後我的文是完全沒有進度,浩沅圭哥的生日文寫了開首就已經寫不下去

其實這篇我也寫了兩個多月

沒進度的原因主要有三個吧。。。

 

一果然也是沒有靈感吧。。。

二是我很認真的想過,果然還是很想寫一部小說去投稿看看

出書也算是我的一個夢想吧?

我想到大學畢業成為護士的瞬間也就沒太多時間讓我再寫文字

所以現在有時間還是想要試,所以有時候就去寫那篇的小說去了

三是我最近有點沉迷上不同的韓劇日劇台劇動畫之類之類的

所以就……變懶了。。。

 

反正就只是想告訴大家我還在我還沒死TUT

那我們下次再見吧♥♥♥♥♥

13267996_1111053442287558_3829937362783898143_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路過的水獺
  • 閉關中來浮潛的水瀨來了DDDDD
    文都會好好看再補心得的等我!!!
    我要睡覺了晚安QQ
  • 沒關係姐姐加油WWW
    我也是很久沒上來一直閉關中呢TUT

    啊童♥ 於 2016/06/07 19:5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