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601-01  

「叮叮叮,叮叮叮……」每天早上九時,床邊的時鐘就會開響起來,分秒不差的。

我伸了伸懶腰,在床上轉了幾個圈,還是從床上爬了起來。



一站起來,就看見那件昨天已經洗好的黑色連帽外套。

也許,今天會見到他?




***

今天是星期六,不過今日客人沒有平日的多,所以我幾乎都留在廚房,準備新的巧克力。



「好像就是這裡。」有聲音從店裡傳出來,我洗了洗手,就走到店裡去。

是三個年輕的女孩子,雖然不是昨天的三個,可是連穿的衣服也畫着無限的符號,這讓我有點不安。

也許是巧合穿上了無限符號的衣服,不一定是歌迷啊。崔希梨,別想得太壞。



「你就是崔希梨?」其中一個女孩,有點不滿的問。

怎麼連我的名字也知道?一股不好的感覺浮現,是說我不承認會比較好嗎?

算吧,我根本不懂說謊。



「嗯,我是。」我努力的嘗試笑着。「有什麼事嗎?」

「就是你一直在煩在明洙歐巴?」預感這種東西,還真的不會錯。

「我不認識他,和他沒有任何關係,就是昨天巧合的見到面。」雖然這句話前後矛盾而且沒說服力,可是我也實在不知道怎樣說才最好。

我和他,只可以算是認識,說不上是朋友,我也不是他的歌迷,這種關係,要怎說明?



「你是覺得我會相信,昨天明洙歐巴只是巧合經過才救了你,原本你連他是誰也不知道而他也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女孩臉上的表情,大概真的是我最近看過最可怕的表情。

這是事實你要我怎樣…… 算了,解釋大概也多餘,根本不會有人信。

「我警告你,別再在明洙歐巴身邊團團轉。」女孩才剛說完,我就感覺有什麼淋在我身上,我連忙閉上了眼睛。

不過我敢肯定,絕對不會是水。



「你要是再這樣,我們不會這樣輕易放過你。」她以嘲笑的語氣說着。「這樣也很適合你,人型巧克力,新產品。」

我睜開眼睛看,巧克力佈滿全身。

我也知道,不會是水。
明明如果是牛奶什麼的還好,至少不會是這種質感。

不過她沒有淋在我的頭上,我也得要感恩了。



「加上這些,好像更好的樣子。」她就拿起一盤巧克力,打算倒在我身上。

我也已經沒有反抗的意思了,就快點結束,然後離開吧。





「你們在做什麼?」就聽到一把喘着氣的聲音,我就知道自己得救…… 不對,也許不是救了我,而是害了我?

不知道,該說他來得合時,還是不合時。



「歐巴……」大概是沒想到明洙會在這裡,也大概是以為我告訴他這件事,所以才一臉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然後瞪着我。

「果然預感這種事就不會錯…… 你們是為了什麼來這裡?」他好像有點生氣,這從語氣裡聽得出來,可是也看得出,他在忍耐,盡量保持溫和。

「照片……」

「我對着她說話的那張?」他語氣漸漸變兇了,看來真的很生氣。

「還有你握着她的手的那張……」咦?



還有另一張?

我不知道有另一張,可是,看他的表情,我知道他明白女孩在說什麼。



「我不是想這樣對你們,你們都是我喜歡的人,我不會想這樣罵你們,可是昨天和今天,你們也真的過份了。」明洙嘆了一口氣,心平氣和的說着。

「這個女孩,在昨天晚上之前,我真的不認識她。可是就昨天剛好經過,看見她被人打,而是打她的,還是inspirits,這讓我很失望而且心痛。你們知道嗎,那張我在說話的照片,只是合成照。」他拿出了手機,不知道給女孩看了什麼。

「而握手的那張,就是昨天,有其他歌迷弄傷她了,所以因為責任的問題,我決定了要弄她好好處理傷口才可以走。」他終於笑了,露出了可愛的酒窩。「你們就別這樣好不好,你們這樣傷害一個無辜的人,是不對的,我看着,也會心痛。」



「知道了,對不起,歐巴。」

「不是對我道歉。」

「對不起。」女孩對着我鞠了躬,道過歉後就連忙走了。





「對不起,又害你這樣了。」他無奈的笑了。

「沒關係…… 以後不發生就好。」我笑了,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還有地上的巧克力,無奈的嘆了嘆氣。「看來又要重新再預備了。」

「你有衣服替換嗎?」他皺了皺眉。

「沒有,就只有你昨天那件外套,打算帶來還你的。」

「換掉,外套什麼時候還也好,就是你,穿着這件巧克力裙很不舒服吧。」

「真的要換掉?你別後悔啊。」

「就一件外套我後悔什麼,快去換掉。」

我說我後悔才不是這種,傻瓜。



我換掉後,他好像是有點後悔了,幾乎都沒能直視我。

換掉連身裙後,光穿着外套有點短。雖然這外套對我來說還是有點大,足夠蓋過所有重要部位,可是要是當是裙子,也太短了,一不留神也可能會……

不過小心一點就好,不是嗎?



我拿出了拖把,打算清潔地面的時候,他一手搶過了拖把,別過了臉。

「你就什麼都別做,不要動,在這裡等我。」他再一次脫掉外套,繞在我的腰間。

他的雙手繞在我腰的附近,看上去好像在擁抱。

而且,我們靠得好近。



大概他沒有發現,我的呼吸在變急促?

因為很快,他系好外套後,就走出了店舖。





過了一會兒,他拿着一個紙袋回歸。

「換上這個。」他別過臉,把紙袋遞給我。

裡面放着一條淡藍色的碎花連身裙,款式很簡單,很優雅。



「哦。」他是喜歡這種款式的嗎?



是說,他的眼光也太準了?怎可能尺寸就剛剛好合適?

而且,這款式真的很適合我。



「怎樣?好看嗎?」我走到他面前轉了一個圈。

「哦…… 我眼光也真的太準。」他露出了雪白的牙齒,笑了。右手突然伸到我背後,摘掉我的髮圈,我的頭髮,就散落在肩膀上。「這樣好像更好。」

「是嗎?」我輕輕打理一下這頭亂髮,腼腆的笑了。「謝謝你。」

「那作為回禮,我可以拿走巧克力嗎?」他指着櫥窗放着的巧克力。「我特別喜歡梨味的那款。」

「隨便拿吧,不過我也不知道那款是梨味啊。」說着,就突然想起了廚房那盆梨子。「明洙啊,要一起弄你喜歡的那款巧克力嗎?」





***

「巧克力好像都溶掉了。」看着他認真拌着巧克力的樣子,叫人忍不住會心微笑。「要加多少梨汁?」

「要是喜歡甜一點就加兩杯,不過我看你加一杯就好。」一邊切着梨子一邊說,他雙眼瞪着量杯,就像小孩子一樣。「大概就好,不用這樣瞪着量杯啊。」



「一定要做成梨子形狀的嗎?」聽着他這個小孩般的發言我忍不住放聲笑了。

「你真的跟我一樣是92年出生的嗎?」我問,把一堆巧克力模都放到他面前。「真像小孩子啊你。」

「看來你昨天有上網搜索過我呢。」他一臉別有用心的看着我,然後逐一拿起模子看,把喜歡和不喜歡的分兩邊放着。



「就這兩款。」他拿起了其中兩個模子,一個是相機形狀,一個是吉他形狀的。

對啊,昨天好像看過,他喜歡拍照,也會彈吉他。

「我弄好後,第一顆一定先給你。」他滿足的笑着,將巧克力漿小心的倒進模子。



我聽着,心臟竟然就不受控的跳快了一個拍。





***

「漂亮得都不忍心吃掉。」他看着巧克力沾沾自喜的說。「果然我還是有點天份啊。」

「少得意,這種款式很普通啊。」我殘忍的打斷了他的自我稱讚。

「要是你教,我也肯定學得會。」他嘟了嘟嘴巴,拿起了其中一顆形狀特別奇怪的,放到我手上。「師父請吃。」



這到底是什麼形狀?

說是吉他也不像,說是相機也實在過不去。

十分勉強的說,就是一個奇怪物體在站着,困難一點,還是可以看到牠的「臉上」有個像嘴的東西,在微笑着。

「這個到底是什麼啊?」

「你啊。」



是說,這個奇怪生物是我嗎?

「就是想做你,可是弄出來,和想像有點…… 有很大出入。」他腼腆的笑着,手不經意的弄着頭髮的樣子很可愛。

「不客氣了。」我還是把奇怪生物放進口裡。我想,巧克力這種東西,再難看還是不會難吃的。



看見比着大拇指的我,他滿足的笑了。

看着他的笑,頓時感覺世界真溫暖。

 


 

還是先看完第四話才打後話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