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1420815036956  

「韓金娜,就是你害我們班的平均分跌至全校最低!」班導拿着我的考卷,生氣的說着,甚至激動得連頭上帶的假髮移了位也不知道。

不是我想這樣低分的,只是我根本做不到…… 反正,我一開始就不屬於這裡。

我的父母是國際知名企業的總裁,在國內具有大的影響力,也因為這樣,我就被迫入讀這種高尚的名門學府,在這裡當吊車尾的學生。


「你再這樣低分的話,我會建議你父母替你轉校的!又不是傻瓜怎麼每一次也是你最差!

老師,要是你知道我父母是誰你大概不會再說什麼。

為免我受到不公平,應該是說私心的對待,父母偽裝自己只是小企業的總裁,反正校內有着總裁父母的人多的是,我的偽裝背景可算是十分不顯眼。


「我知道了,對不起。」每一次,我也只可以低聲下氣的道着歉,然後下一次,又再一次被罵着。

有什麼辦法,我原本就不是讀書的材料。

我就是傻瓜啊。




***

「金娜啊,沒事吧?」韓恩景瞪大眼睛蹲在桌子旁邊看着我。


恩景是我在學校唯一的朋友,其他人看我成績差,也沒有什麼地方擅長,朝脆不和我交流了。

而且,在這種學校,所謂的交流也是一種商業交流,大家都想要跟有權有勢的企業兒女打好關係,我不同恩景,並沒有人知道我是大企業的女兒,可是任誰也知道恩景的背景很不簡單,加上長得也很甜美可愛,向她示好的人也很多。

可是她卻不知為什麼,就只喜歡圍着我團團轉。

不過我很喜歡她,也很感激她,她是讓我想要上學的唯一動力。


「恩景啊……」我抱着她像個嬰兒一樣撒着嬌,她則是像個大姐姐一樣摸着我的頭。

「沒關係,讓你表姐替你補一下習就好啦。」

「表姐教了我好幾遍我也學不會啊!這個才是問題啊。」我就一直抱着恩景沒放開。「恩景啊我不想要想被班導罵了。」


「知道啦,恩景請金娜吃蛋糕好不好?」每一次我不高興,恩景總會請我吃她的自家制蛋糕。

「嗯。」太好了,世界上最好吃的蛋糕GET

「不過金娜還是要找表姐幫忙溫習啊。」恩景拍拍我的頭說着。

「嗯…… 知道了。」我習慣性的摸了摸恩景的頭。

也對,吃完蛋糕也不會變聰明,我還是要找人幫忙溫習……




***

「詩恩表姐啊這次你不幫忙我就死定了!」在電話中向着表姐哭訴我的慘況,而顯然她沒打算理會我。

詩恩是我的表姐,和我一樣家景不簡單,也是就讀於一所十分高尚的學校,不過表姐很聰明,學習很好,算是她學校的典型的模範生吧。

而且人長得甜美可愛…… 到處也有人向她示好,實在和我很不一樣。


「別說笑了,我都教了你好幾年了,還是這樣…… 看來我是幫不到你了。」

「啊不要,表姐不幫忙誰幫我忙啦!」

要是下一次再不合格的話…… 我真的死定了!不想留級不要不要!

「唉這樣吧…… 我找個朋友替你補習吧,他比我聰明得多應該可以的。」

朋友嗎…… 算了也沒差,最重要有人幫忙就好!


「他明天就可以來,我讓他直接到你家吧。」

「嗯,好的。」

反正明天放假也沒差,就這樣決定吧。

「保證你看見會高興喔。」表姐說了這樣的一句就掛了電話。

高興?大概是因為那個朋友真的很聰明吧。




***

叮噹。


大概是那個表姐的朋友到了吧。

看了看自己,嗯…… 背心短褲,應該沒關係吧,反正大家也是女孩子,沒什麼問題的。

「你好啊你就是…… 啊!」話還沒說完才意識到…… 門外面的不是女孩子而是個少年!

而且還是個長得不是一般帥的少年…… 完全是我的理想型。


看上去很乖巧的一頭黑色順毛,深邃而且強烈的眼神,筆直的鼻樑線,淡淡的粉色嘴唇還有個可愛的酒窩,我實在沒看過這樣完美的人。

還要穿着我最抵擋不住的襯衣和冷毛衣,貼身黑色長褲和皮鞋…… 好完美。


「我是詩恩……

「你等一下,很快!」我說完就馬上以光速閉上門,跑進房間套上一件外套。

表姐怎麼不告訴我是男生!




「你…… 進來吧。」我深呼吸了好幾遍才打開門,他已經在外面等了十多分鐘。

「打擾了。」他有禮的說着。「我叫金明洙,是你表姐的朋友,你是…… 金娜對吧?」

他叫喚我名字的瞬間,我的心跳得快要從身體裡跑出來一樣。

我從來不覺得我名字這樣動聽過。


「剛才對不起,失禮了。」我臉紅着的說着,不知道是因為剛才不像話的情況而臉紅還是因為看見他才這樣。

「沒關係,可是為什麼要刻意換掉背心?」他有點莫名其妙的問着。

「沒有啦…… 就覺得第一次見面這樣不太好。」

也對,為什麼看見他我要換掉背心?


「反正你先進我房間等,我去拿些東西。」

「房間在……?

「二樓最入面的房間,裡面是藍色滿滿的喔。」

「嗯,知道了。」


誰知道我拿完茶點和飲品,上到二樓,他還是站在門口沒有走進去。

「怎麼了?」真奇怪呢這個人。

「我想…… 你先進去比較好。」他說就拿走了我手上的托盤,別過了頭。

怎麼了…… 這人看上去不像這樣怕生的人啊。

「那我先進…… !


對,我的房間是滿滿的藍色。

不只是床舖,還有…… 滿滿的藍色內衣褲。


「全部都…… 看見了嗎?」媽媽啊,好丟臉……

「嗯……」他依然別着臉說。




***

「嗯…… 你什麼科目最不明白?」好尷尬。

發生了剛才的「藍色事件」後,我連話都不想說了。

「我呢…… 除了家政以外的科目都讀不好,數學是當中最差的。」

「那可以給我看一下你的考試卷嗎?

「嗯……」我的那些考試卷,低分得都不好意思叫人看了。


「什麼時候再有考試測驗?」認真的看着我的考卷的眼神讓人着迷。

「我後天有一個小測,數學科的。」

「接下來每天,看來放學也要補習了。」他放下了我的試卷,皺了皺眉。「你學校附近有咖啡廳之類的?我放學來找你,我聽詩恩說,你學校比我們的學校放得要遲一點。」

「不在家裡嗎?」

「補習到晚上的話會打擾到你家人的,所以我們到外面去吧。」

「好的。」

「把你的手提號給我吧。」他拿出電話給我,讓我輸入自己的電話號,我也自然的給他我的電話,但電話卻巧合的響起來了。


「金娜啊我的朋友很帥對吧?」

「啊表姐你怎麼不告訴我是男生啊?害我…… 嗚嗚好丟臉。」

「什麼丟臉啦,別說這些,先把電話給明洙聽。」這個表姐,打個電話來就只為了和別人說句話,哼。

「表姐說讓你接。」我把電話恭敬的遞給金明洙。


「什麼?」

「不是啊,很好。」

「才沒你說得那樣傻啊。」

不知道他在和表姐在說什麼,只知道他笑得很甜。

剛才一直只是在微笑,可是現在笑得酒窩都變得很深。

他們兩個是戀人嗎?




***

「金娜啊,今天放學要去咖啡廳坐一下嗎?」恩景走到我旁邊問。

「我今天是要到咖啡廳坐,可是是要去補習。」我嘆了一口氣。

好累啊,可是待會兒還要集中精神補習。

「表姐嗎?」恩景一臉可惜的樣子。

「不對,這次表姐給我找了個補習老師。」

「啊是這樣啊……


「金娜啊。」恩景還沒說完,班房門外就傳來一把叫喚我的聲音。

有點熟好像在那裡有聽過,可是…… 我又記不起是誰。

「等一下。」我沒抬頭看,只是繼續收拾着我的東西……

可是,怎麼班房靜得這麼不尋常?剛才還吵得很熱鬧的……

「恩景啊怎麼了?」


隔了三秒多恩景還沒回答。

我抬頭看了看班房門外,站了個穿着其他學校校服的金明洙。

站了個金明洙。

是金明洙。

金明洙……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心裡才剛想起這個問題,腦海就浮現了他昨天說的那句話。

「我放學來找你。」

我可沒想過是這種意思啊!


「金娜啊……」他沒有說完我就以光速跑出課室拉着他就走。

大概想一萬次也會覺得不合理,這種只會在少女漫畫出現的情節,竟然在我身上發生了。

雖然有一點的高興,不過明天回學校應該會……唉 。




***

「這裡,要先將這個數值……」他一臉認真的在解着我練習上的題目。

出奇的是,我也竟然在認真的聽着。

平日上課完全聽不明白,而且沒有興趣聽下去,可是今天雖然已經上了一整天的課,可是我還能集中精神聽下去,而且都聽得明白。

「所以說,答案是C?」好像傻掉了一樣,腦海自動浮現了答案。

「啊……」他似乎也對我急速的進步傻了眼。「對啊,就是這樣。」

「解開題目的感覺…… 真的很好。」頭一次,頭一次…… 覺得學習很有趣。

「其實你也不是詩恩說得那麼差,小測一定沒有問題的。」


「你跟表姐…… 很熟的嗎?」不把題目放在眼內,不知怎樣腦海只有這樣的想法。

「嗯,算是吧。我也沒有什麼女性朋友,她幾乎是唯一一個。」

「這樣嗎……」不知道為什麼,左邊胸口好像有點痛。

「怎麼了嗎?

「沒有什麼…… 對了,明天不要到學校來吧。」

「為什麼?」還真是一個沒有眼色的傢伙。

「就是…… 反正我們直接這裡等吧。」

「嗯……」


這算是…… 一見鍾情嗎?




***

「金娜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一回到學校恩景就抱着我問。

「就是…… 補習老師了。」都不知道要從什麼地方說起了。

「啊真好呢…… 我也想有這樣帥的補習老師啊。」

「啊…… 別說了小測要開始了啊。」我隨便的打發走恩景。


托他的福,今天一整天都被人包圍着。

就連平日那些不會看我一眼的人,也主動來和我說話了。

就只是為了透過我認識金明洙。


帥哥的力量真的……不簡單啊。


看着剛剛派發的試卷,竟然沒有像平日一樣發呆的這件事就叫我感恩,

而我竟然還…… 覺得有會解的題目! 想不到…… 金明洙一天的補習已經這麼有效……




「今天的小測怎麼了?」一看到我,金明洙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一個。

「你看一下。」我拿出了今天老師馬上就改好了的試卷給金明洙看。

雖然算不上很高分,不過我是頭一次在數學科有合格的成績,

而且是頭一次,班導罵的不是我。


「做得真好。」他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眼神好像快要把我溶掉一樣。

可是,心臟這樣瘋掉的跳動的感覺,我不討厭。


「嗯,謝謝你。」我甜甜的笑着,眼睛瞇成兩個彎月。

然後,我也不自覺的將手放到他頭上摸了摸。

他好像有一刻呆住了,可是很快又笑了。


他,是喜歡的意思…… 嗎?




***

轉眼間,原來金明洙也替我補習也有了一個多月了。

雖然大部份時間說的也是學習上的話題,可是光是這樣已經讓我覺得很滿足。

而且每一天也很想快點到補習的時間,想快一點可以和他見面,

和他見面的時候永遠都好像不足夠的樣子,大概…… 這就是喜歡吧。


不過,他和表姐的關係,總叫我很在意。


「你的腳怎麼了?」看我今天一一拐的走進咖啡廳,他就馬上跑出來扶着我。

我既然還覺得自己受傷得很有價值……我是真的傻了吧。

「沒有啊,就今天上體育堂受傷了。」

「傻瓜啊,受傷就別來嘛。」語氣帶點抱怨可是我聽得出他的擔心。

「最近老師說我有進步,才不要半途而廢呢。」這不過是個藉口了,金傻瓜。


不過我有時會想,不想要進步得這麼快。

萬一有一天你說我已經不再需要你幫忙,我會不懂得回答。

又或者說,是不想去回答。


「對了,你有什麼喜歡的嗎?

「嗯?」這麼突然?

不過,這是他頭一次主動說起學習以外的東西,平日大多都是我先說起的。

「嗯…… 巧克力和花吧,怎麼了?

「沒有什麼,來,打開第二十頁這一題……」又一次回到學習的話題上…… 唉。


我也很想,再了解他多一些。

知道的,除了他叫金明洙,還有他的部份的性格外,什麼都不知道。




「今天先到這裡吧,看來腳很痛的樣子哦。」金明洙蓋上了書本。「整天都神不守舍的樣子。」

「啊…… 對不起。」其實絕對不是腳的原因。

「沒關係…… 明天再溫習也可以,回家好好休息吧。」

「嗯,那明天見……」我緩緩的走着,才發現自己的鞋帶鬆掉了。「你先走吧,我系一下鞋帶。」


我都還沒有蹲下來,他就先單膝蹲在我面前。

我竟然有一下子的錯覺以為他想要求婚……

「糊塗鬼啊。」他小心的替我系着鞋帶。「蹲下來不就會痛嗎,傻瓜。」

「啊…… 謝謝你。」我整個人熱都快不會說話了。

明明是一個只有五秒的動作,我卻覺得過了很久。

「弄好了。」他還細心的替我系了一個固定結。「今天你司機在哪裡等你? 我送你去吧。」

「啊…… 不用了。」媽媽的車壞了,今天讓司機送她,所以我要自己回家了。「我今天要自己回家沒有司機。」

其實都只是十多分鐘的路,平日大多我都自己走。

今天不過是腳有點痛,也不會走不動的。


「我送你吧,我今天也沒有司機接送呢。」他笑了笑,又一次蹲在我面前。「上來吧傻瓜。」

「不用了,不用了!」他不是打算背我吧?

每一次我也會被他嚇一跳,上次來我課室的事,今次打算背我的事。

「你是想我抱你嗎? 也可以。」他的馬上又站了起來。

「不是! 你扶我就好了……」為什麼…… 跟他說幾句話都這樣叫人不好意思……



我就站在他的旁邊,拉着他的衣袖走。

「金娜有喜歡的人嗎?

「嗯?」他的問題總是叫我不知所措,好奇怪。

「沒有的話…… 其實你可以繞着我的手,不用只是拉着我的袖子。」他說着,把我的手繞在他中的手。「這樣比較安全。」

「謝謝你……

「說起來,都沒有聽你叫過我的名字。」他開玩笑的說着。「每一次也是你、你和你。」

「這樣啊……」今天,他好像有點怪怪的? 「你想我怎樣叫?

「這個問題…… 明洙。」他笑了笑。「你表姐比我小也是這樣叫我的,你也可以這樣叫。」

「嗯,明洙。」


明明只是叫個名字,為什麼臉可以這樣紅的啊……



 

***

「金娜啊,連生日也要補習嗎?」恩景嘟着嘴的說。

要不是該死的班導安排明天測驗,我也不想生日去補習…… 雖然可以看到他是很好的事。

「嗯…… 我先走了,謝謝你啊。」大概記得我生日的人除了恩景…… 就只有表姐和爸爸媽媽了。



 

「你為什麼站在這裡的?」一到咖啡店,金明洙沒有像平日一樣先坐着等,而是站了在門外。

「今天有個地方想和你去。」他拉着我的手腕就帶我上了他的車。

…… 是怎麼了?

半個小時後,我們在一個很大的花園下車了。


這個花園四處也飄着不同的花香味,合在一起的味道很讓人着迷。

而且,竟然連藍色的花朵也有。

我記得我上生物課的時候老師有說過,因為藍色是天空的顏色,看上去不吸引,所以花朵很少是藍色的,那個時候我很傷心,以為都不會看見藍色的花了,沒有想到現在有機會看到了。


「金娜啊,生日快樂。」金明洙說着,給我送上了一束藍色的玫瑰和盒巧克力。

他怎會知道…… 是表姐說的吧。

而且這傢伙…… 是不知道送這些東西是什麼意思吧。

「你…… 不知道送這些東西是什麼意思吧。」

「不是啊,我當然知道。」他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令我更加不明白。

他和表姐,不是戀人嗎?


「那你又……

「你不是說你喜歡嗎? 而且我……

「啊…… 謝謝你。」先不要理會是什麼意思,有一點讓我幻想的空間的就已經很感謝了。


只要可以看着你我都很滿足了,

我這樣的傻瓜,不配和你走在一起的。

這一次,可以當作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嗎?

第一次,最後一次。




***

就不過是被金明洙教了我兩個月多,我的成績已經漸漸上了正軌。

雖然說不上是很好,也已經到了中上的程度,也早已經可以自己溫習了。

實在,沒有需要再麻煩金明洙。


放學後,又到咖啡店去了。

不過今天,不止有金明洙,還有詩恩表姐。

他們兩個去看上去真的很配,就像是一對情侶一樣,

我走進去的話,好像會成為電燈泡的感覺,今天…… 還是算了吧。


「金娜啊,進來吧。」想要走的時候,表姐就叫住了我。「今天加油啊,我先走了。」

她拉住了我,跟我揮了揮就走掉了。

「今天有點怪怪的,沒什麼吧?」他替我拉了拉椅子,好讓我坐下來。

「表姐有事做嗎?

「嗯,好像約了朋友。」啊,你們真恩愛呢,連表姐見朋友前也要見面,表姐真幸福呢。


每一次這樣想,我的心好像也會抽着痛。

應該是說,每一次想起他,我的心都會痛。

快一點結束掉,對我對他都好吧。

他不用替我補習,就多一點時間和表姐約會,

我看不見他,我的心也會好過一點。


「明洙啊,我想下星期開始你不用再替我補習了。」

「為什麼?

「我的學習也上了軌道,現在也可以自己溫習了。」我苦笑着,掩蓋着我的痛。「所以說你也可以有多一點時間陪其他人…… 比如說是女朋友。」

「那你要成為我的女朋友嗎?


表姐不是他女朋友嗎?

「你…… 在說什麼啊? 你不是有表姐了嗎?

「你…… 在說什麼啊? 詩恩不是我女朋友。」他一臉認真的說,捏着我的臉。「我說,你不是以為我和詩恩是一對,所以上一次才拒絕我吧?

「我什麼時候拒絕你了?」他有向我表白過嗎…… 他現在是在向我表白嗎?

「上次你生日的時候,我送花和巧克力給你後你沒有回答我……

「那個是表白…… ?


不過他那天……

「你不是說你喜歡嗎? 而且我……

我好像沒有聽下去就先說謝謝了。


「啊…… 你不知道也沒關係。」金明洙有點尷尬的摸了摸頭。「我說,我喜歡你啊,傻瓜。」

金明洙說他喜歡我。

「為什麼?」我呆頭呆腦的回答叫金明洙哭笑不得。

「因為你是個傻瓜。」他說完就霸道的吻住了我的唇,把我愈推愈後,貼上了身後的牆壁。「如果不是你這個傻瓜,我們一個月前就走在一起了。」

「因為你這個愛想東想西的傻瓜…… 你要怎樣賠償我了,傻瓜?




「那你以後就別當傻瓜的補習老師了。」我習慣性的摸了摸他的頭。

「你知道嗎? 你上次這樣摸我的頭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愛上你了。」他捉住了我放在他頭上的手。「我的傻瓜女朋友。」




如果是和你在一起的話,

我不介意當一輩子的傻瓜。

 


 

 

這一篇給靈靈的文喔:)

如靈靈希望的把恩寫成表姐了,我想你應該不介意的嘻

不過自己看着都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

真的寫壞了的話請告知我啊 (絕對會給妹妹補回一篇的!

 

其實啊童我是念護理的,

最近在實習都沒有太多時間寫文,

未來希望可以更得更快大家不要離棄我啊!!!

 

沒想到這麼快又快要二千人氣了,

一開始沒有什麼人看現在都慢慢多起來了很感動呢

不過二千人氣我大概不會舉辦活動了…… (我還有好幾篇點文呢…… 對不起WW

大家就等下一次機會吧嘻

文章標籤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