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0221_035857  

好像從來沒有試過這樣焦急的等待。


從小時候,想要的我都從有把握得到,

所謂的等待,都不過是一種過程,結果我一早就料得到,無謂的期待和焦急通通不需要,因為我充分肯定我會得到。

到今天才了解到,別人說等待很痛苦的意思。

我的從前的等待,根本算不上什麼。


沒有信心所炫一定會出來找我,

這個想法像在侵蝕着我的心臟一樣,好痛好空虛。

想到過了今天晚上再見不到所炫,心塞得連呼吸也覺得好痛,冷空氣跑進肺裡去,冰凍的感覺一下子凍結了氣管,每一下呼吸也帶着刺痛。

我就這樣站着門外,等待着。




「聖圭啊,我們走吧。」

聽到所炫的聲音,腦袋瞬間當機。

看着眼前那個一如以往燦爛的笑容,那個微微凹陷的酒窩,還有那雙變成了兩片彎月的眼睛,一切都那樣的自然。

「聖圭啊……」等不及她把句子說完,我拉着她的手就把她拉到我懷裡去,她身上熟悉的薄荷香味告訴我一切都是這樣的真實。


很想這一刻就這樣延續下去,因為這種等待然後得到的感覺實在過於甘甜。




***

「那你的選擇是什麼?」聖圭的爸爸看着我,從眼神看似乎對我的答案不感興趣,又或者是說他確信我的答案會符合他的希望。

「我想我是時候走了,聖圭在等我。」我微微一笑,看着他那確信的眼睛輕微的晃動了一下。

「為什麼?」把蹺着的二郎腿放下,滿有玩味的笑着說。「只要你留下來,一旦計劃成功,你得到的將會是一大筆的費用,足夠你快活一輩子。」


「你要知道,你是我們最成功的實驗品。」

「可是,再多的錢,沒有聖圭我想我快活不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和聖圭一起的時間都讓我覺得很快樂很安心。

即使只是普通聊一下天,又或者是什麼都不說就只是在一起的這件事也讓我覺得很心動。

晚上因為惡夢而驚醒的時候,只要在聖圭旁邊就什麼不安也會消失掉。

只要有聖圭的地方,再難過也挺得過。


「大概從他把我帶出這裡那開始,我就注定了要一直跟着他了。」我鞠躬向他道謝了後,就打開了門向外面走了。

聖圭…… 看到我的瞬間會高興嗎?




「聖圭啊,我們走吧。」看到靠在大門,一個人在等着的聖圭,我走近他就說。

他等了一段時間,應該有點累了,要快點回家休息了。


可是和預想有點不同,他瞪大了他小小的眼睛看着了我,微微晃動的眼神看不出他的心情。


「聖圭啊……」沒有說完就先被他拉着我的手扯到他的懷裡去,頭微微靠在我的肩膀上,抱得我很緊,緊得是連呼吸也要很用力的程度,卻叫我一下子覺得很安心。

「傻瓜,為什麼會出來呢?」他說着,是聽得出嘴角在微微上揚的語氣。

「因為你在這裡等我,所以我就來這裡找你。」我伸出了雙手,緩緩的放到他的腰間上。

「我剛才還在想,你會不會不出來……」聲音不明顯的在抖震着,聖圭越說越輕聲,最後聲音消失於空氣中。

「我相信你會成功的,所以我不怕。」

「你不會比我早死的。」

「我知道,因為你會成功的。」我笑着的拍了拍他的背,我知道,他會做得到的。








「我真的忍不住了。」

突然嘴唇一陣溫熱,有什麼軟軟的落在我那大概有點蒼白的唇上,我緩緩睜開眼睛,看見聖圭的臉在的面前幾倍放大,連忙用力閉上了眼睛。

聖圭輕輕的捧着我的兩邊臉頰,閉上了眼睛輕輕的吻着我的唇,我像是什麼貴寶一樣,被他溫柔小心的吻着。

鼻子呼吸的氣息暖暖的落在我的臉上刺激着我的全身,好聞的古龍水香氣環繞着我們兩個。


人生頭一個吻,就這樣被這個男人強行搶走了。

那軟軟而帶點甜美的感覺叫我無法忘懷,淡淡的古龍水味成了我最愛的香氣。




***

這有點難堪的情況叫我有點不知所措,很突然的衝動讓我吻了她,在吻下去的瞬間,嘴間留下了討好的甜美,我卻不知該如何接下這個有點奇怪的情境。

金聖圭你有勇氣吻下去,就應該乾脆表白,這樣不好嗎?


我微微鬆開了我的嘴唇,放開了她的臉頰,睜開眼睛以為她也會一臉不知所措,換來的卻是一個極甜美溫柔的笑容,一下子把我的憂慮都趕走了。

「我……」

「我知道,我也是。」接下了我不好意思說出口的話,她緊緊的抱住了我的腰,把頭埋到我的胸口。

我用手把把她的頭用力按到我胸口去,下巴頂到她的頭頂上去,滿足的閉上了眼睛,微微笑了。



 

那天回家那不長也不短的路上,我們自然的牽着手走,

那天晚上,她也自然的躦到我的床上去,靠到我的懷裡睡。


這天晚上,她再沒有驚醒過來了。




***

早上醒來的時候,看見她捲曲的睡了在床上,眉間微微皺起。


「所炫啊,怎麼了?」下意識的先給她一個擁抱。

「胃痛……」早幾天還很精靈的聲音瞬間變得虛弱,臉色也有點蒼白。


作用……是像毒品一樣每天食用就會讓人上癮,不是心靈上的癮,而是身體的癮,

不吃一段時候,身體會開始感到不適,

會頭痛、胃痛、心臟痛、昏倒、神智不清、氣喘……等,最後,會死亡。


「止痛藥……」我急忙的從床上起來,翻了翻家中的藥盒,找到了一顆止痛藥,連同水杯一同遞給所炫。

過了三十多分鐘,她才慢慢好過來。

「真的沒關係嗎? 還是…… 你回去的話,不會這樣痛的。」


這幾天,每一次那藥的副作用發作,我都會重複的問自己。

如果那天我沒有踏進那一片花園,沒有看見她,沒有把她拉出來的話,她會這樣嗎?

她不會想起那些痛苦的回憶,不會知道殘酷的現實,不會每天都要承受這樣的痛楚。

明明不知道可能更好,我卻迫使她要知道,迫使她去面對。

她大可以無知的在那個房間渡過,沒有痛的死去,我卻要把她從無知拉出來,讓她這樣痛苦的活着。


「沒關係,由那天你把我救出來開始,我就決定要跟着你。」蒼白的她笑着,溫柔的笑容印在我的腦海。

「都怪我……」我抱着頭,坐在床邊,心情無法平靜。

所炫的溫柔,常常叫我更加內疚。


「聖圭啊,看着我。」這次換她捧着我的臉,迫使我看着她。


「我知道我這樣說有點殘忍,可是…… 如果要死的話,我希望閉上眼前的看見的最後一個人是你。」

「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她輕輕的把她的唇貼到我的唇上,冰凍的感覺讓我不自覺得抖震了一下,甜甜的香氣從口腔中散發,

握住了她放在我臉頰的手,連手也是這樣的冰冷,卻出奇的讓我感到這樣的溫暖。

有點生硬的吻着我的唇,但一切的動作也顯得那樣的討人喜愛。



就算花會枯萎飄散 月有圓缺

我的心意始終如一 我愛你 我愛你

你的嘴唇包著我那罪孽深重的嘴唇 讓我沉醉在你的香氣裡

任何補償都無法比它強烈 我只有你就足夠




「別再說這種話好不好?」她微笑着瞪着我的眼睛。「你每次這樣說,我的心也好痛。」

「嗯。」

「我愛你啊。」她輕輕的我耳旁說着,然後把我的頭擁到她的心臟上,溫柔的摸着我的頭,掃着我那有點凌亂的頭髮。

我愛你這句話在心裡不斷的重複,像是回音一樣在腦袋響着。

「我也是,我也愛你。」


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我也沒有選擇,

我會守護你的,賭上我的全部。

 


 

總會在大半夜才出現的靈感君……

現在的時間是深夜的四時零三分

雖然是有一點累可是我有靈感會寫比較順

不想明天卡文還是今天打了啊……

 

這篇有點粉紅是用作未來幾篇的調劑

還請好好享用哦嘻嘻

 

最後還是決定4000不開點文了

讓我先寫好這一篇

點文活動我們5000再見吧我愛你們

 

瞇瞇眼的魅力沒法擋

如果說眼睛的話,比起我們門面明洙我更喜歡土土的眼睛

笑起來兩片彎月也很愛

圭哥我愛你啊啊啊  (最近土土有在我心中地位上升的的感覺

IMG_20150221_03592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