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0810_000407  

「喔,看你的樣子不像是我們學校的人啊。」

 

「嗯,我是今天剛剛來的轉校生。」

 

「轉校生,那就對了啊…… 你知道嗎? 這是我們學校的傳統,轉學生來上學的第一天見到的第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你的大哥,什麼話都要聽他啊,所以我就是你大哥啊。」

 

「啊是這樣啊…… 那大哥……

 

 

 

 

啊,世界上怎麼還有這樣笨的人啊……

轉學生啊,世界上那有這樣的道理啊,說話前先動動腦啊笨蛋,

原本都打算裝沒看見……

 

 

「這是什麼傳統啊,我也很有興趣知道呢。」泊好了我的寶貝機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站在那個自稱是大哥的人面前。

 

「女人就走開別說…… 金寶恩?」前一秒鐘還聲勢浩大的幾個傢伙,看見我馬上就收斂起來。

唉,只有這點勇氣的話一開始就別這樣就好了,浪費我時間。

 

「對,是我。」我越走得近,他們幾個就退得越後。「這是什麼傳統啊…… 都什麼世代了還在玩這一套啊……

每一次有轉校生的時候,學校裡總有人喜歡走出來自稱老大……

基本上我看不見就不會特別理會,只是巧合看見的話,我那有點無謂的正義感就會讓我忍不住出口。

 

 

 

對,就只是出口,君子動口不動手,

而且在這學校裡,有膽量讓我出手的人應該沒有太多。

 

 

 

全國初中及高中的女子組跆拳道第一名,

曾經隻身一人打敗十多個自稱混混的男生,

連學校老師都敢恐嚇的絕對壞學生,

曾經是黑社會老大最看重的成員……

 

在學校流傳關於我的傳說,就大概是這些吧,加上平日不時會騎機車上學,看上去就更像小混混了吧。

 

除了第一條是事實,

第二條…… 那群自稱是混混的傢伙大概都不是混混,所以才輕易被我打了,而且也不是只有我一個……

其他的都不過是白痴們傳出來的空話了。

 

 

 

不過這正正是流言的威力吧,

原本怎樣想也好,我一個小女孩,再厲害也真的做不出這樣的事,

可是傳着傳着相信的人有很好,幾乎都要變成都市傳說了。

 

 

說真的,其實我也不過是個巧合的對武術有點天份的女孩子,

而且剛好天生性格比較有正義感,而且有膽量……

摁,就不過這樣。

 

 

 

「要是我倒數十秒你們再不離開的話,我就……

「對…… 對不起!」都還沒有開始倒數就已經不見人影了…… 唉,沒膽量的話一開始就別做這種事不就好了嗎?

 

 

「你沒事吧?」看了看那個站了在一旁的轉校生…… 看他一臉笑得燦爛也不像有事。「看你也好像沒什麼事,那我走了。」

 

 

 

走了兩步,總覺得自己好像有話沒說完,又轉過頭看着了他。

「呃…… 啊對了,下次別這樣笨,這個世界才沒這樣不合理的事呢。」

 

 

「知道了,謝謝老大。」他微笑說着,露出了極漂亮的笑眼還有兩顆與他的笑眼很合襯的小虎牙。

 

「嗯。」沒多理會他說的話,揮了揮手就走了……

 

 

 

…… 我沒聽錯吧? 他剛剛是喊我老大嗎?

 

 

 

 

 

 

還想說反正跟那個轉校生應該沒什麼機會再見面,所以就沒打算多加理會,

結果不消十五分鐘,他又再一次出現在我的班房裡。

 

 

「各位同學,這位是我們班的新同學大家要跟他好好相處喔。」班導一如以往的用他極友善的態度說着,一隻手臂搭了在那個轉校生的肩上。

 

「大家好我是南優鉉…… 呃,是老大!」站在講台上的那個人高興的朝着我招手,全班所有同學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然而那個人還是沒有半點眼色的像個白痴一樣繼續「老大老大」的喊着。

 

 

 

果,然,是,個,笨,蛋。

這次誤會可大了我的天啊。

 

 

 

 

多虧南優鉉的那一句「老大」,校內的傳言就更厲害了,

說什麼以個人的權力和勢力恐嚇新轉來的花美男,把他收為己有只是為了滿足個人的私慾……

…… 我連解釋都懶了,這樣不像話的事都竟然有人相信,再解釋都是白廢心機。

 

 

 

 

「老大,要一起吃午餐嗎?

一聲老大響起,馬上數十個人望向我們的方向。

 

 

「呃…… 隨你好了。」看了看旁邊的晞童,她沒什麼所謂的點了點頭,我也沒打算阻止他了。

「啊撒。」開朗的笑着的模樣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南優鉉…… 你怎麼一直在叫寶恩老大呢? 這樣弄得寶恩很麻煩啊。」晞童先替我把心裡的話都說出口。

「沒有啊,就因為她今天早上救了我啊。」

「你別再這樣叫啊,寶恩會被人誤會啊。」

「那…… 該怎叫好了?

「叫金寶恩不就好了嗎…… 你們都不過普通同學了,先跟你說啊,寶恩只能是我叫的啊。」稍微的暴露了她吃醋的感情。

 

 

「那…… 我叫她恩兒好了。」

 

 

 

恩兒,恩兒,恩兒。

 

那個被我遺忘已經,只屬於我的那個愛稱,

曾經出自我父母嘴巴的那個愛稱。

 

 

 

 

「隨你好了,反正寶恩就只能是我叫的。」晞童滿意的繼續吃着她的便當,我繼續

沒有作聲,南優鉉繼續微笑着。

連他微笑的樣子,看上去都有點像爸爸。

 

 

 

 

***

我好像開始有點習慣了南優鉉跟着我到處走的生活。

 

平日除了晞童都沒太多朋友的我,總是一個人留在課室,直至午飯的時候才會看見鄰班的晞童。

現在的話,南優鉉總愛走到我的座位附近找我聊天,放學的時候也跟着我,坐在一旁看我練習柔道跆拳道,或者是把我送到家門才會笑着對我揮手說再見。

 

 

 

雖然有時候覺得他的那張嘴巴有點太多話,卻很好的阻止了我一個人常常胡思亂想,然後陷入回憶中出不來。

 

 

 

 

「恩兒你到家了哦。」只顧着發呆,都沒有發現我們早就到家了。

「呃…… …… 謝謝你,那…… 明天見。」

 

「你…… 沒事吧,今天整天都在發呆…… 而且明天是假日,我們不會見啊。」

「呃沒事……

 

 

 

唯獨今天,不想要一個人留在家裡。

 

 

「你現在有事做嗎?

「沒有…… 怎麼了?

 

 

 

「那你進來吧。」

 

 

 

 

 

 

「啊…… 打擾了。」進到屋子裡的時候,小心翼翼的脫下了鞋子,然後一步一步的跟着我走。

 

「坐在那邊,等我一下。」我一個人走到廚房去,留下他一個人在客廳坐着。

 

 

 

「呃…… 你父母……」大概是他想了很久後唯一發現可以打破沉默的話題。

「不在。」可惜的是他選擇錯話題了。

 

 

「我知道…… 我是想問他們……

「我說的不在是指…… 他們不會再回來了,他們離婚了,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從一開始就只有我一個人。」我把果汁和蛋糕放到他面前去。「吃吧。」

「對不起…… 我什麼都不知道就在亂說話。」帶點傻勁的拍打着自己的嘴唇。

「沒關係,我都習慣了,而且…… 這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用叉子叉住了蛋糕上的藍莓。「只是不常提起,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大概是他想不到可以怎樣接下去,結果就一個人靜靜的在吃蛋糕。

 

 

 

 

 

「知道為什麼今天讓你進來嗎?」我再一次打破了沉默。

「那個理由對我來說不重要,你需要我的話,我就可以陪着你。」甜甜的笑着,下排的兩顆小虎牙也沒像平日一樣藏在嘴裡看不見。「我也想要可以為你做些什麼。」

 

 

 

 

「那就今天一天,陪着我就好。」用叉子叉走了他蛋糕上的藍莓。「因為今天…… 是我父母十多年前離開我的那一天。」

 

 

 

「哦。」把他那溫暖手掌放到我的頭頂上去,撥弄着我那頭有點混亂的髮絲。「十多年來,辛苦了。」

他的一句話好像是打開我淚腺的鎖匙一樣,十多年都沒有因為這件事哭過的我,突然就滿臉都是淚。

「為了什麼而忍住眼淚呢,傻瓜。」

 

 

 

 

南優鉉,是個很神奇的人,從出現那一刻就開始觸碰着我不想要被知道、被了解的地方。

像爸爸媽媽一樣自然的在喊我恩兒,

我習慣一個人,怕被別人看穿,他卻一直跟着我到處走,

他對我說話的時候,打斷了我的思路,讓我不會一個人陷進回憶裡頭,

他說的每一句安慰的話,都好像要打開我那封閉已久的淚腺,

他的存在,讓我好像變得不再像自己了。

 

 

想要好好的偽裝自己,

但在他面前好像沒能做到這一點。

 

 

 

 

想要裝成一個堅強的人,因此我強忍住了淚水,

但在他面前,

再多的堅強好像都是多餘一樣。

 

 

而他就明明只是一個認識了沒有很久的人。

 

 

 

 

***

那天以後,一切都像平日一樣,

他照常的每天都黏在我身邊,偶然跟晞童打鬧一下,

晞童也像平日一樣,吃一下南優鉉的醋,又跟他和好,

我也像平日一樣,偶然去伸張一下正義,偶然看着這兩個傻瓜打打鬧鬧。

 

 

原本以為那天過後他會變得不一樣,我有想過,他會不會變得對我更好,對我更小心,

但結果也沒有,

他只是平日的那個南優鉉,我也只是平日的那個金寶恩。

 

 

 

 

「恩兒啊你先下去等晞童吧,我把東西交給老師再下來找你們。」手上拿着了一堆作業的南優鉉對我說,然後就匆忙的走出課室了。

我看了看黑板…… 啊,這傢伙今天值日。

 

 

最近三個人一起回家好像成了例行公事一樣,每天都習慣的在校門集合,然後一起走向車站,晞童跟我和南優鉉住的方向剛好相反,所以在車站分開後南優鉉大多都會把我送回家。

所以我最近都開始不騎機車上學了。

 

才剛走到學校門外就收到了晞童的短訊。

【寶恩對不起,今天家裡有事我先走了。】從短訊裡頭看得出真的是急事,平日怎急都會加上表情符號的晞童這次竟然都沒加表情符號了。

【哦,沒關係你自己小心,有事找我們吧。】

那沒辨法了…… 唯有一個人在這裡等南優鉉啊。

 

 

 

 

「放…… 放手。」該死的又被我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我的宗旨是…… 不知道的話沒辦法,可是知道了的話絕對不能袖手旁觀。

完全忘記了我正在等南優鉉的這一件事,一個人獨自跑往那奇怪聲音的源頭。

 

 

 

 

「她不是說要讓你放手嗎?」在我眼前的,是兩個長相異常兇惡的男人,這兩個人正在握着我們學校一個女學生的手腕。

「我們不過想讓她跟我們去玩了,跟你有什麼關係啊?」其中一個滿頭金髮的男人說着。「還是說你也想一起,我們歡迎啊。」

「這種事…… 就人多更熱鬧啊。」另一個啡色頭髮的男人想要握住我的手,可是沒有成功。「想不到還滿難搞啊你……

 

摁,當然。

 

「可是我不相信兩個人也拿你沒辦法啊……」突然那個金毛就放開了那個女學生,然後一下子從後面把我捉住,掩住了我的嘴巴,啡毛則是捉住了我兩隻手,踩住了我的腳。

「放手…… 該死的……」一邊用力的掙扎,一邊拼命對那個女學生使眼色,想要讓她替我找人來幫忙。

 

 

不過我也知道是我想多了,

因為下一秒鐘那個女孩就不見了。

 

 

唉今天我是有點倒霉吧,

如果今天晞童家裡不是有事,如果今天南優鉉不是值日生的話,

即使遇上這種事大概也容易解決多吧。

 

 

 

「你還是放棄吧,即使你會武術也好,我們兩個也不是普通的混混啊……」金毛說着,還有意無意的把手臂上的紋身露出來。

 

我是惹了不該惹的人嗎…… 可是一想到他們可惡的模樣還是覺得沒法忍,

再說…… 那有該惹不該惹這種事,只有對或者不對。這種事,

至少我覺得我是在做對的事。

 

 

 

 

腦海裡突然浮過的,是南優鉉的樣子還有他那天說的那句話。

 

「那個理由對我來說不重要,你需要我的話,我就可以陪着你。」

「我也想要可以為你做些什麼。」

 

 

 

 

「該死……」明明很不想要依靠他,明明很不想要在別人面前表現出我軟弱的一面,

偏偏在這種時候,想起的除了你也沒有別人。

 

 

「南優鉉…… 南優鉉……」儘管被掩住了嘴巴,還是盡可能的大喊着他的名字。

 

 

 

 

 

 

「放開她。」不消一分鐘,便看見南優鉉和那個女孩一臉緊張的跑過來,他一下子推開了捉住我手腳的啡毛,捉住我的肩,把我拉到他身後。

突然之間有一陣安心的感覺充滿了心臟。

 

 

 

「怎麼現在世界上這麼多喜歡多管閒事的人啊……」金毛一臉不滿,稍微捲起了衣袖,便突然衝向南優鉉。

 

 

 

「優鉉啊!」我幾乎以為我的心臟會嚇到壞掉。

比起剛才只有我自己一個人被捉住然後動彈不得的情況,我好像更怕我眼前的這個人會受傷。

本能反應的走到他面前張開了手臂,卻發現他早我一步跑向前,一下子將眼前的那個人摔到地上去。

 

 

 

這真的是我認識的南優鉉嗎……

 

「大…… 大哥,我們走吧!」啡毛一臉害怕的拉起了金毛就半跑半走的離開了,只剩下我們兩個在原地。

 

 

 

 

「優鉉…… …… 沒受……

 

「你是什麼超人嗎? 你有什麼超能力嗎?」和想像中不同,他雙手捉緊了我的肩膀,一臉生氣的說。「不是的話一開始為什麼要跑到那邊去呢?

「面對那兩個男人你有可以應付他們的信心嗎?

「要是沒有絕對的把握又為了什麼要去當英雄呢?

 

 

 

 

「這跟有沒有把握沒有關係,我只是在做我認為對的事。」

 

「就你一個女孩你說你可以做到什麼?

 

「這跟我是男孩是女孩沒關係,我就在做我覺得應該要做的事啊。」扔開了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讓你來幫忙了我覺得很抱歉,可是我真的不明白你為了什麼要生氣。」

 

 

 

 

 

 

一個人轉過身就走,可是總有一種再那天父母離婚那樣,被信任的人背叛了的感覺。

我也是出於信任還有依賴才喊他的名字,為什麼…… 結果會變成這樣啊?

 

 

反正我從前就這樣,身邊什麼人都沒有的時候,

更危險的事也做過,你根本不了解我,也不知道我的過去,

又有資格對我說什麼嗎?

 

 

 

 

 

 

***

「還沒和好啊你們?」晞童一臉擔心的說。「要是那天不是剛好家裡有事…… 可是優鉉也是為了你好啊。」

「什麼時候連你也跟他站在同一陣線啊……

 

 

 

那天以後我們好像有一個星期沒說過話,明明在同一個班房裡上課卻像不認識的人一樣。

班上的人都在說是不是南優鉉得罪了我,所以我才不要他了,不過班上大多的人也是抱着祝福他的語氣說着,因為再也不用當我這個學校小混混的手下了。

 

只是…… 這個星期裡頭我沒有一天覺得快樂,

好像太過習慣有他在身邊的日子,現在只有我和晞童兩個人…… 偶然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會覺得特別空虛寂莫,放學的時候也是這樣,在車站跟晞童分別了後,就只有我一個人走回家……

我是不是也應該考慮一下,由明天開始重新騎機車回學校呢?

 

 

 

 

「不是…… 只是整件事我有聽優鉉說過,我也覺得這次你有點大意了啊。」

「就說了你們是同一陣線啊。」連晞童也是這樣說我啊……

「那天那兩個人好像也不是普通的混混,跟你上一次和我兩個人遇到的那幾個自稱混混的孩子不一樣啊…… 萬一你真的應付不了,出了什麼意外可怎好了……

「那…… 可是那天我一看到那個女學生……

「明明優鉉都在學校啊…… 下一次多找一個人去幫你忙也好啊。」像個姐姐一樣溫柔的摸着我的頭。「要是你出了什麼意外,我們都會擔心你啊。」

 

 

擔心。

這個單詞,已經好一段日子沒有聽到過了。

 

 

「而且那天…… 聽優鉉說你好像有點應付不了喔。」

「可是我那天最後就找他求救了啊……

「要是那個女學生沒回學校找他的話,你大概都……」說到一半又掩住了嘴巴。「不說了不說了,不吉利的話不說。」

 

 

「跟優鉉道歉和好吧,他應該是很擔心你才一時這樣罵你吧。」

 

…… 擔心我嗎?

 

 

 

「我…… 考慮一下吧……

 

 

 

「喔,你……真是個頑固的小孩啊。」揉了一下我的臉頰,最後還是笑着放開了手。「說真的喔,除了我以後,最緊張你的手就是他了啊。」

 

 

南優鉉,你緊張我嗎?

 

 

 

 

 

 

***

「今天要補課我不能陪你了回家了啊……」晞童雙手合十一臉抱歉的說着。

「嗯沒關係。」

 

 

反正以前南優鉉不在的時候,我都是這樣一個人過的啊……

多過一段時間,大概又能習慣這種一個人的時間吧…… 反正原本晞童就很忙,南優鉉不在,我一個人也可以生存下去了。

 

 

 

 

 

 

「唉幾個女生有什麼好玩啊…… 跟我們一起去玩吧……

最近這種在街上隨意勾搭女學生的案例還真多啊…… 為什麼該死的又會被我聽到……

而且,聽到這把聲音的瞬間感覺就不好…… 怎麼就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喔,那不是上星期那個英雄女嘛?

 

說壞預感一定沒錯就是這種意思吧。

一向前看就看到那兩張異常兇惡的臉,我本能的又想要往前衝……

 

 

 

 

 

 

「要是你出了什麼意外,我們都會擔心你啊。」

晞童的話突然在我耳邊響起來,我突然的又停下了腳步。

 

 

 

「哦…… 看來經過上個星期的事你是受到了教訓喔。」看我停下了腳步,那個金毛倒是一臉從容的在往我的方向走。「今天要來跟我們一起玩嗎?

「看來是你沒受到教訓啊…… 上次不是都被人打慘了嗎?」一步一步的往後退,他卻依舊步步迫近。

「我可是聽得很清楚啊,你們上星期不是鬧翻了嗎? 我想今天應該沒騎士來救你了吧。」

 

 

 

對啊…… 我們是鬧翻了啊。

今天的話,南優鉉還會來嗎?

 

 

「才沒這回事呢……」從口袋裡拿出了電話,放到身後,小心翼翼的按着他的號碼。「誰說我們鬧翻了啊……

 

該死的…… 他的電話號我只記得首四個數字啊……

都是平日習慣了他在身邊的關係才會這樣……

 

 

「喔那我們要不要來猜猜看,今天有沒有騎士要來救你啊?」金毛說完就突然往我的方向跑,我拿着電話也往前跑着,一邊跑一邊就在電話簿尋找他的電話號。

 

…… …… ……

 

一個字一個字的打着,逃跑的速就變得更慢,原本幾十米的距離好像變到只有十多米……

 

 

 

 

 

 

「看來今天你的騎士不會來了啊。」一邊跑着竟然還有力氣大聲說話,體能好像也不是一般的好啊……

「啊……」這種時候還往地上摔金寶恩你腦袋到底在想什麼啊!

 

 

 

都沒有心情理會腳上的傷口,按了一下撥電話按鈕就馬上站起來繼續跑了……

都快要圍繞學校跑了一個大圈…… 再跑下來大概會碰見啡毛,二對一的話我可是完全處於劣勢……

 

 

彩鈴像是早上校長的說教一樣響過不停,剩下的就只有我焦急的心,這種時候偏偏街上一個人都沒有,除了你我也想不到別的人……

南優鉉…… 接電話……

 

 

 

 

 

 

「喂……

「南優鉉,上星期…… !」一邊跑着一邊喘着氣說,突然不知道被什麼拌到又再一次失掉平衡。

 

 

 

對於這種時候還能往地上再摔一下的我,我都沒話好說了…… 還要不小心掛掉了電話…… 我還沒有好好交代事情的發展啊,就只說了幾個字他會知道我想要說什麼嗎?

看了看身後…… 距離也拉得越來越近了……

該死! 要是那天沒有衝動就跑上前的話事情會變得這樣嗎?

 

 

要是沒有跟南優鉉鬧翻的話……

 

 

 

 

 

 

「找到你了。」閉上眼睛拼命往前跑的時候,撞上了一個結實的胸膛,然後被緊緊的抱住了。「對不起,來晚了一點…… 為了教訓那邊那個啡毛用了點時間……

我看着面前對我微笑着的這個人,再看看旁邊倒在地上的那個有點可憐的啡毛……

他把我護到他的身後,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瞪着眼前那個正喘着氣的金毛,臉上好看的笑容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不會覺得我上星期放過你一次,這個星期還會放過你吧?

 

「對…… 對不起!」拋下了那邊躺在地上的啡毛,一個人馬上就往反方向逃跑,優鉉想要跑上前站他的時候,我拉住了他的手。

 

「算了…… 我猜他都不會再來了。」而且,我好像再也跑不動了。「優鉉啊…… ……

 

 

 

 

 

「做得真好。」突然用力的拉着我的手,讓我跌進他的懷裡去。「這次沒有衝動行事了呢。」

「上星期那一次…… 對不起。」

「不,現在想起來,是我該說對不起。」

 

 

 

 

「那天回家後我想了很多,恩兒你…… 大概就一直都是這樣一個人挺過來的,對吧?

「所以才習慣了,什麼時候都一個人,什麼事都一個人去完成。」

「我不應該怪責你的,錯的…… 只是那些強迫你獨自長大的人。」

 

 

 

「辛苦你了。」他把手輕輕的放到我的頭上去,溫柔的撫弄着我的瀏海,然後雙手抱着我的頭,把嘴唇往我的額頭上貼。「現在開始不是一個人也可以,現在開始依賴一下我也可以。」

「南優鉉。」

「怎麼了?」一臉溫柔的表情看着也覺得幸福滿溢。

 

 

 

 

「我…… 我的腳有點痛。」原本想要說的話還是吞進了肚子,沒能夠說出來。

「怎麼不早說……」看了看我那血紅的兩個膝蓋,突然就一個公主抱把我抱了起來。「好啦,老大我們現在回程回學校處理傷口了喔。」

 

 

 

 

「南優鉉。」

「嗯?

 

 

 

「謝謝你。」

 

有些事,大概不說你都能夠明白吧。

 

現在開始,想要開始依靠你,

想讓你看到我軟弱的樣子,不想在你面前也要裝強勢了,

可以相信你的,對吧?

 

 

 

「要是你更疼自己一點,會是對我最好的回禮啊,老大。」

「嗯。」

 

 

 

 

 

 

「南優鉉。」我很喜歡這樣喊他的名字。

「嗯?」每一次他回應我的時候感覺也很可愛。

 

「是說我沒想到你武功這樣高強啊…… 早知道這樣開學那天就不用去幫你忙啊。」

「恩兒啊,你的名字我可是初中已經聽過了喔,可是你真的不知道我嗎?

「不知道。」

 

 

「全國初中及高中的男子組跆拳道第一名的那個傳奇人物就是我啊。」

「你是…… Star?

「哦,不像嗎?

 

 

 

記得初中開始身邊就不斷有人說想要看我跟那個南Star比一次,看看誰會比較厲害。

不過現在不用比,結果看來也很明顯……

 

 

不過,知道他比我強這麼多以後,好像更放心去依賴他了。

 

 

 

「優鉉啊。」

「恩兒啊。」大概是聽我叫他的方式不一樣了,有點高興吧。

 

 

 

「謝謝你……還有我……」

「我也喜歡你。」還沒有說完我想說的話,就先被他搶先說了。

 

 

算了,有些話大概不說他都會懂吧。

 


最近失蹤了的靈感君了有回來的打算#

所以最近的文都寫得很卡而且成果也不滿意TUT

希望寶恩妹妹喜歡啊TUT 

寫得不好的話姐姐跟你道歉AUA

 

優鉉啊你什麼時候才會好#

好想你♥♥♥♥♥♥♥

最近總是在看七缺一舞台總是陣陣傷感

而且浩沅又總是坐在一旁

只有五個人的舞台真的很空虛

希望你們兩個都快點康復啊

不過看來腸炎是很嚴重啊TUT

不過真的多虧這一次我又一次確認了我對你們的愛啊♥♥♥

算是不幸的中的大幸吧……(笑)

 

好期待明洙的Mr.Shark♥♥♥

要是香港上映的話我願意一個人去看十次

 

好啦我走了TUT

IMG_20150810_000656  

 

文章標籤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