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0809_003517  

「怎麼了,竟然親自來醫院找我啊。」金聖圭,我的親哥哥正坐在我的對面,大口大口的喝着由他的親妹妹買的冰美式咖啡。「說吧,這次是什麼事。」

 

 

 

 

自從哥哥當上了醫生以後,因為醫院跟家裡有一段距離的關係,大多都住在醫生宿舍裡頭,一個星期也不會回家一次,我跟他的見面時間也越來越少,上一次見面好像也已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

 

雖然是過了跟哥哥撒嬌的年紀,可是也偶然會有想跟哥哥撒嬌的時候吧,可是這傢伙總是把我說得沒事就不會找他一樣,我就不能是單純想要見一下你才來的嗎? 雖然……這次是有目的才來的。

 

 

 

 

「就不能只是想見一下你,我們一個多月沒見面了不是嗎?」搶過了他的咖喝了一口,一臉不滿的說着。

「我可是從你出生的那一天就認識你,你覺得我看不透你嗎?」小小的瞇瞇眼是帶點輕挑的視線。

「嘖,一點也不可愛。」掐了一下他胖胖的手臂,直至他痛得扔開我的手。

「倒是這次你來怎麼都不告訴我?」摸了摸我剛剛掐痛了的位置,稍有不滿的抱怨着。「要是我剛好在工作你不就白走一趟嗎?

「我電話……不見了。」也不知道該從那解釋好,結果還是隨便的編了個藉口,反正換個角度來說我好像也沒說錯。

「真的是……要哥哥給你買新的嗎?」這個哥哥看上去雖然很壞,可是任誰都看得出他很疼我也是事實。「你別再這樣冒失啊。」

「摁,不過電話我自己買就好了。」

「唉不就是個電話,讓哥哥買你吧。」拿出了他的個人卡,可是被我搖頭拒絕了。「這樣吧,要是你看中了那一款就告訴我吧。」大概是因為太了解我的個性也沒打算強求了。

「摁,知道啦。」

 

 

「說回正題,有事就快點說,我午時間快要完了。」看了看手錶,一臉認真的說着。

「想讓哥哥給我介紹一個好的精神科醫生,我……有朋友有需要。」

「摁,幫你找找看,我認識好幾個,讓我跟他們說說看。」一口喝完了剩下的咖啡。「倒是你那個朋友……我認識嗎?

「呃……哥哥不認識喇,是認識沒多久的朋友。」要是跟他說我是為我的客人問注定又被他說教了。

「金敏恩,要是你瞞着我交了男朋友我可不放過你啊。」用小小的瞇瞇眼瞪着我,眼睛雖小可是看上去還滿可怕。「而且還是個精神有問題的男朋友……」

「沒有男朋友……」

 

 

說到一半被哥哥的電話鈴聲中斷了我們的對話,讓我覺得很奇怪的是我總覺得哥哥的鈴聲很耳熟的感覺。

 

 

「啊,李燦圭這個傢伙又給我弄了什麼麻煩喇……」掛了電話後皺着眉的在抱怨。「哥哥要先走了,你也回家去吧。」

「摁,哥哥也努力工吧。」

「摁,跟媽媽說我明天放假會回家的。」撥了撥我的瀏海就連忙跑回病房,看着哥哥的背影不禁偷偷笑了。「明天見吧。」

 

別人當醫生都忙得變消瘦的時候,我哥竟然還可以長胖了。

 

 

 

 

唉不過胖胖的,可愛的,這樣才像我哥哥。

 

 

 

 

 

 

***

從醫院回到花店用了大概兩個小時的時間,一邊打理着花草,一邊放着剛剛從唱片店買的南優鉉的唱片。

 

 

 

 

「喲。」突然有誰打開了門,我連忙用抹布抹了抹手,打算去招待客人的時候,卻對上了那雙銀河裡頭的眼睛。

 

 

我只懂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這個人,這個正穿着白色的長身T-shirt還有簡單的黑色短褲,卻配上了顯眼的紅色運動外套的這個人。

 

 

「你……怎麼……」拍了自己的頭好幾下又重新的恢復了清醒。

「哦竟然在播我的歌呢……迷上我了嗎?」看着我放在桌子上的他的唱片,有意無意的笑着。「你的手機。」

看見他拿着我的手機的那瞬間馬上鬆了一口氣,卻又有點不知所措……沒想到他會為了我的這部手機,特意跑來。

「謝謝你。」雙手接回了手機,還鞠躬道謝。

「不用謝,都是那哥……對不起呢。」可愛的打理着瀏海說着。「你沒事做吧,我可以留在這裡嗎?

「哦,我還有一個多小時才關門。」我重新拿起了正在修剪莖上的刺的玫瑰花,他則是把這裡當作是家的一樣,到處走也到處看花。

 

 

 

 

哦……這音樂不就是剛剛哥哥的鈴聲嗎? 哥哥喜歡南優鉉嗎? 我怎麼都不知道……

「嘖……」果然修剪玫瑰就不能一心二用啊……看着手指上不斷湧出來的鮮紅液體我仍沒有意識要去處理。

不過這也是每天都發生的事,我也不覺得是一回事了。

 

 

 

 

「啊!」連忙握過了我的手指用紙巾按好傷口。「痛嗎? 這刺看上去很尖……」

馬上拿起我桌上的急救箱就替我的傷口進行消毒,那雙銀河一樣的眼睛就只是一直注視着我的手指。

 

「呃……南優鉉啊……」

 

「怎麼了……很痛嗎?

 

 

 

 

呃我們現在的這種對話真的很奇怪。

 

「這是我的手指啊,你先別這樣緊張,我沒事。」

 

 

 

 

「啊……一不為意就……」放開了緊緊捉住我手指的手。「對不起,我好像……」

「不,沒關係的。」看着已經完成消毒的我的手指頭,小心的貼上了傷口貼。

「你別再這樣冒失啊。」竟然跟我哥哥對我說同一樣的話。「女孩子別隨便受傷啊。」

「我也習慣了,沒關係啊。」我將兩手手掌也遞到他面前去,手上全都是被花刺傷的傷痕。「被花刺傷是家常便飯啦。」

「小心一點啊。」這次又緊緊的捉緊了我的手掌在看,像要把我手上的傷口都看穿一樣。「不痛嗎?

「不痛。」又拿起另一枝玫瑰,準備替它進行修剪。

 

 

 

 

「明明我拿歌迷送的花都沒事啊。」看着我手上的玫瑰,嘟了嘟嘴巴的說。

「因為那些花都經過了修剪啊。」

「可是這讓真的值得嗎? 把自己弄得滿手都是傷。」

「摁,看見來買花或是收花的人幸福笑着的樣子,我覺得很值得。」轉眼間就修剪好一枝玫瑰。「像你那天收到那束星辰花一樣,你的樣子看上去真的很幸,我說真的。」

「也對我的確很喜歡收花……對不起你等一下。」跟哥哥一樣的鈴聲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我在花店……不就是哥你忘了把電話還給人嗎?

「而且今天我休假哦,到處逛逛放鬆一下不行嗎?

「這樣突然嗎? 社長不知道我今天休假嗎?

 

大概是在跟他的經理人說話,雖然不知道在說什麼話題,不過就感覺南優鉉很不滿的樣子。

 

「我知道了,現在回來。」有點生氣的掛了電話。

 

 

 

 

「怎麼了?

「沒有,就要回去開會了……明明是休假……」苦笑着的打開了花店的門。「沒辦法啦,我今天先走了。」

「摁,小心哦。」我向他揮了揮手,又低下頭開始修剪花莖的部份。

「你才要小心,我先走了,改天見。」我沒有抬起頭,只是聽見了門關上的聲音。

 

 

 

 

他總喜歡說下次見,改天見……

 

可是,我們真的會再見嗎?

 

 

 

 

發着呆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看着來電顯示寫着的是優鉉哥哥的時候,我竟然馬上就接電話了。

 

「摁接得真快。」另一面的人有點高興的說着。

「為什麼你會有我的電話……」說完的下一秒鐘也覺我自己好像說了些多餘的話。

「你覺得呢?」對方也好像覺得我的問題有點可笑。

「怎麼打來了?」明明剛剛才見過面,而且我們也不是這樣親切的關係。

 

「想讓你給我挑一株小花,我想要放在房間。」這樣突然……

「喜歡有着什麼香味的花?

「淡淡的花香就好,你替我選吧。」

「摁。」

「我明天晚上來打你拿,掛了,小心又被刺。」有點使壞的語氣說着,然後掛了電話。

 

明天晚上嗎……我又沒有答應為什麼就自個兒掛掉電話。

 

 

 

 

「像平日那樣用就好,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喜歡的話給我留下你的電話號還有幾張自拍的話也很好。」

 

突然的想起了那天他說的話,連忙打開了手機的圖片庫。

 

 

 

 

摁我想應該不會有……吧。

 

 

 

 

一打開圖片庫看見的是十多張南優鉉的自拍照,嘴唇微微嘟起,帶點委的眼神,每一張也是這樣裝可愛的表

 

雖然是有點無奈,可是我並不覺得討厭。

 

 

 

 

 

 

***

有着淡淡的花香的花……

 

 

 

 

原本說好了今天休假回家的哥哥說臨時早上有急症,晚上才會回來吃飯,而且還說會留在家裡睡,明天晚上才回宿舍。

也因為這樣,原本早上打算把時間留給哥哥而不開店的我還是開店了,平日的早上大多沒有太多的客人,因此我就只是坐在店裡,考慮要給南優鉉送一株什麼花。

 

 

 

 

蘭花的話香氣很好聞,可是他這樣忙沒時間照顧的話……蘭花這樣難照顧很快就會死掉吧。

除了香氣也要考慮的是,那一種花是否容易種的花種。

 

 

 

 

「摁?」沒看來電顯示我直接的接了電話。

「是我。」聽見了聲音我馬上去確實了來電顯示,果然沒認錯,是南優鉉的聲音。

「怎麼了?

「我想說我今天晚上來不了,我臨時約了朋友吃晚飯,對不起。」

「沒關係,反正花店什麼時候都開啊。」心裡頭深深處有一點的失望,可是更多的是鬆了一口氣,反正也沒有選好花種。「不過明天不開喔。」

「為什麼?

「我哥哥回家住一天,我要把時間都留給他。」提起哥哥還是讓我覺得很高興。

「看來跟哥哥很要好的樣子,可是你們不常見嗎?

「摁,哥哥比較忙。」

 

「優鉉啊到了。」一聽就認得是他經理人的聲音。

 

「那我先掛了,下次來花店我會再給你打電話的。」他說完就匆忙的掛了電話,這才讓我覺得更可惜。

 

還打算問他喜歡什麼花……

 

 

 

 

放下了電話,伸了個懶腰,又開始修剪桌子旁邊的玫瑰。

 

 

 

 

 

 

***

「媽媽,哥哥說今天晚上會帶朋友回來吃飯。」看到了哥哥的短訊,馬上跑到廚房去更媽媽說。

 

「摁,那我多煮一些吧,敏恩也來幫忙。」按着媽媽的命令替她把菜都切好。

 

 

 

 

「對了媽媽,有什麼花種是有着淡淡的花香又容易照顧的嗎?」我的花店原先的主人是媽媽,比起我,媽媽認識的花種更多,應該能替南優鉉選到一種吧。

「波斯菊不錯。」

 

波斯菊……的確,很容易就會長得漂亮,而且也有着淡淡的花香味,應該很適合他的。

他會喜歡嗎?

 

一想像到他看到花朵幸福的笑着的樣子,就很期待那一天會來到。

 

 

 

 

說起南優鉉……待會我要問哥哥,為什麼他竟然會用南優鉉的歌當鈴聲,而且還巧合的是跟南優鉉一樣的鈴聲……

難道哥哥是歌迷嗎……

 

 

 

 

 

 

「敏恩啊,開門。」門外傳來了哥哥的聲音。「我沒帶鎖。」

 

這個哥哥總是不愛像常人一樣按門鈴。

 

「來了。」我洗過手,就馬上跑去門前去,打開了門以後一下子把門前的這個人抱住。「哥哥我好想你……」

 

 

 

 

可是……這結實的肌肉絕對不會是我那個胖胖的哥哥的。

 

 

緩緩的鬆開了手,微微抬頭的看了看我抱着的這個結實肌肉的擁有人。

 

 

 

 

 

 

是南優鉉。

 


這是第二章### 

看見金聖圭出場太多不要驚訝

因為這七個長篇各自會有點關係的###

而且很想要讓南圭出場www

 

名字的話大家好像很喜歡的感覺

所以我還是不改了AUA

 

好啦我去忙我的新計劃去了AUA

大家請密切留意吧:)

IMG_20150809_00343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