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350  

世界上,就是會有那種奇妙的巧合吧。

在你不知道的時候,巧合的擦身而過,然後在下個路口,又再一次遇上。

又或者,在公車上,巧合的兩個人無數次坐在同一個坐位上,呆望同一個天空,同一片景色,

又可能是,在不發現的地方,不知道的時間,原來他一直也在自己的附近。

 

 

我總愛想像這樣的巧合,想要遇上屬於我的那一個羅密歐,

可是到現在,還是沒有遇這樣的一個人。

 

 

沒關係,因為是巧合嘛,

總有天我們會巧合的遇上的。

 

 

 

***

因為突如其來的一些機會,我要到首爾讀書了,離開生活了十多年的全州,一個人到首爾去了。

不捨得身體有點弱,常常要吃補藥的媽媽,

不捨得很疼我,十分遷就我的爸爸,

不過到首爾讀書是我的夢想,我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的。

 

 

第一個在首爾的晚上,是在考試院裡有點小的房屋渡過的。

吃着即食拉麵,媽媽吩咐一定要帶到首爾去的自製全州風味泡菜還有幾款不同的小菜,一個人吃着,眼睛就突然有一點的濕潤。

從前在家裡吃飯,飯桌都總有十多款小菜,一家人熱鬧的坐在一起,有說有笑。

現在卻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裡對牆壁發呆。

 

 

到現在還能聽到你的聲音

到現在還感覺到你伸出的雙手

今天我依然住在你留下的痕跡當中

到現在還能看到你的身影

到現在還能感覺到你的溫度

今天我依然住在屬於你的時間當中

 

 

大概是考試院的牆壁都很薄,聲音很容易傳到隔壁去,突然旁邊就傳來了我最喜歡的歌曲,NELL的聚集記憶的時間。

第一下聽上去會有是金鐘萬的聲音的錯覺,可是再聽下去就會發現完全不一樣。

如果說金鐘萬的聲音很清澈而帶點淡淡的憂傷,那旁邊的聲音就是溫柔得來像在耳邊低聲喃喃的感覺。

而且,他每一個音節也很清晰的傳到我的心裡去。

每一個字聽上去也這樣的甜,像蜜糖一樣甜美,聽着讓耳朵也快要軟掉的感覺。

 

 

不知為什麼,聽着隔壁的人這樣唱着,

剛剛孤單的心情就沒有了。

 

 

「你……」

「對不起,我不會再唱了。」我還沒說完,他就先回應了。

「不是,我只是有點…… 只是想和你聊一下。」能夠唱出這樣憂傷的歌的人,應該有個很不簡單的故事。「不過我是全州人,方言可能有點嚴重。」

「你是全州人?」

「哦。」我是全州人…… 所以?

「我也是。」隔壁的人的語氣突然興奮起來。

突然心臟跳快了一拍,這就是巧合嗎?

 

 

從地方來的人就是這樣的可愛,只要碰見同樣是地方出生的同鄉就會特別興奮,他是這樣,我也不是例外。

 

 

「你吃了晚餐沒有?」

「還沒有,現在打算煮拉麵。」始終考試院不算大,可以煮的隨了拉麵也沒有什麼。

「只吃拉麵嗎?」

「嗯。」似乎是有點不好意思的語氣。

「我可以到你那一起嗎?我也煮好了,一個人吃有點不習慣。」原本想讓他過來,可是看到了自己還沒整理好的房間,還是打消了念頭。

「好。」

 

 

他說完我就馬上拿着拉麵跑到隔壁去。

「你坐這裡吧。」男孩友善的指着自己的床。

「等一下。」我又跑回自己的房間,跑了好幾遍終於把小菜都拿過來,放在桌上,小小的桌子馬上放滿了。

男孩看着桌子傻了眼,大概是很久沒見到這些全州的小菜,有點吃驚。

「我們一起吃吧。」我微微笑着的吃起拉麵來。

 

 

那天晚上,我們聊了很多,雖然都是在聊有關以前在全州的事。

大概是很久沒吃過小菜的關係,他吃得很香,整晚都笑得連眼睛也看不見。

 

 

看着他笑的樣子,莫名奇妙的呆住了一下。

他絕對笑得比我認識的誰都要漂亮,光是他微微閉上的兩片彎月就很叫我心動,

笑聲也是很乾脆的樣子,

媽媽說過,這樣笑的人,都是心底裡最善良的人。

 

 

「這些小菜放你這邊,我那邊還有。」我拿着拉麵碗就打算回自己的房間。

「謝謝你。」他笑得有點腼腆的可愛。

「啊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在門外停住了腳步,我問。「我是圭米,金圭米。」

「我是聖圭,金聖圭。」看着他跟着我的語氣說話的樣子也可愛。

 

 

「這樣啊,聖圭再見。」我笑着的向他揮了揮手。「你剛才唱得真好。」

「謝謝。」他也微微揮了揮手。「明天也一起吃吧,圭米。」

「嗯。」

 

 

 

 

***

對於我旁邊住的也是從全州來的人,媽媽覺得十分安心,還興奮的說要多寄幾袋小菜來,被我以房間沒有位置的原因拒絕了。

今天,我到附近找工作去了。

即使家裡沒有特別窮困也好,首爾的生活指數比全州高很多,我還是做一下兼職比較好。

吸引到我視線的,是一家看上去古色古香的咖啡店。

 

 

「你好,請問這裡招人嗎?」我小心翼翼的走進去就問,一個看上去像洋娃娃的女生就出來了。

「對啊,先來這邊坐。」她友善的招呼着我。「我是朴秀兒,是這裡的主人。」

「啊…… 我是金圭米。」

「你會沖什麼特調嗎? 雖然我們這裡看上去是一家咖啡店,可是特調其實比較收歡迎。」

「我不會…… 其實我是由全州來的,還是個學生。」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也是…… 什麼都不懂還要別人聘請自己好像臉皮有點厚。

「啊這樣啊,沒關係慢慢學習就好。」她甜甜的笑了笑,向我伸出了手。「歡迎你。」

「謝謝你。」我也愉快的伸出了一隻手。

 

 

「啊聖圭啊這是我們的新同事,叫圭米。」看見秀兒高興的說着,我望向門口的方向,看見了昨天那張笑得腼腆的臉。

「金圭米?」

「金聖圭?」

我們兩個就驚訝的看着對方好一段時間。

「原來你們認識啊……」秀兒依舊笑得很甜。「你們好像很有緣的感覺,同樣都是全州來,同樣也是來這裡做兼職啊。」

 

 

我看着他,心臟用力的碰撞着胸壁,

我知道,這是我所期待的巧合,只是不知道,這是否我所期待的那個人。

 

 

 

 

***

漸漸的發現,我們兩個的喜好真的太相似。

 

 

兩個人明明也二十歲出頭,口味還像個小孩一樣,

炸雞排骨這些才是我們的最愛,

比起咖啡更喜歡草莓沙冰,

可是同樣也像個大人一樣喜歡NELL的歌,最喜歡的歌同樣是聚集記憶的時間。

 

 

而且原來我們念的是同一所小學、連初中也是念同一所學校,

甚至原來他在全州住的,是在我旁邊再旁邊的單位,

大概光是上學已經擦身而過好幾百次,只是我們也沒有發現。

 

 

他就像是個比巧合還更要巧合的存在。

 

 

來到首爾後,聖圭好像成了我唯一的倚靠。

因為住在隔壁的關係,有什麼事都習慣找他幫助解決,

而且他實在是個太聰明的人,連我的功課也可以幫我解決掉,

兼職的時候也可靠的把困難艱辛的都替我解決掉,

不知不覺,我就發現自己沒有他的話,可能什麼都做不了。

 

 

 

 

「啊別發呆。」他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我回過神來,發現面前的客人正用奇異的眼光看着我。

「啊對不起,你想要什麼……」還沒說完就先聽到清脆的一下聲音。

是打碎了玻璃的聲音。

 

 

呆了呆才發現是我一個不留神把旁邊剛收回來的玻璃校撞到地上去了。

「對不起請稍等。」無視了眼前的客人,我選擇了先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

「讓我來。」被聖圭在後面嚇一下,手指頭上就多了一道血痕。「啊你流血了。」

看着他緊張的表情好像比我都還要痛。

 

 

原本在家就因為大意就常常受傷的我,對於這小小的傷口實在沒有什麼感覺,

看着他緊張的把我拉到休息室消毒的這個行為,實在有點不理解。

 

 

「你不痛嗎?」他盡可能的瞪大眼睛就看着我。

「不。」我搖了搖頭,看了看那個傷口,笑了笑。「太小了,不會痛的。」

「是這樣嗎? 我姐姐和你太不同了,要是這樣受傷了她可以哭一整天。」

「謝謝你。」我舉起剛剛包紮好的大拇指,向他笑了笑就到外面招待那個客人。

 

 

 

 

「是說你是NELL的歌迷嗎?」不是點餐而是一個完全咖啡店沒有關係的問題。「我這一段時間每天也有來,每天你們也在播NELL的歌。」

「哦,對。」我禮貌的笑了笑。

「其實我是NELL的經理人。」

 

 

NELL的……經理人?

「聖…… 聖圭啊。」幾分鐘鐘前才回過神來的我,靈魂又再一次飄走了。

「怎麼了?」

 

 

「少年啊,你喜歡怎樣的音樂?」看到聖圭走出來,那個NELL的經理人就問他。

「NELL。」這也是我預想的答案所以並沒有太驚訝。

「我是NELL的經理人,想要組一個舞蹈組合,有興趣的話,請來找我吧。」那位經理人放下了卡片就往咖啡店外面走,剩下我和聖圭兩個在發呆。

 

 

「啊圭米啊…… 我沒在做夢吧?」

「沒有……」

「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我被他一下子抱進懷裡,整個人就像個小孩子一樣,抱着我就不停在轉圈圈。

「聖圭啊……」

「圭米啊你剛才聽到嗎我要去試鏡了!」沒有理會我說的話,就把我抱得更緊的在這個有點窄小的空間在跳着跑着。

 

 

直至發現我的心臟沒有停止的撞到胸壁上,我才有點遲頓的發現,

他也是我所期待的人,期待的那個巧合。

 

 

 

 

***

試鏡的早上,聖圭看上去很不好,

應該是說,他昨天晚上已經很不好。

 

 

「聖圭啊你怎樣了?」看着他皺着的眉可以想象到有多痛,平日是笑所以看不見的眼睛,今天是因為皺眉而看不見。

「沒事。」絕對是因為要去試才挺着,我知道這個試鏡對他有多重要,所以我說不出要他不要去的話。

看着他因為皺眉而形成的兩片彎月,我就想起了那天他高興的模樣。

不去的話,聖圭會後悔一輩子的,絕對。

 

 

我還沒有忘記那天到他的家,他門外貼着的那一句話。

「你現在的意志力會讓你的夢想成真的。」

對於聖圭,他的夢比所有事都重要,這是我這幾個月真確的感受到的。

 

 

「那我們走吧。」我向他伸出了手,示意會和他一起去。

在他眼神裡,我看得出他有一絲的感動而及感激。

 

 

 

 

在公司門外等待的我,心臟是至生於世上後跳得最快的。

很怕突然就看到他被什麼人抬出來,我還特別為他叫了一部車,想要一完結就和他到醫院去。

 

 

「啊!」看見他臉色蒼白的走出來的時候,我的腦袋一片空白也說不出話,只是跑過去扶住了他說跑到車上去。

「圭米啊……」

「別說話,有什麼到醫院才說。」我讓他靠了在我身上,讓他可以好好的睡。

 

 

看着皺眉熟睡的模樣,想起了很多我們之間的事,

是巧合的鄰居,是巧合的小學同學,是巧合的初中同學,然後兩個人巧合的都從全州一個人到首爾去,巧合的都住在同一所考試院,巧合的到了同一家咖啡店做兼職,巧合的都喜歡NELL的音樂,巧合的都是小孩口味……

太多的巧合,讓我甚至都不敢相信這是真實,

可是,和聖圭,不想只是一個巧合,而是想要是注定的緣份。

 

 

我側過了頭,看了看他的臉,

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一種痛心的感覺。

 

 

路上不管看到多少不同的身影

隨風飄零的那孤獨的樹葉上

拂面而過的那傍晚的空氣中

我看著聽著 感覺到的一切都有你

 

該怎麼辦 到底該怎麼辦

你也和我一樣嗎 該怎麼辦

今天我也是感覺到你的存在

現在歌唱的這瞬間

我仿佛又看見了你

 

明天還是可以看到你吧 明天還是可以聽到你吧

明天的一切 還是會和今天相同

 

 

 

 

***

「他沒有什麼事了,現在已經好多了,你可以到病房看一看他。」醫生說着我漸漸的鬆了一口氣。

竟然是闌尾炎…… 是要有多強的意志力才可以這樣堅持兩天。

 

 

「圭米啊。」到病房的時候他已經醒來了,還笑呵呵的看着我,和剛剛那張蒼白的臉比較,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完全好了,對吧?」話是這樣說,心卻是定下來了。

因為已經不想再看見他因為皺眉而形成的兩篇彎月。

 

 

「是說真的太巧合了,試鏡才有闌尾炎……」他無奈的說着,摸了摸剛剛動手術的位置。

「對啊,幸好沒有什麼事。」

 

 

「你有印象嗎? 我上車後不是有話要對你說嗎?」他突然的問,我想了想記起了他叫過我的名字,可是被我一下子就阻止了,要他到醫院才可以說。

「哦。」

「你不好奇那些人對我說了什麼嗎?」

「當然想知道。」馬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又一次腼腆的笑了。

「他說,要珍惜那個在外面等待,為你叫了車的女孩。」

 

 

「唉,別說謊。」我裝作沒有聽見的笑了,事實上心臟卻完全失控。

「你不是說我們有太多的巧合嗎?」他也裝作沒聽見我的話。「可是和你,我不想是巧合。」

 

 

 

 

「你知道嗎,超過三次的巧合,是緣份,是命中注定。」

「我們,可以不只是巧合嗎?」

 

 

「你是沒有聽懂我的話嗎?」沒有像預期的得到想要的回答這使他有點意外。「我知道我不是那種會把感情都掛臉上的人。」

「也許現在看上去,我的樣子很不真誠,完全沒有說服力。」

「可是,我是真的,真的不想我們只是巧合。」

 

 

 

 

「嗯,我也不想。」我微微點了點頭,像他一樣露出了兩片彎月。

他輕輕的握住了我的手,把我拉近他,暖暖的抱住了我。

沒有說什麼,可是從這個擁抱中,我好像聽到了他在對我說話,說着他心裡最底處的秘密。

 

 

我也想給你回答,

我也喜歡你。

 


 

這是我再一次看土土的四種秀的時候想到的

不管什麼時候土土都很讓我心痛這是事實

責任感太強的人,生活起來太過累了

這樣傷感的主題就送了給米米有點不好意思

不管怎樣喜歡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文中的歌是土土好愛的NELL的歌

歌詞在這裡來的: 蔚藍而寂靜的天空

在這裡說一下感謝的話 謝謝你(鞠躬

 

是說你們有發現中間出現的朴秀兒是誰嗎?

真心的如果有發現我會很高興的

不過發現了的話請無視世界上有兩個聖圭的這個問題 

上面的話大概你發現誰是秀兒的時候就會明白了

我下一次發文的時候來告訴大家答案吧

 

告訴大家進度

現在我在打長文了

希望打到第三篇的時候再放上來

現在正打到第二篇中段希望可以快點給大家看到

在這之間可能會多發一至兩篇點文

 

還有就是

恩尼姐姐現在正在找我們忙內的文的女主人

恩尼姐姐的文也很好看啦我一個人當了兩次女主角兩次也很幸福

喜歡我們忙內的快到這裡給姐姐留個言吧

文的名字暫定是【寵愛相衣】

至於內容你們去看一看姐姐【Man In Love】系列就會猜到是那個mv來的靈感了

姐姐部落格在這裡

 

好的我也要睡了

明天是悲慘的上課上一整天我要養足精神才可以

拜拜 (揮手揮手

IMG_934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