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Vibo8  

「絕交。」我頭也沒回的走出了校門,明知道他在後面追,我還是沒有停下來。



哼,這是重色輕友的後果。

為了和學妹吃一頓午飯而忘記了我,害我一個人孤單的在課室等隔壁班的你來找我。

結果你沒有來,我也沒有吃午飯。

肚子好餓。



「別生氣嘛。」又在撒嬌。

我掩着耳朵,急步的向前走。



這個世界上,我抵受不住的事情有三種。

歷史課,南優鉉的撒嬌,南優鉉的小狗眼神。

然後這傢伙好像全都知道一樣,總在我生氣的時候對着我撒嬌,對着我散發小狗眼神。

啊,好討厭。



「別生氣嘛,是我不對啦,原諒南木吧。」以優秀的活動能力,不用三秒就追上了我,抓着我肩膀不停在搖。

好暈。

「別……再……搖……我……」

「肚子餓不餓?」他終於停下來,兩眼瞪着我的問。

「嗯。」

「走吧,我請客。」




***

「你和南優鉉昨天又絕交了嗎?」金聖圭露出他的八字眉問。

他是南優鉉最好的朋友,後來南優鉉認識了金基范後不時也拋棄了他,向我吐苦水吐得多了,也跟我成了朋友。

而且我們同班,在學校見面的機會也很多。

「哦,不過和好了。」



「唉,你為什麼總喜歡把絕交兩個字掛在嘴邊?」

「就是習慣啊。」



剛認識的時候,大概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吧。

那時候,我生氣了還真的是說生氣了的。

可是,大概是那傢伙常常惹我生氣,我幾乎每天也掛那兩隻字在嘴邊,慢慢的,他也不當是一回事了。

有一次,他又惹我了,那次我真的超級生氣,不想再管他了,於是就說了要跟他絕交,他大概是嚇了一跳,連忙哄回我,那次以後,每一次說要絕交也是這樣。

於是,絕交就成了生氣的代命詞。

即使有時候是真的想要絕交才說,南優鉉也會當成是我普通的生氣了,便會連忙哄回我,我也很快會下了火氣。

所以這樣也好,我們永遠不會真的絕交。



「你就別把那兩隻字當成習慣,南優鉉他最討厭那兩隻字。」金聖圭打了個呵欠,有點累的說。

「是這樣嗎…… 我倒不覺得是這樣。」

「我不管你們了,好累。」說完就倒在桌上,呼呼大睡。

果然名不虛傳,圭老人。



他不喜歡嗎?





***

「南學長,我喜歡你。」剛剛想要到他的課室借歷史書,就巧合的看見一個學妹在表白。

而且,沒看錯的話,是那個很受歡迎的漂亮學妹。



不過我並不意外。

他幾乎每天也有女生跟她表白,甚至有男生。



「對不起,很感謝你喜歡我,可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學妹你會遇到更好的人的。」他說着,摸了摸學妹的頭。

每一次,他也是這樣,拒絕,但不失溫柔。

不知怎麼的,我有時候會想像他接受的情境,可是這使我覺得很討厭。

我不想要將他再分享給別人,因為托圭老人和基范的福,我分得的時間並不多。




「李准希,看見你了,要歷史書對吧?」他拿着歷史書向我揮手,而學妹早已經不見了。

大概是在某處哭吧。

「這樣也知道,真厲害。」我拿過書就轉過頭打算走,可是南優鉉卻一下子抓住我的肩膀。

「謝謝。」

「喔,謝謝。」是要我說謝謝嗎這傢伙。

「喔,真乖。」他滿意的摸了摸我的頭,轉過頭就走。



這傢伙,真的有喜歡的人嗎?





***

等了好幾個月,終於有第一個長假期。

我親愛的聖誕假期。

雖然家人都出外工幹,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家,不過沒關係,一個人也好,自由多了。

就在我打算躺在床上,大睡一頓以迎接明天,也就是我的第一天假期的時候,

我接到一通電話。





「啊,南優鉉為什麼喝成這個樣子?」我跑向金聖圭,帶點責備的語氣。



他們兩個,在公園,喝了好幾枝酒,

而且南優鉉醉到不省人事。

金聖圭,又命圭老人,

因為一個人抱不動南優鉉的關係,

把我這個正打算睡的人叫出來了?



「我不清楚,反正是心煩意亂才這樣吧。」金聖圭一臉我不在乎的樣子,害我差一點忍不住想要打他一頓。「回我家,我已經告訴他媽媽說在我家睡,我家正巧這幾天沒人。」

「唉,酒量不好就別喝這麼多嘛。」我和金聖圭每人扶着他一邊,有點吃力的走着每一步。



南優鉉,拜託,減掉些肌肉,

好重。





***

「南優鉉,醒一下吧。」我一邊用濕毛巾抹着他的臉,一邊說着。

金聖圭則在抹他的身軀。



「不要絕交…… 准希……」突然像是說夢話的說了些什麼,又再一次陷入沉睡。

什麼不要絕交…… 我不過習慣了才這樣說了。

「金聖圭,他說啥?」毫不猶豫的問在我旁邊的圭老人。



「因為那傻孩子就怕有一天你是真的要跟他絕交,以後沒借口靠近你啊。」

啥?

「每天都在驚嚇下生活啊,只要你一說絕交他就怕。」



「為什麼……」

「為什麼你不知道我喜歡你…… 李准希你太壞了……」我還沒說完,南優鉉的夢話就打斷了我的問題。

「這個就是答案。」金聖圭一臉肯定的說,讓我更加肯定,



南優鉉真的喜歡我。

這個如此完美的人,喜歡的竟然是我。

而我,每天也在他身邊,我也沒發現,還天天問他為什麼要拒絕這個女孩,那個女孩。

我真的太壞了。



「聖圭啊,你可以當剛才沒聽見任何事嗎?」

「你不喜歡他嗎?我還以為你喜歡他啊。」

「我也……不知道。」



「告訴你,我也抵受不了南優鉉的撒嬌。」他摸了摸我的頭,帶點溫柔的說。「先說了抱歉好像比較好。」

言下之意,只要南優鉉不求他,他就不會說出來。

這樣就足夠了。

「足夠了,謝謝你。」




***

自從那天以後,我滿腦袋也是南優鉉。




「啊,李准希!」南優鉉一下子拍在我的肩膀,嚇得我整個彈起了。

「啊,嚇死我了……」

「我剛才一直在叫你,你也沒反應,當然要大聲叫你啊。」

「是嗎我沒聽見……」



「你,那天是聽到了什麼,對吧?」他突然一臉正經的說着。

「唉,你在說什麼呢……」

「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可是就打算裝不知道嗎?」

「你在說什麼……」

「圭哥都告訴我了。」

「嗯。」



除了承認,我沒有什麼可以說。



「我要跟你再說多一次。」他一臉認真的說,抓住了我的肩膀。

別說,什麼也別說,我求你。

其他人也在看着,彿彷在看一套劇集。



「不要說。」

「我喜歡你,從以前一直到現在也喜歡你。」



我很不想親囗聽見的一句話。

如果只是他的夢話,我只要裝作什麼也沒發生,就什麼都好。

可是,他這樣一說,

我們再不會是朋友。

不論關係變得更親密,或是更疏遠,也不會是朋友。

而我很清楚,我沒有跟他變得更親密的準備。



「南優鉉,我……」

「別說。」還沒有說完,嘴唇突然被一股溫熱包圍着。

我沒有閉上眼享受的心情,一下子推開了他,就賞了他一巴掌。



「南優鉉,絕交。」說着這句話的時候,我滿眼眶也是淚,

因為,我知道,

這次是真的,

是真的絕交,不再是朋友。





***

被南優鉉吻過後,我的心情,好幾天也不能平復。

我請了三天的事假,一個人待在家裡,摸着嘴唇發着呆。

南優鉉,並沒有找我。

也對,這傢伙自尊心很強,

被我這樣當眾搧了一把掌,大概很生氣吧。



然而,三天過了,我還是要回到學校去面對他。



「早喔,准希。」金聖圭一副沒睡醒的樣子。「還好嗎?」

「不好。」我沒打神釆的打開了筆記本,作最後的溫習。

幸好有金聖圭,我才知道今天有測驗。

「我保證,不會太難,放心吧。」

「你這個全校二等的天才當然覺得容易啊。」

我很感激,他仍然一如以往的跟我相處。





請寫出光合作用的步驟。



除了水和陽光,還有南優鉉,我實在什麼也想不起。

看見旁邊的金聖圭,手上的鉛筆不停在動,我嘆了一囗氣。

怎麼這個人可以這樣聰明。



「李准希在作弊。」就在我寫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旁邊傳來這樣的一句話,嚇了我一跳。

全班的目光也集中到我身上。



啥?

我作弊?你說我睡覺偷懶什麼都好,作弊這種不公義的事,我不會做。



「別亂說,不好笑。」我瞪了那個人一眼。

「李准希,讓我檢查一下。」老師走近我,在我的囗袋,抽屜也檢查了一遍,也沒發現。

當然,我沒做。



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老師在地上拾起了一張紙。

「李准希,來教員室找我。」





***

「我說了不是我,紙條上的字跡,不是我的。」

「而且你看看我的考卷,寫的和紙條上的也不一樣。」

「我真的沒有做,沒有。」



千百萬的解釋也敵不過一張紙條。

今天我深深明白了這個道理。




「在我和其他教職員討論,會決定你的處分。」

他瞪了我一眼,使了使手勢,示意我離開。



為什麼,不相信我……

我難道看上去,像這樣的人嗎?

我成績不好可是也不至於會為了那些分數而做這種事。



真委屈……

為什麼這種時候,就沒有人會告訴我,

「我相信你。」





***

天氣像我的心情一樣差。

一個人回到家中,那個只有我一個人的家裡面,看着外面的滂沱大雨,發着呆。

我是悲哀得,連天空也要為我哭泣嗎?



突然,忽發奇想,

我拿着鎖匙和錢包,就這樣離開了家。





好涼。

雨水大滴大滴的打在我的臉上,好涼。

和暖暖的淚水混合在一起,感覺好奇妙。

大概,就只有天空知道我在哭,只有雨水知道你的淚在流。



第一次發現,南優鉉的空缺是這樣的大。

以前他在的時候,我很少哭,每一次在眼淚流下來前,他就會先撒嬌,先做一輪怪表情,害我笑得肚子也痛。

以前他在的時候,受了什麼委屈,他一眼就知道,自動的替我抱不平。

以前他在的時候,有什麼不愉快也好,他就會帶我吃我最喜歡的藍莓芝士蛋糕。



現在他不在了,才發現,他原來這樣重要。



「南優鉉,這個混蛋。」

你現在,又會在哪裡?





「唉,別哭了,傻瓜。」頭頂上多了一把藍色的雨傘,伴隨着一把很溫柔的聲音。「再這樣就要生病了。」

「優鉉啊……」我轉過了頭,看見了我最想念的臉,還有最喜歡的藍莓芝士蛋糕。

「傻瓜啊,哭也別再這裡哭。」他無奈的笑了笑。

「我,沒有哭啊。」

「你以為騙得過別人也會騙得過我嗎?李准希,我可以最留意你的人。」他笑着,把我擁護在他的懷裡。「在這裡哭嘛,傻瓜。」



「你怎知道我……」

「如果是你的話,即使你在宇宙另一個星球我也會找到你。」

「又是聖圭告訴你吧,今天發生的事……」

「不是圭哥,是今天聽到老師在討論你的事的時候,我就知道今天晚上,會有個傻瓜在哭。」



「相信你,我相信你。」

「你憑什麼相信我,明明就什麼也不知道……」

「不憑什麼,就是相信。」



對啊,這個世界,

就只有南優鉉會這樣,無條件相信我。



「別哭了,芝士蛋糕要溶了。」

「南優鉉,絕交。」我一邊哭着,一邊笑着。

「那不做朋友,要做我的女朋友嗎?」他一臉認真。

「給我時間,去適應,這個身份的轉變。」

他點了點頭,溫柔的笑了。





***

翌日回到學校,像是魔法一樣,所有事回復了正常。



神一樣的金聖圭,竟然看到把紙條拋到我桌下的人。

老師一問之下,那個人馬上就承認了。

他是真的看到,還是推測到,我也不知道,只是我實在太感謝他了。



「聖圭啊,真的,謝謝你。」放學的路上,我們三個平排的走着。

我們決定要去烤肉店慶祝一下。

「啊,你們什麼時候起這樣親啊?」南優鉉在中間撘着我們的肩膀說。

「一向也親啊。」金聖圭說着,我在旁邊點着頭。



誰也沒意識他其實是在吃醋。



「啊,金聖圭,絕交。」南優鉉氣沖沖的說,快步走到前面去。

「啥?」金聖圭無奈的笑了笑,絲毫沒有理會他的意思。

「別氣了,小器。」我嘟着嘴巴走到他身旁抱怨。



「原諒你。」他一下子吻住了我嘟起的嘴唇,輕輕一碰,又放開。

我掩着嘴巴紅着臉,南優鉉滿足的笑了。





「你們兩個再在我面熱恩愛,我就和你們絕交。」





絕交吧,

我不想和你只是朋友,而是想成為更親密的人。


 

 

花花的文終於也面世了耶耶耶

哈哈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大家,

你們還好嗎?

 

洙洙的文還在努力中,

希望這一兩天可以再更新!

就這樣七隻的文也齊了

 

這次的結尾是我看到花花親小女孩的影片後想到的,

大家有看嗎?

沒有的話這裡看吧

 

由0:30開始看!

花花好像慈父好喜歡♥♥♥♥

 

最後又來一張花花♥♥♥

140521-WH-0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