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705-4  

如果要說上帝做得最錯的一件事,那一定是讓原本毫無關係的我們遇上對方,

如果要說月老做得最錯的一件事,那一定是把我和你用紅線牽在一起,

如果要說丘比特做得最錯的一件事,那一定是賜予我和你名為緣份的這份禮物。

 

 

 

 

我人生做得最錯的一件事,那一定是……

那天傻傻的答應了你。

 

 

而你做得最錯的一件事,那就是……

 

傻傻的認為上帝、月老還有丘比特都在做對的事。

 

 

 

***

從小起就經常進出醫院的我,從出生的瞬間起就注定了……

幸福這種東西與我無緣。

 

 

你說,一個一不留意就會倒下來的人,一個動不動就昏睡好幾天的人,

有人會想要這樣的人成為自己的另一半嗎? 沒有吧……

 

即使有,那份愛我也受不起。

 

 

 

不想要有一天,在愉快的約會當中昏倒在地,

不想要有一天,在甜蜜的擁抱當中失去意識,

不想要有一天,跟那個深愛着我的人永別。

 

 

 

 

拿着媽媽給我…… 應該是說我從媽媽手上強行搶過來的購物清單,一個人在開闊的街道上走着。

從小到大,媽媽都不放心我一個人到處走,就是怕我會出什麼意外,一個人倒在街上。只是我跟媽媽想法不一樣,反正在街上在家裡都是要出意外被人送醫院的話,我寧可是在外面出意外了。

我討厭被關在家裡。

 

 

 

 

I want you back

要是我沒有你的話

心臟就被堵塞着

不能呼吸

 

I want you back

沒有你我的模樣

從來都不敢去想像

也不想要看見

 

 

開闊的街道上突然堆滿了一群人,人群的中間傳來了一把動聽而且唱進人心坎的歌聲,一下子在我的腦海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很想要走上前,看看這個有着溫柔歌聲的人的樣子。

然而,越是往前走,就感覺空氣越是稀薄,越往人群裡走,就感覺越喘不過氣。

 

 

 

「小姐…… 你沒事……」溫柔的歌聲轉成了話語傳進了我的耳朵。

是個長得特別白,也特別漂亮的人,嘴唇畫着向上揚的弧線。

 

 

然後下一秒鐘我就再聽不見了。

 

 

 

 

***

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見的是熟悉的風景,

一片雪白的牆壁。

 

 

熟練的想要自己坐起來的時候,旁邊竟然多了一雙想要幫助的手,嚇得我幾乎都要尖叫……

…… 怎麼…… 連想要說話都說不了?

 

 

看了看旁邊的人,正是那個在街上唱歌的漂亮的人。

 

 

 

「你還好嗎?」他用像他的歌聲一樣溫柔的聲音說着。

 

我還好。

 

 

再一次張開了嘴巴但發現聲音並沒有出來…… 聽得到他說的話就証明了我的耳朵沒問題,那就是……

我失聲了吧。

 

 

「我替你叫醫生來,等一下。」嘴唇依然劃着那個漂亮的弧度。「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先別說話。」

 

嗯,謝謝你。

 

他有點可愛的對我露出了淡淡的一個微笑,然後有點着急的跑出了病房。

在他關上了門以後,我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又自個兒的發着呆。

 

 

現在連突然失聲都再嚇不到我了…… 果然就是個活生生的藥樽。

記得好幾年前,有一次昏睡一個星期後發現自己什麼都看不見還嚇得哭好一個星期,直至後來看得見才鬆了一口氣,現在說不了話倒都不覺得驚訝了。

 

 

 

 

「你們什麼關係? 我說的話他可以聽嗎?」這是醫生進來說的第一句話。

我點了點頭表示我覺得沒所謂,醫生也沒有再理會什麼就開始說話,在預想一樣也是那些客套話,我倒是一個月都聽一兩次,現在聽也不驚訝,只是這次看着他一邊聽一邊用擔心的神情看着我,讓我覺得有點可愛。

 

 

「你真的沒事嗎?」這是醫生離開了後他說的第一句話。

 

嗯,我很好,現在不是沒死……在這裡好好的嗎?

 

「真的嗎? 我看你的臉很蒼白。」他能夠讀得懂我的唇,因此溝通輕鬆多了。

 

一向也是這樣的,沒事。

 

「剛才看你昏倒在我面前嚇了我一跳。」他有點不好意思的撥了撥瀏海,有點長的瀏海微微的掩住了他好看的眼睛。

 

謝謝你送我來。

 

「沒有…… 啊,我是聖圭。」

 

我是韓稀恩。

 

…… 什麼恩?」看來讀唇還是有點限制,我捉起了他的手,在他手上寫上了我的名字。「啊…… 稀恩。」

 

對,稀恩。

 

「很高興認識你。」

 

 

「唉咕稀恩啊……」媽媽的聲音打斷了我們的…… 不對,其實一直都是聖圭一個在說話。

「你媽媽來了,我就先走了,再見。」他拿起了他放在床邊的結他,對我揮了揮手就走了。

 

 

 

他說的是再見,

可是大概我們不會再見了,

原本就只是兩個不認識的陌生人。

 

 

 

 

***

早上九時多,只剩下我一個人的病房。

因為早上還要上班,儘管媽媽很想要留下來還是離開了…… 對我來說倒是沒差,反正都習慣了在醫院一個人渡過。

從出生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有一半是在醫院裡過的。

 

 

我是個早產的孩子,出生的時候有心漏的問題,兩歲多的時候又患上了肺炎,從小起心肺功能就比別人都要弱,抵抗力也比人要差,從小到大就跟大大小小的細菌病毒一起生活,我早就習慣了。

其實生病一點都不可怕,真的,治療的過程…… 雖然辛苦,可是我還是可以一個人挺下去。

只是,想到死亡讓我覺得很可怕。

 

 

從前年開始,每次看醫生的時候,當聽見醫生讓我把想要的事都去做的時候,我就知道我的人生並不如別人的長。

 

 

想到世界上很多有趣的事都沒有做過就要離開覺得很可怕,

想到要離開那個把我當成貴寶的媽媽也覺得很可怕,

儘管辛苦也好,一直生病也好,我還是想要活下去,

人生很多的事也是自己可以選擇的,包括生存,但並不包括死亡,

喜歡的話有千千萬萬種方法讓自己不再活下去,需要的只是一份勇氣,

可是,死亡不能選擇,沒有人能選擇不要死亡。

 

 

因為知道不可以選擇,

所以我決定不跟任何人來往,

因為我不想要看見他們為我傷心的模樣,

光是媽媽一個人偷偷躲在家裡哭的樣子,已經足以讓我憂鬱好幾天,

我想我無法承受再看見別的人為我心痛的模樣。

 

 

 

 

【在幹什麼?】手機的提示鈴告訴我有新的短訊,然而電話號是我從沒看過的。

【誰】

【聖圭。】看到他的回覆的瞬間,心裡有點高興又有點後悔。

就像是小學開學第一天認識到新朋友的那種喜悅,卻有帶點即將要離別的悲傷。

我不想要跟他變得太親近,不想他有藉口為我覺得難過,

也許剛剛不應該讓他聽醫生說的話,那他就不會對我有同情,不會再聯絡我。

【可以跟你通個電話嗎?】這傢伙是傻瓜嗎? 我都沒法說話。

【我沒法說話,你也看不見我的唇。】

【我知道,我現在撥電話給你囉。】明明就只是個短訊,我卻好像聽得見他的語氣,看得見他的表情。

 

 

「這麼早就起來了。」我接了電話,他說了第一句話。

「肚子餓嗎?」他說了第二句話。

其實是有一點餓,可是我沒辨法告訴他。

「很餓的話用手指敲電話兩下,一點餓的話就一下,不餓的話就不用敲。」

覺得這種溝通的方法有點可愛,我小心的敲了電話一下。

「那你累了嗎? 很累的話兩下,一點的話一下,不累的話就不用敲。」

這次我沒有敲我的電話。

「原來還不覺得累…… 那就正好了。」

什麼正好……

「看看門外。」

 

 

門外就站着那個很白而且很漂亮的人,眼睛因為嘴角上揚而瞇成了兩片彎月。

背着一把結他,手上拿着一袋像是食物的東西。

 

你怎麼來了?

 

「沒有,就今天早上你媽媽在街上看到你了,讓我給你送早餐。」

 

啊這樣…… 麻煩你了。

 

「沒有,原本我也打算來看你的。」放下了早餐還有結他,然後伸出了手把我拉好坐在床上。「肚子餓了吧,吃早餐吧。」

打開一看是一碗暖暖的白粥,看上去是綿綿的好吃,連忙盛了一勺安慰我那可憐的肚子。

「吃得慢一點也可以,沒有人要跟你搶的啊。」

 

沒有啊,只是因為很好吃。

 

「像個初丁一樣。」

瞪了他一眼,還是繼續吃着我的白粥。

 

「是說你可愛的意思啦。」他微微笑着說,然後馬上就自個兒臉紅。

 

 

 

 

 

說誰可愛,你才可愛呢。

 

 

 

 

***

我好像在經歷一見鍾情這件事。

 

 

聖圭最近每天都來,給我帶早餐,有時候是午餐。

每天第一句跟我說的話是「又見面了呢。」,

每天最後一句跟我說的話是「明天見。」,

不知不覺間習慣了每天都看見他的臉,聽見他的聲音,聞到他身上那股好聞又特別的香味。

 

 

他在的時候,時間流走得總是比較快,

他不在的時候,我會想讓時間再跑一點,好讓下一次見面的時間快點來到。

 

 

 

只是,一見鍾情的這種感覺,

只能夠是我的感覺,他不可以有,因為他不可以愛上我。

 

 

 

 

「今天怎樣了,最近看你都沒有精神的樣子。」連聖圭都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的確,在醫院裡住超過兩個星期近幾年是頭一次。

 

都是這樣了,沒有什麼特別。

 

「是這樣嗎…… 你的臉也蒼白多了。」一如以往的坐在床邊,一邊跟我聊天一邊撥着結他的弘線。「要給你唱首歌嗎?

我點頭示意,他一本正經的拿起了結他,閉上了眼睛。

 

 

一定要是你

我灼熱的那顆心臟

不是你的話不可以

我那個問題的答案

從褐色的頭髮開始

以至雪白的腳尖為止

也必須是我的

 

 

啊,這是上次的那首歌的後續。

真是個感人的故事呢……

 

 

聖圭,有過這樣的愛情故事嗎?

 

「嗯,算是有吧。」有點隨便的帶過了話題。

 

真好呢,有經歷過這樣的愛情。

 

「誰都有這樣的故事吧,戀愛的時候總會覺得非那個人不可的。」

可是,我卻不值得擁有愛情…… 這句話只能在心裡想,而不敢說出口讓你知道。

 

 

「傻瓜,想什麼想得這樣入神。」輕輕的用手撥亂我額頭前的瀏海。「睡覺吧,初丁。」

一隻手放到我的後腦袋上去,一隻手把我慢慢的放到床上,替我溫柔的蓋好被子。

「安心的睡吧。」

 

 

 

總有一天,再能夠開聲說話的時候,

我要好好跟你說句話,說一句謝謝你,說一句…… 在心裡說一句喜歡你。

 

 

 

 

***

「午安,又見面了。」拿着結他和我的午飯又出現了在我的病房。「今天的午餐是我的泡菜煎蛋餅。」

泡菜煎蛋餅是聖圭的拿手小菜,吃過一次後我常常要他給我煮,原因是太合我的口味了。

 

 

聖圭你對我真好。

 

「當然了。」一臉得意洋洋的表情更顯他的可愛。

 

為什麼要對我這樣好呢?

 

「為什麼…… 不知道,就那天看你昏倒在我面前後我就總是在擔心你。」喝着他最喜歡的草莓沙冰說着。「你有一種…… 讓人看一眼就再也放不下的魅力。」

我一直盯着他的臉看,不知道為什麼,可是今天就想這樣一直看着他。

「想喝嗎? 給你。」大概是以為我在盯着他的沙冰,就把吸管放到我嘴裡去。

 

不是,不喝,你喝吧。

 

「這樣啊……」重新把吸管放到自己的嘴巴裡去。「對了,剛剛外面醫生說,你明天可以出院了。」

 

喔你說真的嗎?

 

「嗯,真好呢,終於不用再留在這裡。」

 

 

 

不用再留在這裡…… 就是意味着我們都不會再見吧。

心底某處有點刺痛的感覺,卻又有點鬆一口氣的感覺,

我們原本就不該相遇,這是不對的緣份,因此我們要盡快把它結束掉。

 

 

 

 

***

頭一次覺得行李這樣沉重。

 

一個人拖着那個小小的袋子,我卻總覺得它有萬斤重,拖着它就不想要離開醫院半步。

 

 

 

 

其實我很清楚,重的不是行李,

只是一想到離開了醫院,這代表我跟金聖圭的結束,

所以才不想要走。

 

 

不想要結束,可是必須要結束。

 

 

 

想起了醫生說的話,我搖了搖頭,又嘆了一口氣。

「這幾個月裡頭,請把想做的都做了吧。」

 

摁,也是時候結束了,對吧?

 

 

 

 

「呼…… 幸好趕得上。」想要踏出門口的瞬間,我看見聖圭喘着氣的站了在我前面。「一起走吧,行李給我。」

 

 

 

你知道嗎?

聖圭,我真的很不想要你跟我有任何關係,

可是卻又忍不住總是會想你。

 

 

 

 

 

 

聖圭啊,謝謝你。

 

「不用謝……我也……沒做什麼。」

 

不……我還在想,出院後可能不能再見到你,就怕不能給你說句謝謝。

 

「你,想要一直看見我嗎?」突然在停下了腳步,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嘴角依然劃着那漂亮的弧度。

 

呃……聖圭啊,你在說什麼……

 

「我想要一直看見你。」

 

 

「我喜歡你,所以想要一直看見你,這……可以嗎?

 

 

 

 

我以為我的世界要倒下來了,可是它沒有。

眼淚突然就從眼眶裡滿溢,在臉頰劃下一條條的淚痕,可是我卻不知道這一瞬間,我哭的原因是什麼。

是因為他的話而受了感動嗎? 是因為我有的這一堆病而覺我很可惜嗎?

 

 

 

 

「你就不能……笑着告訴我你的答案嗎?

 

 

這個瞬間,我真的很想要點頭,告訴他……可以。

最後……我還是點頭了。

 

 

 

聖圭把我的行李都扔到地上去,就走前緊緊的抱住了我。

 

 

這一刻我就知道,我是在為我的任性,我的不懂事而在哭。

 

 

 

 

 

 

***

「稀恩啊。」

「怎麼了。」吃過了醫生給我的藥,一個多星期後,我的聲音突然就回來了。

 

「沒有,就想聽一下你的聲音。」可愛的撒着嬌的樣子也很討好。

「摁,好啊。」

 

 

 

 

我真的很幸福,真的,

只要是跟他兩個人在一起的話,做什麼也幸福,

只是心臟裡頭,有一絲的不安……我知道,那是我對聖圭的內疚感。

 

我怕,我有一天突然不在的話,

我害怕他變得孤獨,也害怕看見他的眼淚。

 

 

「稀恩啊,今天要跟我一起……到我們相遇的那個地方唱歌嗎?」他背起了結他,看着坐在他床上的我。

「摁,當然好。」

 

 

 

 

一定要是你

我灼熱的那顆心臟

不是你的話不可以

我那個問題的答案

從褐色的頭髮開始

以至雪白的腳尖為止

也必須是我的

 

 

聖圭像那天一樣,坐着,拿着他咖啡色的木結他,閉上眼睛,唱着。

我坐在他旁邊,同樣的閉上眼睛,按着節奏搖晃着。

 

不經不覺的,我們身邊圍觀的人又變多了。

 

 

 

「圭哥我……喔。」這個身穿白色襯衣突然走進人群裡的男生,這個微笑的時候會露出兩顆小虎牙的,我後來知道了,是聖圭大學的學弟,南優鉉。

 

 

 

 

 

 

「優鉉啊,你吃什麼,我去買。」我們三個找了一家看上去感覺不錯,人也不多,寧靜的咖啡廳裡去。

「隨圭哥喜歡就好。」坐在我對面的這個微笑男孩就着。

「摁,那你們兩個先聊着。」

 

 

 

「真好呢,圭哥終於願意再開始呢。」只剩下我們兩個的時候,南優鉉一個人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語還是什麼的說着。

「摁?

「圭哥……上一次戀愛的時候,他的戀人……去世了。」手托着下巴,一臉認真的說着。「那次,圭哥受傷很深,好幾年沒談戀愛了。」

「啊……」

「請好好對他,要不然就請現在離開他吧。」儘管他嘴角仍然上揚,我還是能看出他的眼神並不是如此友善。

 

 

 

 

儘管整個下午南優鉉跟聖圭聊得很愉快,我還是不時能看得出南優鉉那種帶點惡意的眼神,我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因為總覺得他看穿了我。

 

 

「我看得出來,你身體很不好。」金聖圭不在的時候,南優鉉對我說。「我不能阻止圭哥的選擇,但我只是不想再看見他那個叫人痛心的模樣。」

「至少,他有權知道,你也該對他坦白吧。」

「別跟那個女人一樣,什麼就不說就離開,這不是應有的禮儀。」

 

 

 

 

 

 

「怎麼了?」聖圭溫柔的撫着我的頭,一臉擔心的問。「總覺得……從剛剛開始你就有點奇怪啊。」

自從聽了南優鉉說的話我真的再也笑不出來,不停在想我是不是該坦白,又怕坦白以後,聖圭會離開我,但卻又不想要看見聖圭因為我離開而傷心的模樣。

「沒有啊。」繼續微笑,裝作一切都好。

「這樣啊……好啦那我們走吧。」牽起了我的手,往着我想要去的水族館的方向走。

 

 

 

我喜歡水,整個人被水包圍的時候是我最放鬆的時候,我曾經半認真半開玩笑的對媽媽說過,死了後,我想要到海裡去。

那天……好像是在醫院裡說的吧,結果那天媽媽就一邊牽着我的手說好,一邊在擦眼淚。

 

 

 

 

「死了以後,我想要到海裡去。」又一次的,把這件事說出來了,只是對象不是媽媽而是聖圭。

「現在就在想死後的事,太早了吧。」

 

果然,他跟媽媽的反應不一樣。

 

 

 

 

 

「不早,聖圭啊,這一點也不早。」

 

看見他驚訝的模樣,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還是下定了決心坦白。

 

 

 

 

 

 

***

他完全呆住了,隨着我說得越多,他漸漸合上了原本張開的嘴巴,剩下的只是瞪得大大的眼睛,然後慢慢低下了頭,我看不見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聖圭啊,對不起。」想了想,翻了翻腦袋,發現對聖圭想要說的話有很多,可是說得出口的卻只有一句對不起。

 

「我更對不起。」他低着頭的說着。

 

 

 

 

 

 

然後下一秒鐘,他緊緊的抱住了我,一隻手後到我腦後,用力的把我壓向他的胸口。

「傻瓜啊,這有什麼該覺得抱歉。」

「我讓你覺得不安,我才該覺得抱歉。」

 

 

 

「這沒關係,現在這一瞬間我們兩個在一起,那就足夠了。」

「謝謝你,願意告訴我。」

 

 

現在心裡剩下的再不是對你的內疚感,而是滿溢的幸福。

 

 

 

 

 

 

***

每天跟着聖圭到街上去,聽他唱歌成了我每天都會做的事。

 

 

 

「聖圭啊。」

「摁?

「今天,換我唱好嗎?」我拿起了放在旁邊,聖圭沒用的小結他問。

「摁。」他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上一直拿着的結他。

 

 

 

請不要覺得抱歉

有你在我身邊,我覺得很幸福

我愛你這種話,我會守護你這種話

不說出口也可以

愛惜我的心,為我着想的心

這樣就足夠

 

時間在流逝,即使會繼續留逝

我會捉緊這一顆為你而生的心

我比任何人都更要了解你

在你覺得悲傷的時候,由我

讓你再一次笑起來

讓你再一次笑起來

 

 

 

 

唱完的瞬間,看見的是正溫柔的微笑着的聖圭,還有正在拍着手的南優鉉,

這一次,他的眼神看上去溫暖友善得多了。

 

 

 

聖圭這次沒有問就出外面買東西了,大概是因為知道這個聽話的弟弟都只會說隨他喜歡,乾脆就不問,結果剩下我和南優鉉兩個坐着。

 

「圭哥對我說了,你對他坦白了對吧。」

「你們兩個真的很親。」這樣的話,即使我不在還是有人能好好陪着聖圭吧。

「如果你是在想即使你不在我也會好好看着圭哥的話,別這樣想。」他好像先知一樣看穿了我的想法。「圭哥……不是我好好陪伴就能好好的活的,他從來都不跟我分擔他的痛。」

「摁。」說起來,聖圭也很少跟我說他的事。

「你對圭哥,有多了解?

「摁……沒有很了解。」沒有很了解,聽起來好像不會是從女朋友嘴裡就的話,可是一直以來一直站在被照顧的立場,對聖圭我的了解卻真的有限。「可是,卻沒有很多去了解的時間還有機會。」

 

不論是現在,是將來,我們……好像都沒有很多時間。

 

 

 

「在聊什麼啊?」剛好找着食物回來的聖圭,我和南優鉉像是預先計算好一樣,就同時對他微笑着。

「沒有啊,就聊一下無聊事。」南優鉉說着,微笑的時候眼睛瞇成一線,沒法看見他的眼神也沒法看見他的想法。

「這樣啊……吃吧。」也沒多想,聖圭坐了下來就開始吃,不時把東西切成小塊的放到我面前去。

 

 

 

 

 

 

只是……為什麼都拿不起來呢?  好幾次想要夾起來,卻什麼都夾不起來……

 

「摁? 稀恩啊,你怎麼了?

「不知道……可是我的眼睛好像有點累的感覺……」怎麼會看見好幾個影子在飄……

 

 

 

下一秒鐘,我再也看不見了。

 

 

 

 

 

 

***

醫生,說好的幾個月,怎麼會變成一個月呢?

 

 

 

意識漸漸恢復,濃濃氧氣的味道,雪白的背景,還有模糊的視線,我知道,那個時間,始終要到。

 

「稀恩啊,別怕,我在。」聽見了聖圭那稍微因為哭過而沙啞的聲音。

「摁,不怕。」只剩下微弱的聲音的我,眼淚無聲無息的在流。

「挺下去,我們想做的事,太多沒做。」

「對不起。」

 

 

 

明明想要跟你更多更多的跟你待在一起,

明明想要更加更加的了解你,

最後,卻什麼也做不了,這,就是我。

 

 

 

「聖圭,對不起。」我想我這一次,再也不能挺過去了,是時候,要陷入沉睡,在那片蔚藍的海裡睡。

 

「有什麼該對不起……」

 

「聖圭。」我拔下了氧氣罩,對聖圭擠出一個我覺得最漂亮的笑容。「找一個,更好的人,然後,跟她,幸福,的過,吧。」

欠缺氧氣的我,連說句話都吃力。

「傻瓜啊……

「聖圭,啊……吻我,可,不可以。」

「摁。」

 

 

 

就這樣,我們有了我們的第一個吻,也大概是最後的一個吻。

 

 

 

 

 

「聖圭,我愛你。」對不起,沒有更了解你,對不起,沒能陪伴你更久的時間。

 

 

「摁,時候差不多了。」我重新帶上了氧氣罩,隨着眼皮的疲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不能啊,稀恩,你媽媽……還沒有來。」他用力的搖晃着我的肩膀。

 

 

 

然而,我再也聽不見了。

 

 

 

 

 

 

***

「別走啊,想對你說的話還有很多。」看着聖圭在握着我的手……那算是我的手嗎? 算吧。

 

我站了在他身後,知道他並看不見我

 

 

他再沒說話,只是抱着那個竟然睡在床上的我,一直在哭着,我從後面輕輕的抱着他,他哭着,我也哭着,雖然知道他不會知道。

 

 

 

 

你說你覺得沒關係,只要那一瞬間我們在一起就好,然而,現在卻一個人在這樣哭着。

看着你的樣子,我就知道我錯了,真的錯了,不該自私的答應你,因為最終剩下的,就只有你一個,承受這種孤獨的,也就只有你一個。

 

 

這次,你的痛,又要自己一個承受了嗎?

這次,你又要再隔多久,才能重新接受一個人呢?

 

 

 

 

輕輕在他臉頰上留下了一個吻,

 

儘管他永遠都不會知道。

 

 

 

 

 

 

對不起,對不起。

 


虐文萬歲耶#

希望兔兔兔兔喜歡喔www (又亂叫

 

是說我最近在書店看到了一本叫The Book of Answer的書

就是在心中想一個問題然後打開隨便一頁就是答案

我就想着「我會一輩子也喜歡他們七個嗎?」然後就打開了書

 

答案是「It will sustains you. (這將支撐着你。)」

突然覺得好暖好高興www

我愛你們AUA

 

好啦再見#

FB_IMG_1438745159694  

 

文章標籤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