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_IMG_1431443947105  

因為他們七個密集的行程表,我的假期沒被批准。

雖然在申請的時候就知道成功的機會幾乎是零,為了讓自己的心好過一點,我還是硬着頭皮的遞交了申請,

不只是心情很差,連身體好像也快要累透的感覺,

大概是因為最近沒什麼時間睡,然後即使有也沒能睡的關係,

各種感冒前的徵狀都跑出來了……

 

 

不過當然是沒成功,所以我現在才會在這裡替金明洙化妝。

 

 

「看你眼睛比前幾天都要腫。」他皺了皺眉,幸好我不是在替他畫眉……

「我知道,所以已經是刻意化了妝才回來。」繼續替他抺着粉底,不只臉長得好,連皮膚都很好。「我的眼睛快要腫得看不見,你就別突然亂動好嗎?」

「可是…… 我只是擔心你了。」

「別擔心,我想我挺得下去。」

「你這種性格跟聖圭哥真的很像,都愛一個人承受着。」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嘆了一口氣。「最近每天看到你們都覺得好辛苦的感覺。」

「閉上嘴巴吧。」我拿起了口紅,對着他說。

「不說了,你就專心化妝好了。」

這傢伙絕對不是安慰別人的好對象吧,誰會在別人面前提起那個給予他傷痛的人……

 

 

我不知道他一個人在承受什麼,可是…… 他大概也不會知道我一個人在哭什麼吧。

 

 

「等一下,你剛剛說…… 聖圭是在承受着什麼嗎?」腦袋的某個空間突然亮起了小小的燈泡。

「呃…… 我不知道。」大概他也沒有想到自己會不小心說出來,或者是沒想到我會聽得出來。

「你明明就知道。」我拿着眼影小心的畫着。「我很需要知道…… 明洙啊。」

「啊…… 真的。」用力的抓着他那頭小卷毛。「聖圭哥會把我殺掉的。」

「要是你知道什麼又不告訴我的話,我也會把你殺掉的。」

「到咖啡店去,跟我一起買杯咖啡吧。」小卷毛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還是決定老實的都告訴我了。

 

 

 

 

所有事的起源也是一張照片,

一張看上去我們兩個像是在接吻的圖片,

大概是那天在化妝室的時候拍的。

 

 

有位歌迷,把一張我和聖圭的合照,在推特上傳了給他們幾個,

問聖圭哥哥旁邊的女生,到底是誰,

大家也沒有回答,免得事實鬧得更大,

可是這讓聖圭有點擔心。

 

 

優鉉對聖圭說,覺得我不會介意,

所以真的有惡評也沒有關係,因為圭米會接受……

所以他那天才這樣問我。

 

 

「比如說…… 像是明洙那時被發現有女朋友的時候,或者是單純只是Anti的話?」

聖圭那天沒有看到惡評,

其實他想問的,是要是我和他的事曝光了的話,

受到歌迷惡罵的我會有什麼反應。

 

 

「聖圭哥怕你真的看到惡評會承受不了,才這樣做。」明洙溫柔的把他的大手放到我的頭上去,輕輕撫弄着我的頭髮。「你在生病嗎?」

「呃?」發了一下呆又搖了搖頭。「沒事。」

「小心身體,聖圭哥看見會擔心的。」

 

 

聖圭啊你知道嗎?

真正承受不了的瞬間是看見你一個人在承受所有事的這個瞬間,

這比成千上萬個惡評都要讓我覺得心痛。

 

 

 

 

***

「你覺得你這幾更不用替聖圭哥化妝真的是因為晞童嗎?」大口大口的喝着剛剛從NIT咖啡店買回來的美式咖啡。

「難道不是嗎?」這幾天,幾乎都是晞童負責替聖圭化妝的。

「不對,是聖圭哥不想看到你哭…… 像那天那樣……」放下了空掉的咖啡杯。「所以才對晞童說,讓她安排。」

 

 

「我冒着被哥殺掉的危機告訴了你,你也應該冒點險,把哥追回來。」明洙給我遞過了一杯草莓沙冰。「你們應該有好結局的。」

 

 

 

 

回到了公司的化妝室,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和明洙都各自各回到我們的工作位置。

 

 

拿着那杯草莓沙冰,放到已經化好了妝,正在休息的聖圭面前,

其他人都看到,只是都沒有作聲,

然後我又緩緩的走到明洙面前去,拿起了化妝的工具。

 

 

「欠我一杯咖啡。」一邊的嘴角微微上揚的看着我。「不,一頓飯。」

「嗯。」這小卷毛就只會吃。「去吃燒肉,怎樣?」

「Call。」乖巧的閉上了眼睛,好讓我可以順利化好眼妝。

 

 

 

 

「圭米啊,明洙好了沒有?」晞童一邊替東雨化妝一邊追問我的進度。

「好了。」

「那聖圭拜託了。」我看了看聖圭那張還是沒化妝的臉,深深吸了好幾口氣。

腦袋突然傳來了一陣疼痛,我搖了搖頭,讓那陣痛楚消散。

 

 

「加油。」拍了拍我的肩,明洙對我燦爛的笑了。「等你的燒肉大餐。」

「嗯,我也是這樣想。」

 

 

 

 

原本想着自己不會太易就哭出來,

只是沒有想到,一走近,看見他紅腫的眼睛,眼眶馬上就變得濕潤起來。

 

 

「眼影要橙色,唇色淺紅就好。」還沒有替他開始化妝,他就先說了。

都是我常常會問的問題…… 他是不想跟我說話才這樣嗎?

「你是不想跟我說話才這樣嗎?」

「沒有。」看見他也開始變得濕潤的眼眶,我還是閉上了嘴巴。

 

 

「好了,看着我讓我看一下。」放下了手上的工具,讓他正視一下我。

可是直接看着他的眼睛的瞬間,又開始想要跌眼淚了。

「你自己覺得呢?」連忙讓他看回鏡子,免得真的忍不住眼淚。

「唇色,我想要淡一點。」點了點自己的唇說着。

 

 

這讓我想起了幾個星期前的事。

 

 

「很好,完成了。」收起了滿桌子的化妝品,把鏡子遞了給他。

「嗯…… 唇色好像有點深。」

「這樣啊……」連忙就從化妝盒裡拿出了工具,正打算替他把唇色弄淺一點的時候,卻被他親住了我的唇。

 

 

再摸了摸自己的唇,那一次的親吻好像還有點兒殘留在這裡。

 

 

 

 

 

 

我捧住了他的臉,一下子吻住了他的唇,

鬆開他嘴唇的瞬間,我的臉上劃過了兩條淚痕。

「聖圭啊,今天起我沒再打算忍住我的眼淚了。」我微笑着說,儘管那些淚水都模糊了我的雙眼,沒有清楚看見他的表情。

「可是現在你要忍住眼淚,因為我沒能再替你多化一次妝了……」

 

 

只記得有誰喊了我的名字,我的頭不知道撞到那個人的胸口上,就這樣睡了。

 

 

 

 

***

很好,我得到了假期。

 

 

雖然現在並不太想要這個假期。

 

 

 

 

醒來的時候我正躺在醫院雪白的床上,手機有來自他們六個和社長的短信。

對,是六個,金聖圭沒有給我發短信。

 

 

「就說你是在生病還說不是…… 現在感覺怎樣了?」明洙突然的撥電話來了。

「你真的找我找得合時,才剛剛醒來。」幸好不是現在來看我,我現在的臉應該很蒼白吧。

「剛剛行程完了,現在來看你…… 你真的嚇壞我了。」

「我怎麼了嗎?」說真的,對於剛剛的後續我沒有什麼記憶。

「剛剛你一個頭撞到聖圭哥的胸口上就沒了意識,要不是哥扶着你你應該會倒在地上去?」

「所以我是什麼事沒意識了?」

「啊聽說是發高燒…… 你自己一整天都沒發現嗎怎麼會嚴重得昏倒……」

「算了…… 待會兒見面再說,我想要睡一下。」隨便找個籍口把電話掛掉,又再次一個人陷入沉思中。

 

 

 

 

剛才為什麼要吻住聖圭呢?

手指摸了摸口唇,仿佛聖圭的吻的餘溫仍在一樣……

看了看手指,沾上了一點粉紅。

 

 

我應該慶幸的是至少現實不像電視劇,

我總不會吻他一下就把感冒傳染給他,真的太好了。

 

 

「圭米啊……」首先小心翼翼的打開病房門,伸出了頭來的是優鉉。「猜我帶了什麼來?」

「嗯…… 煎蛋卷?」聞了聞味道,知道是我最喜歡的東西。

「Bingo!」馬上跑進來就把蛋卷都放到桌上去。「快點吃,你今天不是什麼都沒有吃嘛。」

「謝謝……」打開了食物盒子,蛋卷的形狀讓我想起了那天聖圭給我做的蛋卷。

「明洙在附近的咖啡店買飲料,馬上就會來了。」

「嗯,謝謝你們。」我夾了一塊蛋卷,放到嘴裡去,一股熟悉的味道在嘴裡擴散。

 

 

這是聖圭做的蛋卷的味道。

 

 

「這…… 你是從那裡拿回來的?」

「結果你還是吃得出來啊……」雖然聽上去像是在嘆息的語氣,可是嘴角還是可愛的在上揚。「聖圭哥叫我不要說的,可是我還沒有說你就猜到了。」

「他還是很擔心你的……」

 

 

「我都知道……」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他做的蛋卷,就有一種錯覺,他好像還在我的身邊。

 

 

 

 

***

優鉉和明洙兩個一直留在病房跟我聊天,直至晚上才離開,

一個人也沒有事做的我,還是乖乖的留在病房睡覺,

李重燁下了命令,說我要完全康復才可以出院……

反正一個人在家中還是胡思亂想倒不如在醫院裡好。

 

 

「咔嚓」有誰打開了門,但絕對不會是醫生或者護士。

雖然我想醫院的保安不是太差,而且我這種小人物應該沒人想要對我做什麼,可是為了人身安全還是先在床上裝睡。

 

 

 

 

那個人走近我床邊的瞬間,我就知道是誰了,

是聖圭,因為他身上那種好聞的氣味充滿了整個病房。

 

 

他坐到床上去,把手輕輕放到我的頭髮上,

手微微在抖,氣息也在抖,豆大的水滴滴在我的臉上,

然後又用手抺掉我臉上的水珠,用力的握住了我的手。

 

 

「對不起。」抖震的聲音在說着,不是平日的聲音,只是哭得有點沙啞的聲音。

「沒關係。」忍不住心痛,還是睜開了眼睛看着他。「我也…… 對不起。」

 

 

他看着我,先是一秒發呆,然後馬上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可是我緊緊的捉住了,沒有讓他鬆開。

 

 

「想你,很想你。」緩緩的從床上坐了起來,一下子抱緊了他。「為什麼要這樣呢……」

「別這樣。」他想要推開我,卻被我捉得更緊。「這樣你會受傷的。」

「可是…… 我不想放開你。」沒有理會他怎樣用力的想要推開我,我也只是一直把他抱緊。「聖圭啊。」

「我也不想放開你。」他把正在推開我的手,放到我的頭上去。「可是,這次你必須聽我說,我不想讓你受傷害。」

 

 

「如果我說沒關係呢?」

 

 

「我說我覺得沒關係。」我知道我在哭,可是還是盡力讓聲音聽上去正常。「現在這樣,我們兩個也心痛不是嗎?」

「如果只是我痛也好…… 可是你也在哭,不是嗎?」

 

 

「不是你說的嗎? 陷進來吧,走不出去也沒有關係。」

 

 

 

 

「如果我現在想要緊緊的抱住你,這也沒有關係嗎?」他在我耳邊輕聲喃道,每一個音節都讓我的心臟加速跳動。

「嗯,沒關係。」

 

 

數秒以後,他像是個傻孩子,抱着我眼淚就不停掉落。

 

 

「聖圭啊,謝謝你。」

早幾天的心痛,連同眼淚全都落下了。

 

 

 

 

***

假期提早結束了,因為我很快就痊癒了。

 

 

「聖圭啊,看一下鏡子。」看見他滿意的點了點頭,我隨即放下了工具。「完成。」

這幾天就像平日一樣,跟着聖圭到處去趕行程,

如果說那幾天的聖圭是冰塊,這幾天的他是就是小暖寶,

每天也燦爛的笑着,不時的撒一下嬌,嘟一下他那被選為最想要啵啵的嘴唇第二名。

 

 

 

 

「不行,還沒完成。」突然的皺了皺眉,眉先成了委屈的樣子。

「為什麼?」剛剛不是還滿意的在點頭嗎?

 

 

「呃…… 嗯。」正想要說下去就先被啵啵了,臉頰上留下了淡淡的粉色口唇。「啊…… 你這樣被人看到的話……」

 

 

「沒關係,因為我喜歡。」用嘴唇封住了我的唇,捧着我的臉頰一邊甜甜在笑。「給我再畫,唇色都淡了。」

「不畫。」收起了口紅,搖了搖頭。「就這樣剛剛好,你不是不喜歡太深的唇色嘛。」

要給這個常常壞我好事的小子一個教訓,每次畫好嘴唇就這樣。

 

 

「你不給我畫深色一點就沒有籍口吻你啊。」就完又再一次吻住了我的唇。「好了現在都沒顏色了,你總要給我畫吧。」

「金聖圭。」瞪了他一眼,可是一看見他微笑的表情就沒有辦法再瞪下去了。「哦,知道了。」

 

 

 

 

「這次再吻我的話我就…… 嗯。」

 


 

一位歌手金聖圭的故事完結了大家覺得如何###

好感動啊圭今天終於得了一位

這次solo沒有人會再說是失敗這種話了

雖然Another Me在我來說也是名盤

啊圭是真的很高興才連鍾萬哥都忘了吧###

 

是說雖然SBS MTV The Show不是四大音樂節目

BIGBANG這音源怪物 (強大對手) 也不是一時間可以越過的

因此有拿到一位已經覺得很強了

我們真的要為啊圭努力投票狂看MV才行###

Kontrol也過一百萬了www

 

啊今天真的好感動也很高興

金聖圭我愛你www

 

天啊你親獎杯的樣子也很可愛

一位歌手金聖圭

名盤歌手金聖圭

11295683_718194288289824_3605211376569088887_n  

 

文章標籤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