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_IMG_1431443943365  

「怎…… 怎麼了?」連忙向後退了一步,差點嚇得連眼影盒都要掉到地上去。

摸了摸被親的嘴唇,拇指沾了一點的粉紅,是剛剛替他塗上的口紅。

 

 

「沒有…… 快點繼續替我化妝吧,虎男哥該在等了。」臉上的表情沒有很大的變化,只是嘴角有點調皮的上揚着,是看着覺得有點得意的表情。

「嗯……」搖了搖頭,清空了腦袋。「閉上眼睛吧。」

 

 

 

 

不行,別動搖,

用力的試着深呼吸,想要平靜我那有點凌亂的心跳。

 

 

「要是你下次再開這種玩笑,我真的給你畫藍色眼影啊。」想要稍微緩和一下我們之間的氣氛,可是……

「我沒有在開玩笑。」乖巧的閉上了眼睛,嘴巴卻說着和表情不一致的話。

「金聖圭。」

「金圭米。」

 

 

 

 

這天,心臟的節奏完全被他打亂了。

 

 

 

 

***

那天以後,好幾天都沒有辦法跟他好好說話,

每天替他化妝的時候都沒敢靠得太近,就怕再一次被他擾亂我用了好幾天平靜的心臟。

 

 

「就靠近一點,這次不會做什麼了。」突然的拉住了我的手,把我拉近。

是我有點太明顯嗎……

「也不是這個意思…… ……

「那是指我什麼都可以做嗎?」把我一下子拉住,整個人跌進他的懷裡去,手上的口紅在他白色的T-shirt上果斷的畫下了一條大直線。

「對不起……」連忙想要從他的懷裡站起來,卻只有被他抱得更實更緊。

「沒關係,在我看來滿值得。」把我扶好,看了看T-shirt上的那條粉色的直線,又笑了笑。「繼續吧。」

 

 

 

 

該死的,

用了好幾天平復的心情,瞬間因為他又再一次陷入了混亂,

不是不喜歡,也沒有反感,就只是混亂。

 

 

對,很混亂,不知道對他來說我是什麼,

也不知道對我而言他是什麼。

 

 

 

 

***

他總愛對我做這種擾亂我心跳的事,

突然的撒嬌,突然的擁抱,突然的親吻…… 各種突然的事,各種會叫我心跳率急速上升的事。

 

 

可是突然又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像平常一樣看待我……

 

 

越來越不清楚的就只有他對我,我對他…… 我們的關係,

其他的成員都看得出來,但我沒有辦法用任何的單詞形容我們的關係,

也沒有辦法得知,對於他我是怎樣想。

 

 

 

 

聖圭的二兒子,應該就是很成功吧,

音源成績很不錯,也得了好幾個一位,

雖然聖圭的打歌期還沒有完,

李重燁還是在公司小小的開了一個派對,把他們喜歡吃的都準備好,

就準備讓他們玩個一整晚。

 

 

沒太能喝酒的我,一個人走到天台去,

想要用這一陣的微風,吹醒一下我的酒氣,還有頭腦。

 

 

 

 

現在連要直視他也開始覺得有點困難,

可是遍遍我的工作讓我每天也要直接看着他……

 

 

雖然沒有很清楚到底我跟他算什麼關係,

可是應該要放下「想要成為什麼關係」的這種想法吧,

要是真的「成為了什麼關係」…… 對我對他也好像不是好事。

 

 

放下吧,金圭米,

現在還沒有太喜歡他,現在還沒有太晚,

一切都來得及,放下然後別再想就好。

 

 

 

 

「一個人在這裡,怎樣了?」總會在不適當的時做出現,也是這個人的特長吧。

「沒事,就吹風散心了。」

 

 

不要過來,就給我一點時間,

然後我就可以把你放下,

不再因為你而心動,

不再因為你而心跳加速,

不再因為你而動搖我自己。

 

 

「為什麼要散心呢?」一下子從後面抱住我,耳邊傳來了他帶點沙啞的聲音。

「放開我吧,聖圭啊。」我推開了他放在我腰間的手,用力的搖了搖頭。「別這樣。」

要是這種程度的話我還可以忍得住,不會動搖……

「不放的話?」大概有點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吧,還是再一次的把雙手繞過了我的腰間。

 

 

 

 

「那我真的會讓你以後也再捉不住我。」

「我現在還沒有陷得很深,要是再陷下去我……

 

 

我就再走不出那個名叫「金聖圭」的深坑了。

 

 

 

 

「你真的是個壞人,總叫我心煩意亂。」

「對我沒有意思的話,就別靠近我身邊好嗎?

 

「要是有意思的話?

 

「別再鬧了,好嗎?」一下子坐到地上去,抱住自己的臉在嘆氣。

想起了那段忽冷忽熱的日子,剩下的好像就只有嘆息。

 

 

「沒有在鬧,一直也沒有在鬧。」

「就只是一直想要按耐着自己叫自己別亂來,可是每一次看見你…… 都會忍不住。」

一下子捧住了我因為酒醉而微紅的臉頰,嘟起了軟軟的嘴唇,印到我的唇上去。

 

「陷進來吧,走不出去也沒有關係。」

 

 

好吧,走不出去也沒有關係,

金聖圭,我可以相信你的,對吧?

 

 

 

 

***

「來閉上眼睛。」在他乖乖閉上的眼睛上,畫上了淡橙色的眼影。

即使沒有眼線沒有眼影,他的眼睛還是這樣的漂亮。

 

 

「很好,完成了。」收起了滿桌子的化妝品,把鏡子遞了給他。

「嗯…… 唇色好像有點深。」

「這樣啊……」連忙就從化妝盒裡拿出了工具,正打算替他把唇色弄淺一點的時候,卻被他親住了我的唇。

大概是這個人太喜歡這種突然的身體接觸了,

我甚至開始都不覺得驚訝了。

 

 

「啊,給我正經點。」一下子打在他那個用了一個多小時才造好的髮型上。

「這是效率。」

「別說笑,看你唇色都不平均了。」拿出了口紅,一點一點的替他補着唇色。

可是嘴角還是不受控制的上揚着,不想承認,但我很幸福。

 

 

不知道這一種幸福可以持續多久,可是我相信是永遠。

 

 

 

 

在別人眼裡看的話,聖圭會是個特別成熟,會管理好成員的隊長,

可是事實上他特別可愛,特別會撒嬌,

也特別會杞人憂天,把和自己沒關係的事都攬到身上去,

總是在微笑的臉,背後是很多很多的擔憂。

 

 

在網上看到一個惡評的話,會自責好幾個小時,

看到十個惡評的話,會自責一整天。

 

 

因為是隊長,所以負擔感總是很重,

也許也在成員不知道的地方,暗地裡在保護他們,

在成員們看不見的晚上,總會一個人哭着,

翌日的早上,眼睛總是紅紅腫腫的。

 

 

不知道我有為他分擔的有多少,

只是希望即使是一點也好,只要他願意跟我分擔的話。

 

 

 

 

***

「圭米啊,今天晚上到宿舍來,一起吃飯吧。」

「就我們兩個。」

這是第一次,工作時間以外我們兩個的約會。

 

 

他是藝人,我是化妝師,

這個身份讓我們都很小心,

特別是我不想要影響他的發展,他也不想要影響我的將來,

如果被發現了的話,

他大概會有一點時間被歌迷們討厭,

我也大概很難在這個圈子再工作,

為了大家,我們一直都很小心。

 

 

 

 

「其他人呢?」走進了宿舍,張開了手迎接他的擁抱。

「都被我趕走了,難得才有點兩個人的時間。」

「明天不是有活動嘛,還不讓他們回來休息啊。」

「沒關係,他們會體諒的,不就一次嘛。」把我稍微鬆開,牽着我的手,帶我走進飯廳。

 

 

今天的聖圭,不知道為什麼就顯得特別多情可愛。

 

 

 

 

「哇…… 隊長大人竟然都會煮料理?」看着一桌子的料理只是感到神奇,沒想到平日常常點餐吃的隊長大人也會有自己煮料理的一天。

「別小看我,絕對煮得比你好。」

「你吃過了我的料理後絕對說不出這樣的話。」微微笑了,還是夾起了一塊蛋卷,放進嘴裡去。

 

 

雖然我料理沒有很好,但比起隊長大人應該會好一些吧……

 

 

完全有稍微想像過會是怎樣的味道,因此沒有抱有太大的期望,

可是把泡菜蛋卷放到嘴巴裡的時候…… 說真的比想像中好吃多了。

而且甚至比我的都好吃……

不過因為自尊心的原固,還是忍住沒有露出驚訝的樣子。

 

 

「怎樣,好吃吧?

「嗯…… 還好吧,可是還是我的比較好。」我當然不想告訴他,我的料理會比他還要差。

「別說謊吧,你的嘴角出賣了你。」又把一塊蛋卷放到我的嘴裡去。

「哦哦哦…… 知道了。」

放開了的笑着,吃着他做的泡菜蛋卷。

 

 

 

 

「如果被很多惡評罵的是你,你會有怎樣的想法?」一直也只是在看着我自己在吃的聖圭,突然的說着。

我就說,他今天顯得特別奇怪。

「嗯…… 怎說也好,也會覺得很傷心這是事實。」

「不過…… 惡評也有再分種類的,不是嗎?」我不想只是說沒關係的這種話,因為一點幫助也沒有。「有些是真的因為自己有不足才罵自己的,那麼靠我的努力,大概是可以減少一點吧。」

「那如果不是自己的問題呢?」聖圭今天好像有什麼在瞞我的感覺。「比如說…… 像是明洙那時被發現有女朋友的時候,或者是單純只是Anti的話?

 

 

「那種…… 只可以靠自己調節心態了,不是嗎?」是有從Anti來的惡評吧。

「我的話…… 要調節大概需要很多時間……」所以才沒有想過當藝人啊。「不過,是你的話我相信你可以的。」

「今天又看了很多惡評嗎?

「沒有…… 就幾個。」

「啊沒關係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給他一個暖暖的擁抱。「誰可以做到沒有惡評啊傻瓜,總不能讓所有人都喜歡自己啊。」

「嗯…… 對不起。」

「傻瓜,為什麼要向我道歉呢?

 

 

 

 

不對,其實那個傻瓜是我吧,

為什麼我會聽不懂他說的話…… 真正的意思呢?

 

 

 

 

***

冰塊。

 

 

要我用一個單詞去形容那天以後的金聖圭的話,是冰塊。

和那天多情可愛,或者是平日平易近人的聖圭不一樣,那天後他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

要說的話,甚至比冰塊都要冷。

 

 

「優鉉啊,今天想要用什麼顏色的眼影?」我苦笑着問,要不是他們七個最近很忙,我大概會直接請一個很長很長的假期。

因為我沒有辦法保証我能夠在他們…… 在金聖圭面前忍住眼淚。

「圭米今天沒化妝嗎?」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過來問我。

「沒有。」那有化妝的心情…… 反正也沒有想要給誰看。

「給我一點淡啡色的眼影吧。」他說完我就把啡色系列的眼神盒拿上手,打算畫到他臉上去的時候被他搶走了。

「這個時候需要化妝的是你。」他拿着眼影掃,在我眼窩的位置輕輕的掃着。「昨天哭了很多吧,因為聖圭哥的原故。」

「優鉉啊。」我搶過了他手上的眼影盒和掃。「別提他的名字好嗎? 我沒有辦法保証我可以忍得住眼淚。」

「那就別忍啊,你知道我不會叫你忍住眼淚的。」

「可是現在不是哭的時候,不是嗎?」我還是努力的笑着回答,儘管心裡早已哭了十多遍。「現在這裡只有我和晞童兩個化妝師,我可是要在半個小時內替你,明洙還有浩沅化妝。」

「可是……

「別可是了,先告訴我你要什麼顏色的眼影。」

「啡色就好。」

 

 

南優鉉的溫柔,有時候也是致命的武器。

 

 

 

 

「圭米啊,你完成了沒有?」剛剛完成了明洙,也就是我負責的最後一個成員的妝的時候,晞童喊了喊我的名字。

「剛剛好了。」看着明洙的臉…… 啊反正這孩子不化妝都好看,而且他好像也覺得挺滿意的樣子。

「能替我化聖圭的妝嗎? 我這邊有點麻煩。」看了看成烈那張臉……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可是看來不能在短時間內弄好就是。

「嗯。」這也是工作,對吧。

 

 

「塗了護膏霜了嗎?」努力的維持着笑容的問着。

「嗯。」

「閉上眼睛。」

「嗯。」

 

 

兩個人這樣無聲無息的只在化妝,還真的是第一次。

 

 

「想要用什麼顏色的眼影?

「啡色就好。」平日的話,大多是回我「你決定就好」,這樣的話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聽過了。

「好的。」

「唇色?

「淡粉色就好。」

「嗯。」

 

 

「好了。」我遞給他鏡子,他看了一眼,站了起來。

「謝謝。」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則是馬上雙腳無力的坐到地上去,眼淚差一點就要決堤而出。

 

 

 

 

「沒事的。」南優鉉雙手扶着我的手臂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現在不用忍也可以,因為我們要到外面去了。」

「眼淚不能讓人看見,不是嗎?」一臉溫柔的樣子反而害我更加想要哭了。「那現在一個人好好哭一下,我很快就回來跟你一起哭。」

「嗯,我知道。」對着這個人,真的不知道說什麼話才好。

「嗯。」拍了拍我的頭,拉着聖圭的手就往外面走。

 

 

我一個人忍住眼淚,直接看見他們全都離開了,

只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

一個人蹲在地上,從由眼淚掉落。

 

 

 

 

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錯過了什麼嗎?

為什麼事情成了這樣呢?

 


沒有想到會成了三篇的小短篇

(下)篇希望可以在明天或是後天發就好

對於在上面毫無眼色的叫米米給啊圭化妝的我表示十分抱歉###

結果還弄米米哭了不好意思 (這人過份入戲別管就好了www

 

然後昨天我不是說我看了聖圭的你好才睡的嗎?

表示大家一定要看因為太好笑了###

特別是下半部份的第三個煩惱

http://www.dailymotion.com/video/k5RHyi7oM6fTLlb8AHN 

上面是下半部份的連結

大概從14:25左右是第三個故事的開始

我們忙內出場了 (雖然是非本意的

然後啊圭的表情也很有戲www

 

這天一整天在等KBS MV Stardust的中字

聖圭和Babysoul感覺很有趣的樣子###

找到的話也會放在這裡和大家分享的

要是大家找到的話也分享給我吧###

 

還有今天還看了啊圭的Showcase和死守了Mcountdown的直播

啊圭的live真的太捧了讓我看了好幾次

給大家分享一下連結,雖然我這個時間才分享大家應該都看完了的感覺

Showcase

 

Mcountdown

 

 

 

好了晚安###

FB_IMG_143144393441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