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_IMG_1436541394622  

「啊,允娜啊,你收到我的喜帖了對吧?」撥電話來連問好都沒有就自個兒說想說的話。

他總是這樣,從小到大都這樣。

 

 

「等一下…… 什麼都沒有啊。」我在努力的在我那混亂的桌子上尋找紅色的信封,說是喜帖,大概應該是紅色的吧。

「我可是一開始就寄了給你啊,再找清楚一點啊你,黑色信封。」

「黑色…… 啊找到了。」拿起了桌子上尤其醒目的那個黑色信封。「啊,金明洙,哪有人的喜帖是黑色的啊。」

「你管我,反正就想確認你收到啦。」

「收不到我還是要來啊,都答應了你和晞嵐當伴娘喇。」

「那記得明天要來選禮服,我先掛了,再說下去晞嵐會罵我啦。」

「好啦明天見。」掛斷了電話,躺在床上,有的只是嘆息。

 

 

總有一個這樣的人,就一直住在心底。

做不成男女朋友,

只能成為一個特別的朋友,

 

 

一個住在心臟最底處,

最特別的朋友。

 

 

 

 

***

金明洙,是我自幼就認識的青梅竹馬,

也是我自幼的喜歡的人。

 

 

記得小時候他還沒有長得特別帥,又也許是年紀小小的我們不知道帥哥的定義是什麼,他那時候還不算太受歡迎的孩子,和他一起玩的時候不用在意別人的視線這很好。

頭一次覺得自己喜歡金明洙是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

 

「允娜啊,我們回家好嗎?」金明洙在旁邊苦口婆心的說着。「現在很晚了,天都快黑了。」

「沒關係啦,再過一會兒才回家啦。」小時候的我很頑皮,總要做錯過才會知道教訓,和明洙不同,明洙從小就是個很可靠的人,雖然看上去可能不是這樣,可是要他做的事,他都總會做好。

這當然包括我媽媽拜託他的事,就是把我照顧好。

 

 

隔了都沒有一個小時,當天色真的完全變黑的時候我才知道什麼叫可怕。

「明洙啊…… 我好怕……」又想要快點回家,又害怕這條黑漆漆的街道,結果幾乎一直都在龜速的行走。

也是,平日晚上即使有父母陪伴也不喜歡外出的我,現在是在跟一個比我只大一點的孩子在街上走。

 

「有我在,別怕。」那時候的他看上去是一副可靠的樣子,他用力的握緊了我的手,一步一步的陪着我走。「快到了。」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用幼嫩的聲音唱着我最喜歡的歌曲,不時看着我露出好看的笑容。

明明就只是個比我大一個月的孩子,那一刻卻顯得比我成熟多了,手心傳來的溫度,那溫暖人心的歌聲,還有那甜甜的笑容,讓哭哭鬧鬧的我馬上安心起來。

 

 

那時候我就知道,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讓我無條件安心的人,大概就真的只有金明洙一個人。

連父母都給予不了我的東西,這個世界上就只有金明洙可以給予我。

 

 

 

 

「你在發什麼呆,小姐,到你換禮服了喔。」站了在婚紗店外面,陷入了回憶裡頭,直至金明洙一下子用手放到我的頭上,撥亂了我的頭髮。

「呃…… 晞嵐呢? 成烈呢?」看了看四周也不覺得有別人的身影,別說他們兩個,連店員我也一個都沒看見。

「我好像早幾天有告訴你,他們是在另一間禮服店試身的。」眼神裡充滿了不滿,卻又馬上變成了溫情泛濫的眼神。「怎麼了,沒打精采的。」

好像是…… 晞嵐好像看上了那家婚紗店的婚紗和伴郎的衣服,偏偏又喜歡這家的西裝還有伴娘的裙子。

「沒有…… 試衣服去吧。」拉着他走進了婚紗店。

 

 

 

明洙和晞嵐的婚期越近,我好像就越覺得心煩意亂,好想要好好放下,卻總是不如我願的會想起他。

如果當天沒有把晞嵐介紹給明洙認識……

 

明洙旁邊的都不會是我吧。

記得這傢伙說過,他寧可跟他不愛的人過舒適的生活,也不要跟喜歡的人過辛苦的生活。

「可是你跟我兩個人生活的話,絕對不會幸福吧,我的執着症太嚴重了。」那時候他突然的跟我這樣說,我還以為是我對他的喜歡太明顯了。「你不是最喜歡新鮮感嗎,可是這是我所沒有的。」

「怎麼突然這樣說,你喜歡我嗎?」想要開玩笑的帶過話題,怕他發現我對他的喜歡。

「喜歡,不過不是那一種喜歡。」沒想到的是,我會得到一個讓我心更痛更傷的回答。

 

 

 

「這十多款也是晞嵐選給你的,看你最喜歡那幾款。」明洙推來了一架掛滿了漂亮的小禮服的車子。

「婚禮的主角是她,我不需要幾款這樣多喇。」看了看車子上的禮服,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可是卻是晞嵐最愛的款式。

「對啊,就因為主角是她所以她作主,她說你最少要選好有十件禮服,方便當天可以隨時更換。」明洙看上去也一臉無奈,看來他也要換上好幾套西裝了。「雖然這都不是你喜歡的款式,這也沒辦法啦。」

「當然,誰叫這是你們的婚禮,不是我的婚禮。」我拿着了禮服,跑進了更衣室,穿到身上才發現,扣子在後面我一個人根本穿不了。「明洙,替我找個人來,扣子在後面我一個人穿不了。」

「有點抱歉的告訴你,現在外面一個人都沒有,整家店就只有我們了。」

「那你要進來給我弄嗎?」帶點開玩笑的意味,雖然我也不介意。

「你不介意的話。」

「都已經被你看光了還介意什麼。」走出了更衣室就背對向他。「你還記得嗎?

「當然…… 還記得你那時候……」他一邊認真的弄着扣子,一邊說着。

「要是你敢說出去我可是會把你斬開十段的。」

「都守了快十年的秘密,你覺得我還會說出去嗎?

 

 

 

記得高中的時候,有一段日子金明洙的父母跟我的父母一起相約到歐洲旅行了,就剩我們兩個小孩子在家裡,因為我晚上一個人在家會怕,半強迫了金明洙到我家睡。

「允娜啊……」他門都沒敲就打開了門,我也白痴的沒有鎖上門。

只穿着內褲,胸圍也脫了一半的狀態下,我以像海豚一樣的超音波把站在門前的變態趕走了。

站在門外的那個變態也馬上關上門消失了。

「金明洙要是你說出去你就死定了!」馬上穿好衣服就跑出去修理那欠打的傢伙。「都被你看光了要是我沒有人要你要負責!

「對不起對不起,可是我什麼都沒看……

「你還說!

那件事以後,即使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我還是要鎖上門才會安心換衣服。

 

 

 

「那時候誰叫你不鎖上門。」他小心的扣上了最後一個扣子。「弄好了。」

「誰知道你這個變態會突然進來。」在鏡子前轉了好幾個團,嗯…… 雖然不是我喜歡的款式,可是我不否認晞嵐也滿有眼光。

「我也不是為了看你才進來的,而且根本什麼都看不見你就先尖叫了。」他拿起了手機,替我拍照片就傳給晞嵐。

「你是想要看見什麼呢?」微笑着也不忘給他白眼。「你說什麼都沒看到我也不會相信的,變態。」

「隨你怎樣想啦。」其實他都知道我早已經沒在介意,我也早就知道他是真的沒看見什麼。「快點試下一套啦,我們的時間沒有很多。」

只是,總喜歡跟他拿起這段回憶來說,是因為這是只屬於我們兩個的東西,不屬於其他人,說起的時候,我會覺得我們很近。

 

 

 

 

***

「我先把允娜送回家,你在家裡等我吧。」對電話的另一邊用溫柔的聲音說着,是我什麼時候聽到都覺得快樂的卡通音。「嗯,知道了,我先掛了,允娜在等。」

「其實我自己回去都可以的。」不好意思成為那個打擾他們的人,雖然打從心底的想要他跟我走這一段路。

「原本是可以的,可是看一看時間就知道不可以了。」給我看他電話顯示的時間,可是我卻只看到他和晞嵐的婚紗照。「都一時多了,怎可以讓你一個人回家。」

「知道啦。」和他兩個人從婚紗店走出來,踏上了走回我家的路。「怎樣了,快到婚期了,緊張嗎?

「不,因為知道你和成烈會替我們弄得好好的。」他一臉輕鬆的說。「你要知道,你對我來說是最可信最重要的朋友,成烈也是。」

「我知道,對我來說你也是…… 你要知道,我會是最替你高興的一個。」對,我很替明洙高興,只是替自己不高興,

可是我比誰都更希望你幸福。

 

 

「你看,他們兩個很合襯啊。」

「對啊,真羨慕,那女的長得不錯,男的又長得帥。」突然身旁的兩個女孩就說着,大概是誤會我們是情侶了。

「我跟你就這樣像情侶嗎? 從小都被人這樣誤會。」明洙一臉好奇的問。

「大概是我們太親近吧,而且,大部份人都不相信男女之間可以有純友誼的。」不論是小學、初中、高中也好,喜歡明洙的人都有很多,我就經常也成為那些女孩的眼中釘。「你可是欠我很多啊…… 沒有男人會吃你的醋,卻有一堆女生吃我的醋。」

事實上,起初明洙跟晞嵐認識到交往的時候,晞嵐也有曾經吃我的醋。

「我記得,那時候你動不動臉上就多幾個紅印,身上也多幾個傷口。」

「對啊,都是你害我的。」

「這也沒辨法,說要遠離你這點我做不到。」他一下子把手環住了我的肩。「你想想看,我可是跟你最親近的朋友。」

「誰說的?」我承認,他是我最親近的朋友。

「我說的。」有點壞的撥亂了我的瀏海。「不是嗎? 誰能比我更了解你? 沒有。」

 

 

 

從小到大,最了解我的人都是金明洙。

他會讀懂我一切的表情變化,只是讀不懂我對他的心意…… 或者是讀懂了但故意不說出口。

每一次被他的愛慕者毒罵或者是痛打後,那天放學的時候他都會準時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即使我什麼都沒說也好,他也好像什麼都知道一樣。

每一次有什麼不愉快的事也好,他都會第一個出現,對我來說,他有時候就像是英雄一樣的可靠,而且總會在我需要的時候出現。

直至高中三年級的時候,我才發現,大概他不會再是我的英雄了,

那時候,金明洙頭一次交女朋友了,

而那個女孩正是晞嵐…… 對,晞嵐是金明洙的初戀,而且更是我親手把他們的紅線穿在一起的。

 

 

「明洙,這是我的同班朋友,她是晞嵐。」高中二年級的分班,我沒有跟金明洙分到一個班去,但這樣就讓我認識了晞嵐。

晞嵐是個有點活潑卻又帶點清純氣質的孩子,長得很漂亮,身材也是高挑的好看,加上一頭淡啡色的長曲髮,吸引了不少男學生的注目。

那天只是隨意的想要把晞嵐介紹給明洙認識,可是我卻沒有想起,明洙的理想型,跟晞嵐一樣,是清純的女孩,有着好看的長曲髮的女孩。

他們像是前輩子就認識的親近起來,我知道明洙對她有好感,而晞嵐也跟我坦白,她喜歡上明洙了。

看見明洙對着晞嵐笑得甜蜜的樣子,我沒有後悔把晞嵐介紹給明洙認識,他們是命中注定的一對,只有這樣明洙才會幸福,

只是…… 我沒有辦法一直以友好的態度去支持他們,我有時候會想,要是明洙身旁的是我有多好,有時候我會想,要是那不是晞嵐…… 那是我的話,我可以比她更明白明洙,可以比她給予明洙更多的安慰。

 

 

「我跟晞嵐交往了,想要第一個告訴你。」他牽着晞嵐的手,嘴角揚起的幅度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甜蜜。「因為你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朋友。」

那天,我的心臟前所未有的疼痛着,我知道,這個人在我心中所佔的份量有多重。

我是他最重要的朋友,可是不是他生命裡最重要的人。

「嗯,那恭喜你們,祝福你們。」我微笑着回答,心裡卻是撕裂的痛。

「你知道嗎,我最想要得到你的祝福。」像平日一樣,瞇着眼睛,嘴角往上揚的露出了可愛的小酒窩,是在我面前不會表露的幸福。

我很清楚,金明洙有多愛晞嵐,正如我清楚我跟他沒可能一樣。

 

 

我嘗試努力的放下,可是我的心並不如我所願的容易受我操控,

失落的時候我依然想念他的懷抱和安慰,

受委屈的時候我依然期望他的笑容和溫柔,

我每天都在等待,想要他成為我專屬的那個英雄。

 

 

 

「我快要結婚了。」走在寂靜的街上,他突然的說着。

「這我知道,怎麼突然說這事?

「因為我很擔心你,擔心要是我不再能常常在你身邊的話,你一個人會怎樣。」他的眼神流露着的是真摯,他是真的在擔心我。「結婚後,我也許不能像現在一樣,在你需要的時候都出現。」

「這我知道,也早就習慣了,從你跟晞嵐開始以後就習慣了。」

「快去交個男朋友,找個值得你去愛…… 而且可以寄託終生的人。」

「嗯,我知道了。」要是…… 那個值得我去愛,而且能讓我寄託終生的人是你,那我要怎好了?

「交到男朋友要先介紹給我認識,至少要像我對你那樣好才可以。」

「誰能對我像你一樣好呢…… 你設的要求這樣高,我可是會終生單身啊。」

「那也沒有辦法,誰叫我對你這樣好呢?」再一次把他溫暖的手放到我的頭上,輕輕的撥亂了我的瀏海。「到家了,晚安。」

 

 

走到家裡,打開了露台的門,看見他仍然站着跟我揮手。

 

沒有人能比他對我更好,這話一點都沒有錯。

 

 

 

 

***

婚禮當天,是我這輩子覺得他笑得最幸福的一天,

看見他的笑容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他可以給予我幸福,可是我並不能給予他同樣的東西,那是只有晞嵐可以做到的事。

 

 

「剛剛我讓晞嵐絕對要給你拋花球,你記得要接好。」婚禮快要到高潮,也就要是拋花球的時候,明洙一臉幸福的對我說。「下一個結婚的,希望可以是你。」

「嗯,我知道。」

「那你……」像習慣一樣把他的大手放到我的頭上去的時候,我捉住了他的手。

「今天不可以把我的瀏海撥亂,就今天不可以。」

「你說得對。」用他的大手溫柔的拍了我的頭兩數下,走回了晞嵐的身邊。

「我要拋花球了哦!」晞嵐拿着花球對我微笑着,轉過了身背向了我,然後一下子先是吻住了金明洙的嘴唇。

傳說中,要是接到這對新人接吻後拋出的花球,會得到一輩子的幸福。

然而,我卻覺得這個花球,我絕對不能夠接,接過了的話,給我的不是一輩子的幸福,而是一生的遺憾。

 

 

我閉上了眼睛,沒去接那個花球,

後來好像是李成烈大意的接住了花球,後續我也不是太清楚,

晞嵐不斷的跟我道歉,我也只是笑着的帶過了,心裡想着…… 不是我接到真的太好了,雖然放不下,但是我不想我會抱有一輩子的遺憾。

 

 

 

 

「怎麼了,這幾天婚禮的事讓你睡不好嗎? 一整天都沒打精采的樣子。」晚宴較是空閒的時候,他走到酒店看說要休息一下的我。

「沒有。」就只是心裡有點難受,我想要放下,但你卻不是我想放下就馬上能放下。「就只是有點累。」

「還沒能放下嗎?」他突然的發問叫我手足無措。

「放下什麼?」我怕他說出答案,他的眼神告訴我他知道所有的事。

 

 

 

「放下我。」

 

 

他說,他早就知道,他對我的喜歡,跟我對他的喜歡不一樣,

那一次我跟他喝酒的時候,我喝醉把喜歡他的事都說了出口,

那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有多遲鈍,竟然都沒有發現,我喜歡上他已經十多年。

 

「你對我來說,是比喜歡的人都更要特別的存在。」他說着,像平日一樣溫柔的摸着我的頭。「我不想要因為不能給予你戀人的名份而讓你離開我,這是我一直裝作不知情的原因,可是…… 這樣對你…… 你覺得吃力辛苦嗎?

「沒有,我也不想要因為我們不能成為對方的另一半而失去對方,你對於我,不只是我喜歡的人,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因為他的溫柔,我的眼淚忍不住的決堤。「可是…… 我明明很想要給你祝福…… 可是我真的做不到。」

我沒辦法給予他最真心的祝福,因為我有私心,我也是人,我有我的自私。

 

 

「這沒關係,我不介意。」雙手將我的肩膀拉近,讓我好好的躺在他的懷抱裡。「我想要得到你的祝福,不過更想要你覺得幸福快樂。」

「對不起……

「沒有什麼該抱歉的,傻瓜。」溫暖的大手正覆蓋我的臉,替我擦掉我的淚水。「我比誰都想你幸福,可是我也知道,你的幸福不是我可以給予的,你懂嗎?

「我懂。」我似懂非懂的點着頭,把他的手從我的臉上拿開。「你會等我的,對吧?

「等什麼?

「等待我變得幸福…… 還有等待我有一天可以真心給予你和晞嵐祝福,今天…… 大概是不可以了。」

「當然。」用那個我看過最幸福的笑容對我笑着,露出了代表幸福的酒窩。「我先下去,你就…… 化好妝就下來,好嗎?

「嗯。」

 

 

「允娜,你知道嗎?

「什麼?

「你對我來說,永遠都是珍貴而無法取代的,我沒辦法因為誰而放棄跟你的這段關係。」

 

 

我知道我也可以給予他幸福,只是那是跟晞嵐給予的幸福不一樣,但對明洙來說,那同樣的珍貴而且重要。

我對他,他對我,我們都是彼此心裡重要的人。

 

 

 

 

「允娜啊你沒事吧?」回到晚宴場地,晞嵐緊張的拉着我問。

「沒事,現在精神多了。」我笑着的把話題帶過,看見晞嵐身後的明洙正在對我微笑。

「那就好了,我還等着你跟我一起換另一系列的衣服呢,你說我們去換藍色的那一套好嗎?

「好,當然好。」繞着了晞嵐的手,拉着正在說過不停的她走進了新娘的更衣室。

 

 

 

 

現在我還是沒有辦法給予你最真心的祝福,

可是…… 總有一天我會牽着另一個他的手,來告訴你我的幸福還有我對你的祝福,

在這之前,你可是等我一下嗎?

 

那個在我心底裡,最特別的朋友。


說了好一段日子,我想要寫Bad Ending的虐文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覺得有點虐心或者悲傷的感覺

在我看來只有一點#

不管怎樣也好,還是覺得寫這一種文比較愉快

又或者應該就是不同的感覺

HE的話就看上去甜甜的很讓人高興

BE的話這種淡淡的憂傷卻很有現實的感覺

而且我喜歡這樣被虐心www (變態原來是你#

不管大家喜不喜歡也好其實我有好幾篇在寫

有人想要當女主角嗎#(因為是虐文的關係我不敢當成是點文寫

要是有興趣就給我留個名字好了# 不過男主角是誰這就隨機好了www

 

實習快要完了終於步入尾聲

雖然是各種的累我還是覺得滿有意思的

只是有點遺憾的是託實習的福我大概與無限回歸沒什麼緣份嗚嗚

12日的晚上11時我大概已經睡了因為13日早上要一大早起來

13日Showcase的直播大概也死守不了

結論是不能第一時間聽到他們的新曲覺得很遺憾

不過我知道你們不會怪我的#

我可是要好好讀書找好的工作才能好好支持你們啦AUA

 

MV能360度轉很有趣

而且有4K的超超超高清版本#(不過我網速太慢了4K我看不到嗚

電子音是各種的大愛

而且收錄曲也首首精采

絕對是大發的預感啊

 

放了兩天的假明天開始就七天的工作

大家請祝福我的腳不會斷掉吧#

然後就下星期再見了TUT

FB_IMG_1436541396307  

 

文章標籤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