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_IMG_1435945174734  

這個混賬又可笑的世界,

 

 

從遇見你的一刻開始變得美好了。

 

 

 

 

***

聽說今天我新的經理人要來了,

是今個月的第五個。

 

 

「李浩沅,跟我打個賭吧,看這次這個可以挺多久。」看了看旁邊正在做伏地挺身的李浩沅,有意無意的冷笑着。「一頓飯。」

真不明白這傢伙為了什麼總要這樣認真…… 我做這份工作,可是一次都沒有認真過,而且不認真也照樣能做得好。

李浩沅,同一所屬經紀公司的藝人,一個從早上起床的那一刻就開始認真起來的小子,是公司除了我以外,第二位當紅的藝人。

 

 

「聖圭哥,你就別這樣,對你的經理人好一點吧。」李浩沅一邊做着伏地挺身一邊說着,氣也沒喘。「不停換新的經理人對你不也是沒有好處。」

在我看來,他喊我哥也不過是基於禮貌,這傢伙對我幾乎是零尊敬。

「你管我。」

 

 

 

 

「是這邊嗎…… 是,謝謝你。」門外傳來了一把有點幼嫩的女聲,下一秒鐘,那把女聲的所有者打開了門。

 

 

欸,從開始的第一天就讓人不滿意,

半點禮貌都沒有,敲門都不會的傢伙。

 

 

「啊…… 對不起! 剛才那個姊姊告訴我這裡沒有人……」那個女的看到我和李浩沅就一臉吃驚,連忙就鞠躬道歉。

「沒事,你是誰?」李浩沅還是在一邊做伏地挺身一邊說,絲毫沒有要理會眼前這個人的想法。

「啊…… 我是聖圭先生的新經理人,韓妍娜……

 

 

從上而下的看了她一眼…… 這樣的小姑娘真的會挺得下去嗎?

答案當然是不。

 

 

「李浩沅,我賭一個星期。」一臉自信的說着,一個星期,我會讓她自己說要走。「新人,給我到NIT 咖啡店買一杯草莓沙冰,一份Lunch Set…… 李浩沅你吃什麼,讓她一併去買吧。」

「不用了。」從地上一個蠍子舞的站了起來,打開了練習室的門。「那我就賭…… 她不會自己走吧。」

怎會有這個可能,別開玩笑吧李浩沅。

 

 

「她跟別人,感覺有點不同。」留下一句莫名奇妙的話就走了,那個新人則是一個人站着發呆。

「啊,新人。」

 

 

「啊,對不起,現在去。」馬上就往練習室外面跑。

 

 

不同……? 也許是吧,跟以前的經理人都不同,

可是,這並與我無關,

對我來說,誰來都一樣。

 

 

反正都只是Business上的關係,

沒有人想要真心對我好,

我也同樣,沒有對誰付出真心的想法。

 

 

 

 

***

她是真的很不同,

 

 

不同得讓我不時會想,誰才是歌手,誰才是經理人。

 

 

 

 

「韓妍娜,我肚子餓了,給我買一個便當…… 買平常吃的那個就好。」在待機室裡等待綵排的時候,突然就肚子餓了。

「是的…… 錢包……」匆忙的在手袋不知道在找什麼,然後就一臉尷尬的看着我。「聖圭啊…… 我忘了帶錢包。」

…… 拿去。」白了她一眼,還是把我的個人卡給了她。

 

 

可是她還是一直看着我,眼神滿可憐的看着我,就是不肯離去。

 

 

「又怎麼了?

「聖圭啊我也肚子餓了…… 可不可以……」連聖圭哥哥都不叫了竟然直接喊聖圭……

「不可以。」傻的都猜到她想用的我卡一併買自己的便當,我可沒仁慈到這程度。

「嗯…… 知道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和像受了什麼委屈的聲音,一直盯着我的走到待機室的門前,又停了下來。

 

 

「欸買吧買吧。」實在受不了被她這樣一直盯着。

「噢耶都是聖圭最好了。」像個小孩一樣,一臉高興的跑到外面去。

 

 

 

 

 

 

因為我和她都沒有駕駛執照的關係,平日都是Cody哥當司機的,偶然也會坐出租車。

 

 

「韓妍娜,給我起來。」車子停了下來,普通不都是經理人先下車確認好,才讓藝人進去的嗎?

可是這傢伙,正在熟睡中。

「韓妍娜。」

「聖圭啊…… 早安……」終於睜開眼睛了嗎……

「什麼早安,下車,到電視台了。」

「啊對不起!」看了看車外的風景,連忙就跑了下車。

 

 

真的是……

通常確認好都是十多分鐘的事,我就先閉上眼睛休息一下…… …… 怎麼後背有塊東西頂着我……

 

 

是韓妍娜的電視台進出証。

那傢伙証件都不帶好…… 跑進去是要做什麼……

看一看証件上的日期…… 前天就過期了……

 

 

欸,從頭到尾都不滿意。

 

 

「我真的是聖圭的經理人,我昨天也來過這裡的……」走進電視台,看見她還在跟工作人員說話。

果然,就沒能進到去。

「小姐,你沒有証件我們真的不能讓你進去的。」

「你好,我是金聖圭。」嘆了一口氣,還是走到她旁邊去。「這是我的進出証,然後她真的是我的經理人。」

「啊這樣……」還好這個工作人員也不是完全不講理的人。

「對不起,因為最近太多行程了忘了把証件續期,下一次會準備好的。」把手放到她的背上去,強制她跟我一同鞠躬道歉。「對不起。」

「啊…… 請進去吧,你們的待機室在二樓。」

「謝謝你。」拉着她就往二樓走。

 

 

「聖圭啊謝……

「你給我今天內把証件都檢查好確保沒有過期,還有下次再有這種事我絕對不會出來救你的。」把過期的証件放到她手上,自己一個走到待機室去。

「知道!

 

 

這個人就是這樣,什麼都做不好,

有的就只是幹勁。

 

 

 

 

***

第五天,她來了以後的第五天。

 

 

我覺得這個星期真的過得很累,

這傢伙不管做什麼都做不好,每一次也要我去替她收拾她的爛攤子,

而且攤子也不是一般的爛,

偏偏看着她一副可憐又白痴的樣子又沒能說什麼,甚至都開始習慣了要幫助照顧她。

 

 

算了,剩下兩天,

她應該也快受不了會自動辭職了吧…… 那我也很快可以回復平日正常的生活吧。

 

 

而且,世界上原本就不會有誰永遠的留在自己身邊,

這我一早就知道了。

 

 

 

 

所謂的經理人,就是歌手、藝人身邊最親近的人,

藝人這一種職業…… 這個圈子裡的陰暗面有很多,

身在這個圈子裡,很多的事身不由己,心裡鬱悶也沒法找人分擔,

可是經理人,卻是那個跟你一同在這個圈子,知道所有你所受的委屈的人,

這樣的人,

對於一個藝人來說是個多可靠的存在,

大概不用我多說也可以想像得到。

 

 

可是,反過來說,

他也是手持最多有關你的弱點的人。

 

 

 

 

「給我錢,要不然你的演藝生活就完了。」這是出自我第一個經理人口中的說話。

 

真搞笑,頭一次聽的時候我還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我最信任的經理人哥啊。

 

 

後來才發現都不是玩笑,有報社主動聯絡了他,

說只要把我的事告訴他們,就會有報酬,

結果他真的把我的事都賣了給報社,

雖然私下的生活並沒有什麼新聞價值,

但像是我的感情生活…… 始終還是有一定的價值吧,

最後什麼事也沒有,也只是公司都給擋下來了。

 

 

後來,除了自己我誰都不想要相信了。

 

 

曾經我也是個天真的男孩,

幻想這個世界有多美好,成為藝人是真的像童話裡的一樣,

閃耀的,華麗的,

真正踏進了這個圈子才知道,都是空話,

哪有閃耀,哪有華麗……

不,大概有的,也不過是台上的幾分鐘吧。

 

 

 

 

「聖圭啊,你今天午飯…… 等一下。」說着說着,她的電話響了起來。「你好……

 

「呃…… 等一下,你是誰?

「掛掉。」…… 不認識的人就直接掛掉啊。

「不要…… 聖圭啊,他說是什麼記者來的,可能是找你啊。」她一臉無辜的說着,繼績說着。「你是要找聖圭嗎…… 不是嗎? 不要告訴他? 為什麼?

 

 

該來的還是要來啊,

我也是時候換經理人了吧。

 

 

「不說了,我有事做,掛了。」掛掉了電話,一臉奇怪的皺着眉。

「怎麼了?」對她幾乎連半點的信心都沒有。

「那個人一直就在說我聽不明白的話,所以說掛掉了,你說是不是很奇怪,報社打來是找我,不是找你。」大概是看我表情沒有很好,馬上就轉了話題。「午飯想要吃什麼,我給你買。」

 

 

「炸雞吧。」

「嗯,那我打電話去訂了哦。」

 

 

 

 

不知道為什麼,可以腦海裡浮起了李浩沅的話。

「她跟別人,感覺有點不同。」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打從心底裡真的有一點希望她是跟別人不一樣的存在。

 

 

 

 

***

最近她幾乎每天都收到電話,

雖然不確定,可是我覺得是報社的電話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九,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她要背叛我,

心裡一陣疼痛……

 

我對她…… 有期望嗎?

為什麼,會覺得心痛,會覺得不好受?

 

 

 

 

「李重燁……」我和李浩沅看着李社長傳來的短訊,互相的對望了後,噗了一口氣。

「算了,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他。」李浩沅似乎沒太在乎。「應該露個臉就可以走了吧。」

 

讓我和李浩沅都眉頭皺起的原因,是李社長說要辦武林晚會,說要慶祝公司成立十二周年。

還說什麼一定要跳舞這些讓人不舒服的話,真的……

要是他的不是社長的話……

 

 

 

 

「聖圭啊,換好衣服了嗎?」正在與領呔進行戰爭中的時候,她在公司的更衣室門外說着。「要是我們遲到了,你可是會被李社長說教一整個晚上啊。」

我都知道,可是領呔為什麼總是打不好…… 今天為什麼Cody又不在啊……

 

放棄了。

 

 

「嗯…… 不打領呔嗎?」看着我的裝束,大概覺得有點奇怪。

可是我看着她,也覺得有點奇怪…… 不是說她穿得有點奇怪,而是我有點奇怪。

平日看她都是穿長褲T-shirt這些比較簡單的衣服,方便工作,

今天還是頭一次看她穿裙子。

 

 

淡淡的薄荷綠色系的無袖子連身裙,腰間是有點可愛的蝴蝶結腰帶,

因為她長得比較嬌小的關係,整個人就像人偶一樣好看可愛,

看着她的瞬間我竟然有一下子的心動,雖然就只是一下子。

 

 

「我打不好。」死氣沉沉的說着。

「給我,替你打。」拿過了我的領呔,微微蹬高腳,有點吃力的替我打着領呔。「這樣大的人都不會打領呔啊……

「那我又不常穿正裝,而且平日都有Cody替我……

「別找籍口啊你,男生會打領呔是基本…… !」打着領呔又蹬着腳,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整個人就往我身上撲。

 

 

她的臉頰靠了在我的胸膛上,我整個心跳就突然加速……

她應該沒有聽到吧……

 

 

「小心點。」連忙把她整個扶好就調整好自己的呼吸。

「對不起…… 可是你有一點太高了。」

「那告訴我不就好了嗎?」微微蹲下來的配合好她的高度。

 

「好了。」打好了領呔,還細心的替我整理好衣領。

她把手放到我頸後的瞬間,臉頰靠到我的臉旁,大概她沒有發現……

我的心臟又再一次失控的跳着。

 

 

 

 

***

「聖圭哥……」一到了晚會埸地跑出來的是李浩沅。

 

 

……」這傢伙不像是那種會尊敬得來迎接我的人吧。

「哥你會不會打領呔?」手上拿着他最喜歡的紫色領呔,一臉無奈的看着我。

「今天誰說…… 男生會打領呔是基本……」白了旁邊的韓妍娜一眼。

 

 

「你哥都不會打領呔,讓我來吧。」她嘆了一口氣,接過了李浩沅手上的領呔,看見韓妍娜又在蹬高着腳,可是李浩沅卻識相的蹲下了一點。

比較我他更體貼入微這我一直都知道,對於他會這樣做我表示一點都不驚訝。

 

只是看見他這樣做心情有點壞。

 

 

 

一個人咬着草莓,莫名奇妙的在生着悶氣,

原因? 不知道,只知道從看見李浩沅的那一瞬間就不滿意,

對於我的經理人對他這樣親切也不滿足,

從頭到尾都不滿意,就只是這樣了。

 

原本作為我的經理人不就應該只照顧我一個人……

…… 在想什麼啊到底……

 

 

 

 

「妍娜啊,要跟我跳舞嗎? 反正都沒事做。」李浩沅在旁邊問韓妍娜。

真的當我透明嗎這兩個人…… 欸不滿意不滿意。

而且還是喊她妍娜…… 她是我經理人我也沒有這樣喊她啊。

 

「可是…… 我不會跳啊。」臉帶難色的說着,不時看看我的表情。

「沒關係,我教你就好。」從來沒有一天覺得李浩沅討人厭的程度是這樣高。

「呃…… 那好吧。」她看了看我,我別過了頭的瞬間,她就馬上答應了。

 

 

 

看着她跟李浩沅在舞池高興的聊天的樣子,

就是不滿意。

 

 

什麼時候起……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你成為了那個可以左右我心情的人?

我也不知道,只是…… 我真的希望你會是特別的那一個,希望你會是不一樣的那一個,希望這一次……

你會是我可以信任的那一個。

 

 

 

 

「聖圭啊,要喝什麼嗎? 我和浩沅要出外面拿飲料。」

「你喝什麼?

「呃…… 果汁。」似乎被我的問題嚇倒了。

 

「李浩沅,兩杯果汁拜託了,然後我要帶走我的經理人了。」果斷的牽起了她的手,一下子走進了舞池。

 

 

「聖圭……

「合上你的嘴巴,乖乖的跟我跳舞就好。」白了她一眼,自個兒說着我想要說的話。「你是我的經理人,只需要照顧我一個人就好。」

 

「可是……

「什麼可是,你聽不懂人話嗎?

「浩沅說,你跟他打賭了,說我不會留下來…… …… 不相信我嗎?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 我無法相信任何人。

不過…… 現在,卻想要開始相信你,

這樣的想法,不對嗎?

 

 

「現在開始想要相信,這不行嗎?

「不行。」

「嗯?」和想像中的劇本怎麼不一樣……

「不要想要相信我,請相信我吧。」

 

 

 

 

她是真的跟別人不同吧。

 

 

這個混賬又可笑的世界,

好像因為你,變得有點美好了。

 

 

 

 

***

這樣就一個月了,她成了我的經理人有一個月了,

雖然和一開始一樣,還是那個冒失的孩子,

常常要我替她收拾那些爛攤子,

可是我還是覺得一切都很好,比以前好多了。

 

 

「聖圭哥。」

「嗯?」比着時以前的話,我大概連回應他都覺得麻煩。

「打賭。」一臉使壞的笑着,坐到我前面去。「一頓飯。」

 

 

 

 

…… 對呢,

一個星期,過了呢。

 

 

「喔,你想要吃什麼?

「聖圭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哥你最近變得親切多了。」

「是這樣嗎……

「我不是說了嗎? 她跟別人不一樣。」

 

 

對啊,她跟別人很不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就是個那樣冒失的孩子,

常常沒帶這個沒帶那個,

還要倒過來讓我這個藝人照顧她這個經理人,

明明生活上每一個地方都看得出來,她絕對不可靠,

 

 

可是,我卻不自覺的會對她有期望,

會想要相信她,

覺得她就是不同的那一個。

 

 

這樣的話,我也可以變回以前那個天真的孩子嗎?

 

 

 

 

「喂…… 又是問這件事?」在門外聽到了她的聲音,是跟誰在電話聊天嗎?

「我不都已經說過……

「不是,我已經告訴你聖圭……

「聖圭他…… 不,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

「當然了,我是跟他一同生活的人,他是什麼人我最清楚了……

 

 

…… 是什麼……

 

 

 

 

變回天真的小孩,還是沒可能吧。

 

「請你別…… 聖圭?」一下子打開了門,搶過了她手上的電話,掛掉了電話。

「我真的覺得想要相信你的我太天真了,說到底你也是跟他們一樣的人。」

「聖圭?

 

 

「別再跟我說話,從現在起你再不是我的經理人了。」

 

 

 

 

***

現在每一天,從起床的瞬間就覺得不滿意。

 

 

為了什麼要背叛我呢?

難道我就不值得被喜歡嗎? 那天說要讓我相信你都是圈套嗎?

 

 

 

 

世界上那有什麼是永恆,人氣什麼都不是永遠的,

正如歌迷會因為你一次的失誤而討厭你一樣,

沒有誰會一直愛護自己的。

 

會因為別人的背叛而受傷,都是因為自己太傻了,

選擇去把心交出去都是自己太天真。

 

 

只是,明明都習慣了被背叛,

為了什麼這一次我會覺得這樣的難受呢?

 

 

 

 

「聖圭哥。」李浩沅喊我我都不想要回應他了。「你好像誤會了妍娜了。」

「什麼誤會,那天你都在,我們都聽到。」

「不…… 我們就只聽到了一部份了不是嗎?

 

「要是你要替她說好話就給我滾出去好了。」現在我語氣還好的時候,你就給我乖乖的滾吧。

「不…… 聖圭哥……

「給,我,滾!

 

 

 

被背叛的是我,背叛我的是她,

而你竟然還要給她說好話。

 

 

世界是瘋掉了吧,

真的…… 混賬又可笑。

 

 

 

 

***

後來李浩沅都不敢跟我再提起韓妍娜的事,雖然我猜他們私下還是不時有聯絡,

可是依然李浩沅那過份正真的性格,要是知道了事實的真相,一定會馬上告訴我的,

這樣的話,也就是說…… 我想的沒錯,所有的事都是真的。

 

 

她,背叛了我。

 

 

 

 

只是,過了一個多月也沒有報導出來…… 讓我覺得有點奇怪就是了。

 

 

「重燁哥,你最近…… 不,最近你沒替我擋下什麼嗎?」按捺不住我的好奇,還是去直接找社長。

「呃…… 你有什麼要我替你擋下來嗎?

「沒有嗎? 最近沒有報社聯絡你嗎?

「沒有。」

「那…… 算了沒事了。」比起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我直接問李浩沅好像比較快一點。

 

「啊是說…… 聖圭啊你不用請個新的經理人嗎? 都一個月了。」

「不用了。」可能沒這個需要了。

 

 

 

 

「李浩沅。」

「啥。」自從韓妍娜被我趕走了後,他對我的態度更差了。

「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吧,告訴我。」

「憑什麼。」白了我一眼,又繼續他的伏地挺身。

「憑她是我的經……

「她不是吧,你趕走她了,不是嗎?

 

 

被李浩沅打斷了我的話,可是我沒有辦法反駁他的話。

 

 

「想要知道自己去問,我可沒仁慈得會告訴你。」

「不過要是你連去問的勇氣也沒有,我也不會再對你有任何尊重了,金聖圭。」

 

 

看了看電話的通訊錄,那個被我設了在第一個的電話,

有點猶疑要不要按下撥電話的按鈕。

 

 

 

 

***

「聖圭……很久不見呢。」時隔一個多月的見面,不自然得有點尷尬。

最近還是給她約到公司的天台去了,始終要說的話好像不被人聽到比較好。

 

 

「想要喝什麼,我給你買…… 美式咖啡?」想要打破我們之間的尷尬感,我先開口了。

「呃…… 我不喝咖啡的,沒關係的,我不渴。」

說起來也好像是…… 一次都沒看過她喝咖啡,再累都只會喝那些運動飲料。

 

 

 

 

「你找我出來,是有重要的事要找我,對吧?

「就…… 我想知道……」深呼吸了一下,還是鼓起了勇氣。「我是誤會了你嗎?

 

 

「她跟別人,感覺有點不同。」李浩沅的話,常常在我的腦海裡浮起來。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打從心底裡想要相信她是那個不同的人,

想要她…… 是那個可以讓這個混賬又可笑的世界,

 

 

變得有點美好的人。

 

 

 

 

「要從那裡開始說起好呢…… 也許你先聽完這個再說。」拿出了電話,給我聽了好幾段電話的錄音。

 

 

「是韓妍娜小姐嗎? 這邊是太陽報社,想要跟你聊一下有關金聖圭的事。」

「嗯,請問是與什麼相關的事呢?

「沒有,就最近有傳聞說他平日待人處事的態度與鏡頭前的他不一樣,想要證實一下。」

「這樣的傳聞是從那聽回來的呢? 絕對沒有這樣的事,聖圭不論在鏡頭前後也是個十分優秀的人啊。」

「可是我已經從很多相關人士嘴裡聽過有關他的事,和你說的不一樣啊。」

「我是他的經理人,也是和他最親近的人,不論是對工作人員還是歌迷,聖圭一直也很有禮啊,請別再說些奇怪的話中傷他了。」

 

 

「請問平日聖圭的為人如何呢?

「平日也像你們看到的一樣,很會照顧身邊的人,雖然有時候就有點木訥,可是他其實也是在用他的方法照顧你的。」

「如何證實你的話?

「嗯…… 我想我會是最好的人證? 我是在他身邊工作的人,而且我想你問跟他一起工作的人,得到的答案會是一樣的。」

 

 

「我是太陽報社……

「要是這次也是來中傷聖圭的話,請掛掉電話吧。」

「我知道,可是……

「我已經說了好幾次,你們說的聖圭並不是事實。」

「請掛掉電話吧。」

 

 

 

 

「你沒有錯,只是我沒有說清楚,不是嗎?」拿回了電話,對着我若無其事的笑着。「原本是說怕他們又亂寫報導才錄的音,沒想到竟然用在這種地方。」

看着她的笑容,原本有點抱歉的心又安心起來。

「放心吧,我沒有到外面中傷你的想法啊。」

「說真的,雖然你總是沒有說出口,可是你對我真的很不錯。」

「你會誤會我…… 我也明白的,因為…… 我看起來也真的不值得相信。」

「你看我啊…… 又冒失又笨,總要你替我收拾…… 這樣的人如何叫人相信啊。」

 

 

 

 

「對不起。」

 

「呃…… 沒關係。」呆了一下,又回復了那個笑容。「那我先走了…… 聖圭啊,再見了。」

 

 

 

 

「你要到哪去了?」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你走了,誰來照顧我?

「可是…… 你不是……」瞪大了眼睛的看着我,這樣的表情還是頭一次見。

「我知道,可是我想要收回那句話。」

 

 

「你不是說,要我相信你嗎?

「現在開始,有太晚嗎?

 

 

 

 

「我有一種預感,你會成為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人。」

她的每句說話每個行動,也會左右我的心情,

她的一個笑容,可以讓我安心一整天,

她的一個眼神,可以讓我馬上心軟,

我喜歡她的這件事,大概很明顯。

 

 

只是,她有點笨有點冒失才不知道。

 

 

 

 

「可是…… 我很笨很冒失也沒關係嗎?」臉上依舊掛着那個漂亮的笑容,只是眼眶多了一點的淚水。

「哦,沒關係。」一下子擦走她的淚水。「對不起…… 是我誤會了你。」

「嗯,沒關係。」用力的牽住了她的手,用拇指不斷抺走她臉上的淚,可是越抺她卻反過來越哭越嚴重了。

 

 

 

 

喜歡上你,讓我的世界都開始變得有點美好了,

什麼時候…… 我的世界會真的變得美好呢?

 

 

「聖圭啊…… 你握得我有點痛。」看了看她那微微在我右手裡掙扎的左手……

「嗯,對不起。」結果雙手也只在為她抺去滿臉的淚水。

 

 

 

 

世界要變得美好,大概還要等一段時間吧,

可是沒關係,這次,我有等待的耐性。

 

「她跟別人,感覺有點不同。」

對啊,因為她就是我的那個她,命中注定的那個她。

 


又是一篇圭圭的文#

首圖我好愛# 啊圭好像天使

 

先讓我解釋一下www 不知道大家看的時候有沒有覺得奇怪

這兩篇為什麼都有跳舞這個情節呢TUT

其實就是因為我寫上一篇寫到一半卡掉的時候。。。

開了這一篇在寫TVT (我一向也是這樣的所以不用覺得奇怪

結果兩篇都寫得差不多完的時候

上一篇就先寫完了,然後我就發文了

早幾天才想起有這一篇的存在#(都推了有兩個月啦原來

然後又剛好想到如何寫下去

又懶的沒有改別的名字#(加上又真的是照靈靈點的寫的www

所以就當是禮物的送靈靈就好#

以後也說不定會發生這種事AOA

看看大家的運氣好不好# 可能下次就到你收到禮物了#(真夠寒酸啊這禮物

 

看看大家比較喜歡那一篇TUT

不過我覺得這一篇的聖圭沒有太像聖圭

我寫得不太好#(嗯每一篇都沒有寫得太好

 

然後最近還在實習當中

就是下班的時候用一點時候每天一點的在寫

有幾篇在寫當中#

正如我早前說的一樣我想要寫虐文

所以有兩篇虐文在待機中AUA

雖然不知道大家愛不愛虐文可是還是請大家多多期待啦

 

然後

11402690_851157591644070_6186372672079645554_o  

這已經成了我的電腦桌布WWW

7月13好讓人期待#(雖然我的實習還沒完

不過這不損我的期待

這風格很合我心###

而且主題曲BAD也是光聽見就覺得會好首好曲子

好啦大家一起等待啦啦啦

 

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我也不知道啊#

大家想我的時候可能我就會發文了#

圭: 連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你這個不要臉的人

4Y4Irs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