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19_ms4  

愛情嗎?

我再也不會相信愛情了。

 

 

別人都說你是花蝴蝶,原來這句話一點也沒有錯,

不是你的錯,只是我太傻,

又或者一開始,我和你之間注定不會有好的結局。

 

 

 

 

***

【明洙啊對不起,我生病了今天想留在家裡。】

早上花了一個多小時準備,一個人又坐在咖啡廳等了快一個小時,換來的就只有這個短信。

【嚴重嗎? 我來看你好嗎?】

心裡沒有其他的想法,就只是覺得她一定病得很嚴重。

【不用了我有媽媽在宿舍照顧我,你也快點回家吧。】

這樣嗎…… 好吧。

【小心身體,有什麼事要告訴我,我隨時可以來。】

我站起來,連同剛剛為她買的那一杯牛奶咖啡,踏上了回家的路。

 

 

認識了她後,我一直也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很愛我,我也很愛她,什麼都不做只是在一起的這一件事,就已經讓我很滿足。

別人都說她不是個好女孩,說她是個花蝴蝶,

可是我都不相信,就只相信她對我的好,

這就是所謂的「戀愛中的傻瓜」嗎?

如果是的話,我也願意成為這個傻瓜。

 

 

就因為那個是你啊。

 

 

 

 

***

【明洙。】

半夜的時候,被短信的提示聲弄醒了。

原本我絕對不是這樣容易醒來的人,就只是因為她,我現在連電話震一下也會醒來。

這個傻瓜總會夜半醒來,總要我跟她聊天唱歌才能再次入睡。

【怎麼了?】

今天是發了什麼可怕的夢嗎? 還是因為生病不適而醒來?

【我餓了,可是宿舍什麼也沒有。】

【你想吃什麼,我給你買。】

我從床上站了起來,穿上了外套,準備出門。

【炒年糕。】

這個傻瓜還是不會戒口啊。

【不是生病嗎還吃這些。】

【不管了好想吃。】

 

 

【知道了。】

真的拿這個小可愛沒有辨法。

 

 

 

 

凌晨四時許。

我一個人拿着她想要的炒年糕,在她宿舍外面等着,

沒有宿舍証的我沒法進去,她也沒有接我的電話,只好一個人呆住等。

 

 

十五分鐘,半小時,四十五分鐘,一個小時,

大概是我買得有點久了,她都睡着了,

沒關係,回家吧。

 

 

一個人咬着早已涼掉的炒年糕,

又一次站上了回家的路。

 

 

 

 

***

我們兩個升上了不同的大學,我早就有心理準備,

我們相處的時間會變得更少,

可是我覺得沒關係,我願意把時間都給你。

 

 

只是不知道你的近況讓我有點擔心,

電話,好像也一段時間沒有聊過了,

見面…… 上一次好像已經是上一個月的事了,

竟然一個人在這樣煩惱着真的不像我……

 

 

「啊明洙啊有沒有心理學那本參考書,借我可以嗎?」晞童下課後走到我附近去。

韓晞童…… 是我升上大學後頭幾個認識的朋友,也是現在最親近的幾個朋友之一,

我、南優鉉、晞童還有崔允恩,四個人經常也走在一起的,

而巧合的晞童也認識恩瑜,對,恩瑜是我女朋友。

「拿去。」我把書放到她手上去,便無力的伏在桌上去。

「怎麼了和恩瑜吵架了嗎?」也不知道她是在安慰我還是在取笑我。

「沒有,就很累。」伏了在桌上也不願動。「跟她在一起,很有距離。」

 

 

不知由什麼時候開始,跟恩瑜相處會覺得有點吃力,

感覺她沒有從前一樣上心,我也沒有像從前一樣快樂,

兩個人之間,好像有着第三個、第四個人。

 

 

「你不是昨天才和她約會來嗎?」

「她說她生病了。」

「可是……」

「可是什麼?」腦海浮現的是不好的預感,而我那些不好的預感總會成真。

「沒有什麼特別是我看錯了吧。」晞童大概是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不應該說的話,連忙想要離開。

晞童是個好人,真的是個好人,知道什麼應該說,什麼不應該說,從來沒怎聽見她說別人的是非,有不滿也只是自己忍受。

可是今天,這個好人她不能當。

 

 

 

 

***

「沒有可能真的只是我……」

「算了,你不是不會說謊嘛。」我嘆了一口氣。「即使那個真的她,我也只不會怪你告訴我。」

「也不是這個問題……」

「要是覺得壞了我們好事也不用擔心,你知道我不會這樣想的。」

看她剩下的就只有嘆息,我就知道我勝利了,她也應該不會再阻止我了。

 

 

坐了在恩瑜宿舍附近的一家咖啡廳,一直等着。

雖然沒有確信會看到她,可是就是感覺會看得見。

 

 

「明洙啊我們走吧好嗎?」她不想我在這裡等我當然知道。

「你要喝什麼?」

「和你一樣就好。」她嘆了一口氣,大概是知道執着的我不會放棄,也沒有作聲。

「兩杯冰的美式咖啡。」我笑着的對咖啡店的職員說着。

 

 

然後像預期一樣,她就出現了,旁邊連同一個男的,

兩個人,從宿舍走出來,牽着手,有說有笑。

心裡突然一陣說不出話的感覺,下一秒激動得從椅子站了起來。

 

 

「明洙,不要這樣。」晞童一下子捉住了我的手,用力的搖頭。

「忍不了。」我一下子扔開了她的手,推開了咖啡廳的門。

我最忍受不了的,是說謊的人。

 

 

 

 

「明洙?」看見我的那一瞬間,她的眼神閃過了一下的慌張。

「他是誰?」我覺得自己好像瘋掉了一樣,這樣做完全不像我。

「沒有,就是個朋友了。」說完的瞬間立馬鬆開了他的手。「他是從外國來的,所以就這樣了。」

「明洙啊,要一起去喝杯咖啡嗎?」 她熟練的把手繞在我的臂彎,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明明知道都是謊言,卻照樣的消了氣。

因為我根本不能沒有她,即使她這樣做,我還是想她一直在我身邊。

 

 

走進了咖啡廳,看見了晞童的表情,

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一下的心虛,

剛剛生氣的扔開了她的手,最後我卻決定再次牽起恩瑜的手。

 

 

 

 

***

我甚至不敢主動找晞童說話,

可是她卻好像忘了那件事一樣,照樣的跟我相處。

 

 

因為南優鉉和允恩還在上課,就只有我和晞童兩個人吃午飯,

每逢星期五也是這樣的,

今天飯堂沒有位置,我們兩個拿着便堂就到天台去了。

 

 

【明洙。】吃着午飯的時候,恩瑜突然就給我傳短信了。

【怎麼了?】

【現在在那裡?】回覆得很急的感覺。

【學校啊,和晞童在一起。】

 

 

「不知廉恥。」

然後好像立體聲一樣,恩瑜的聲音在我耳邊飄過,連同一下的巴掌聲。

沒有回過神來,只是看見晞童用手掩住了臉,還有站在一旁生氣的恩瑜。

 

 

「恩瑜啊你是誤會了什麼……」晞童還沒有說完便先被恩瑜推倒在地,

瞪了我一眼便生氣的跑掉了。

 

 

我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晞童,她微微笑了笑,

示意我別管她,先去追恩瑜。

 

 

而對於猶疑了一下,還是向天台外的方向跑的我,

連我自己也討厭這樣的我,

就像瘋掉了一樣,金明洙,你是怎麼了?

 

 

 

 

***

【敏浩啊給我買個便當好嗎我餓了。】

【啊好想你快點來吧。】

【我好餓。】

 

 

恩瑜連續傳了好幾個短信給我,可是收件者似乎不是我。

敏浩,是那天那個男人嗎?

 

 

【你收到了一段錄音。】

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便收到了一段錄音。

不好的預感再一次浮現。

然後還沒來得及按下聆聽的按扭,我先接到了電話。

 

 

「明洙啊對不起我把要傳給朋友的都傳給你了。」

「啊。」

「那段錄音不要聽,知道嗎?」

「嗯。」

「答應我啊,還有今天晚上一起吃飯好嗎?」

「好。」

「那晚上見吧。」

 

 

掛了電話後,像是有誰驅使我一樣,自動的按下了聆聽的按扭。

我就說了,不好的預感總是最準確的。

 

 

「那傻瓜不會發現的,昨天我去他學校去做了一埸戲,說是發現了他外遇,他甚至緊張得來追回我了,沒事的。」

原來我一直也活在她自編自導的這埸愛情電影中,

我不相信,或者是說不想相信,

曾經善良的她,什麼時候成了這樣的人。

 

 

 

 

***

「明洙啊。」還是一如以往的活潑的她,今天身上似乎多了一種陌生的香氣。

是男人古龍水的香氣,

像是不祥的香氣傳進我的鼻子。

 

 

「借電話給我好嗎? 我想要玩個遊戲。」她撒着嬌的問,我把電話放到她手上。

我就知道會這樣,然後當我再拿回電話的時候,錄音便會消失掉。

 

 

頭一次,看着她覺得好骯髒,

看着她再也笑不出來,剩下的好像就只有嘆息。

 

 

「明洙啊今天心情不好嗎?」大概是看到我有點表情不好,就擔心我可能是聽了她的錄音。

「沒有,只是昨天沒睡好。」

「這樣啊…… 那你不如早一點回家休息? 我改天再約你就好。」

 

 

她的這種溫柔,我從來也沒有看過,

又或者說,來見我的目的達成了,自然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好吧,那改天再約。」明明想要說些什麼,最後還是沒有說到出口,只是鬆開了她的手,向她揮了揮手。

看了看電話,和想像一樣那段錄音沒了。

 

 

你要是沒瘋掉的話  你要是沒生病的話

怎能這樣  怎能這樣對待我

你要是沒瘋掉的話  你要是沒生病的話

是啊你很髒  比垃圾也還要髒

 

 

腦海浮過了那天晞童的神情,

我下定了決心。

 

 

你要是以為做了這樣的事

還能夠一直見到我的話你才是真的瘋掉

如果受了這樣的對待

還覺得沒有你我活不了的話我才真的是瘋掉了

 

 

 

 

***

一個人坐了在她宿舍前的那一家咖啡店,

這次不同的是我只是點了我的美式咖啡,

就一杯,沒有其他。

 

 

想了想,又多點了一杯她最喜歡的牛奶咖啡,

就當作是最後的禮物吧。

 

 

 

 

還要巧合的讓我目擊到她和那男人親吻的場面,

你也是在給我說分手的理由嗎?

剩下的再沒有嘆息,有的就只是冷笑。

 

 

「明洙你…… 你聽我說他只是……」她的話我沒能聽得進腦袋,

知道的就只是她越說越激動,越說聲音就越尖,

聽上去就像是跑調的女高音一樣。

 

 

「完了吧,恩瑜。」我把剛剛點的牛奶咖啡放到她手上去。

 

 

有太多的事都想要說,可是說出口的瞬間都成了嘆息,

對她的,好像就只有失望和無奈,

我們之間剩下的,好像就只有一個又一個的謊言。

 

 

現在我已經不在屬於你那埸自編自導的愛情和戰爭電影了

我生命中所有你的痕跡早已埋葬於棺材裡去

 

 

最終我和你,還是只可以有這種結局。

Bad Ending.


 

是說我卡文了。。。 浩沅長文卡文了嗚嗚

然後自己又有點壞的開坑了

靈感這種事真的說不定好討厭啊###

 

這是我從H的니가 미치지 않고서야裡想出來的

原本故事的男主角是浩沅的

不過我為了滿足我個人的私心就換了主角

預計是三篇有點關聯的小故事

不過因為分開看也應該沒差的所以我不納長文系列了

而且就真的只有三篇

有點內容是我現實中取材的所以我也壞壞的寫了自己進故事

還拉了恩尼姐姐下水呵呵

 

是說小師妹的事我是有一下驚訝了

沒想到整個微博都在罵然後推特也罵得火火的 (是只有我的是這樣嗎?

我個人就是…… 明白為什麼會生氣

因為我一開始也有點生氣啊 不是針對什麼的

可是個人對SM這公司真的沒有人什麼好感 對旗下藝人還是喜歡的

當天說SM C&C購入了武林的股份大家也一樣的驚訝

我也不喜歡SM的藝人常常對無限說大家都是一家人這種話

在電台聽到的時候,雖然也說得不是有錯

可是也不是對的…… 感覺就只是不喜歡

很想要分開SM和武林覺得是完全不同的###

可是後來再想,我覺得自己眼光是不錯的

像是一開始看無限七隻小可愛覺得他們很好就飯上了

到現在也沒有後悔因為和我當初認為的是一樣的好

我看師妹團的時候有一種看着無限的感覺

就是孩子們很有禮貌也很努力很討人喜愛

我想秀靜也只是一時口誤了

那孩子給我感覺就是做事有點傻的感覺

大概只是想要開個玩笑,打開話題

所以前輩說:「來SM練習室吧。」的時候才說「我也是SM啊。」的這種話

後來也解釋了說自己是SM C&C的所以才說自己是SM的一份子

至於沒有說武林名字我想也只是怕說武林的時候前輩不明白為什麼武林會是SM了

又或者是那傻孩子腦袋突然空白了

說真的只是因為這一件事去攻擊這孩子又有點說不過去

不過才剛出道什麼也不懂

因為這樣說她不飲水思源又有點不太好而且好像誇張了的感覺

也許你會說我好像把這件事都理想化了 可是我就真的希望事情是這樣

我事實上到現在也不能確定SM C&C是否收購了武林 各有各說法

也許無限和師妹比我們都要清楚,我不清楚也不好說話

而且這件事要武林出面說話也過不去

秀靜也沒有完全說錯啊

至於要她個人道歉其實跟武林出面也一樣

難道要出來說我不是SM的我是武林的

恐怕在商業上是有點過意不去啦###

總之還是希望事情快點過去

這對師妹團和對武林也不是好事啦

我還是希望師妹團會火的###

將心比心,無限要是出了口誤的話

被人攻擊我們同樣不好受的

還是大量一點好像對自己和對秀靜也好

 

最後有點忙有很多考試什麼的

可是我真的沒心情溫習啊啊啊###

去睡了還是再見WWW

leaving_sc_(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