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藝人說覺得沒有個人私隱的這件事,我在跟南優鉉走在一起後開始慢慢明白。

 

不論是在他的公司或是他的住宅附近,總能看見他的歌迷的身影,即使他心情不好,即使他再累也好,都總要裝出一副高興的樣子。

 

為了避開他的歌迷,我跟他總是要特別小心,總要分開出發,見面後也要分別離開。

 

好幾次被歌迷拍到我們站在一起的照片,公司還有優鉉也只是說是公司職員就把事情壓下去。我也有想過,也有覺得遺憾過,為什麼我們不能像普通情侶一樣,可是這沒辦法,為了他為了我,也只能這樣。

 

 

 

 

只是,事情卻漸漸的,往不可挽回的方向發展。

 

 

 

 

 

 

***

「我們暫時還是在電話上聯絡吧。」電話另一頭的人用軟綿綿的聲音說着。「雖然我會很想你的。」

 

「摁,我也是。」盡量以聽上去比較開朗的聲音說着,此時此於,比起我,他大概更自責更難受吧。

 

 

 

 

上星期的某一天,南優鉉像平日一樣,在繁忙的日程裡頭,抽空了幾個小時,到了我的花店去了,誰知道,他身後一直有幾位歌迷…… 不對,正確來說是私生飯吧,就這樣跟着優鉉來到了我的店。

 

她們看着我,目瞪口呆,明明說是武林公司職員的那個人,現在竟然出現在花店裡頭,穿着圍裙,拿着花在修剪。

 

我十分清楚,我,或是優鉉說什麼,也只會把情形越弄越壞。

 

 

 

 

這幾天,我不敢回到花店去,每天經過的時候,都總有幾個女生在等待,雖然不知道在等什麼…… 也許我也只是假裝不知道了。

 

「對不起呢,是我弄成今天這樣的情況的。」電話裡頭,他的聲音是我沒有聽過的無力。

「才不是呢,只是我不小心,明知道……」明知道我喜歡的那個人,身份是這樣的特別,一開始,我就該要更小心才對。

「相信我,很快就會過去了,反正年中藝人戀愛這種事,新聞裡頭每天都有。」

「摁,很快會沒事的。」

「人們其實也只是好奇,事實上對我對你,都不感興趣。」他有點虛無的笑着。「我今天晚上再跟你聊,先去拍攝了。」

「摁,加油。」

 

 

他掛了電話以後,我鬆了一口氣,一下子躺到床上去。

 

 

我曾經以為,只要沒有影響到他的前途,我就會覺得沒關係。

 

然而,我卻發現,我比我想像中更要膽小,這一切,都讓我覺得有點害怕。

 

那天的那個夢,這幾天,在我的腦海不斷跑出來,南優鉉很好,真的很好,只是,他給予不了我最需要的安全感。

 

 

 

 

 

電話突然再一次響起。

 

我忘了,還有一個人會在乎。

 

 

 

 

 

 

***

「來了嗎?

 

這次我們兩個沒有約在咖啡廳見面,而是在醫院的天台見面,不過他還是一如以往的,拿着兩杯粉紅得漂亮的草莓沙冰,其中一杯正以驚人的速度減少。

 

 

 

 

「摁。」對於哥哥,自從跟南優鉉在一起以後,我總覺得有點抱歉。

 

我想,我躲開哥哥,是基於覺得抱歉,然而,越是躲開哥哥,這就讓我越是覺得抱歉。

 

 

「怎樣了,還好嗎?」他還是一臉仁慈的給我遞過了一杯他最喜歡的沙冰。「感覺怎樣?

 

 

我有點發呆了,還以為哥哥絕對會把我罵一頓,又或者說,給哥哥好好的罵一次的話,我心裡可能會覺得好受一點。

 

 

「哥哥,對不起。」連直視他的勇氣也沒有。

 

從小到大,都沒有對哥哥有過隱瞞,我跟哥哥,坦白還有親密程度的誇張,是連我第一次生理期的時候,第一個知道的也是哥哥,雖然很不願意,可是第一個給我買衛生綿的人,也是哥哥。

 

 

 

 

「沒關係,你覺得你哥哥我,真的不知道嗎?」他說着,那隻漂亮的手,就放到我的頭上去,替我弄着因為強風而吹亂了的頭髮。「從你那天說要送花的那通電話,我就猜到了。」

「為什麼?

「因為我是你哥哥啊,關於你的所有事我也知道。」他好看的笑着,眼睛瞇成了兩條好看的線。「那天你的那語氣,絕對是在說謊…… 想了很多,還是覺得,只有你跟那傢伙走在一起了,才會不想讓我知道。」

「哥哥不生氣嗎?

 

 

 

 

「摁…… 我不知道。」哥哥嘆了一口氣,又開始無奈的笑了。「一開始…… 不對,其實那天晚上,我對你說那番說話的時候,就有預感,你們會在一起了。」

「我很不贊成,因為我覺得優鉉絕對不會給你幸福,跟他在一起,不會有安全感。」

「可是,再想了想,我又有什麼權利,去阻止你了? 總覺得你還很小很小,還需要我的保護,但其實,你早就不是個小孩子了。」

 

 

「哥哥知道嗎? 我那天發了一個夢,夢裡頭,哥哥你生氣了,對我失望了,說我沒有好好聽你的話…… 所以才弄得自己滿身都是傷……

「沒關係的,滿身都是傷也好。」放下了沙冰,然後一下子把我抱住。「哥哥都在。」

 

感覺南優鉉沒有給予我的,哥哥都給予我了。

 

 

 

 

「很害怕,對吧?」他一臉可惜的看着我的頭髮。「明明從小時候起,你就只喜歡留長髮。」

 

那天的事情發生了以後,好幾次出門都被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的感覺,雖然不知道是真有其事,還是只是我的心理作用,可是,抵不過那樣的恐懼,我最後還是把自己一頭長及腰的頭髮剪掉了,現在就大概只到肩膀的長度。

 

 

「摁,我沒事…… 就是有點害怕,其他都很好。」我微微笑着。「現在還好。」

「你是在告訴哥哥,你馬上就會不好了嗎?」哥哥微微一笑,可是我知道他明白,我的擔憂是什麼。

「摁,就只是感覺…… 不過,應該沒事吧?

 

 

我的不安,是我覺得,那天夢裡的事,好像真的會發生的感覺。

 

 

 

 

金敏恩,我跟你什麼關係也不是。

 

這樣的話,好像在不久的將來會聽得到的感覺。

 

 

 

 

 

 

***

「那有什麼想要的嗎?」這天,他興高采烈的撥電話來告訴我,他在音樂節目上得一位了。

 

其實即使他不撥電話來,我也知道。

 

「摁…… 你。」電話裡頭依舊軟綿綿的聲音,再聽下去我就好像會溶化掉一樣。「我們,快兩個星期沒見面了。」

「摁,我知道。」可是那天的事情,直至今天也還沒有平靜下來,我們,又可以見面嗎?

「今天晚上,我們見個面吧。」

「怎可以……

「我說沒問題就沒問題,別擔心。」

 

「摁。」沉默了一下,還是沒有辦法拒絕,不忍心拒絕他,而我也不想要拒絕。

「那晚一點給你發個地址,你來找我,放心,我會安排好。」

「摁。」

「那晚上見,我先去趕行程了,我想大概十時可以完結的。」

 

 

他掛斷了電話後,我嘆了一口氣,還是抵不過他呢。

 

 

 

 

最後,戴上了無鏡片的眼鏡,束起了頭髮,做好了出門的準備。

 

連平日只會用隱形眼鏡的我,也竟然戴起眼鏡來,這樣的話,應該不會那樣容易被人認出來吧?

 

 

 

 

南優鉉給我發的地址,是一間在弦大的咖啡店裡頭,我真的想要知道,他的腦袋是不是壞掉了,竟然會在這種很多年青少男少女,也就是很多他的歌迷的地方,很多認識他的人的地方,說要跟我約會。

 

更讓我驚訝的是,我打開了咖啡店的門的瞬間,看見的不是南優鉉,而是哥哥那個最要好的朋友金明洙還有一個跟明洙哥哥的理想型很像的女孩。

 

「你先在上面等一下吧。」明洙哥哥一臉帶壞的笑着,指着往上層走的樓梯。「然後,既然你來了,我們就先走了…… 允希啊,我們走吧。」

「好好享用哦。」把一個盛着蛋糕還有特飲的盤子交到我的手上,就先和明洙哥哥一起走出了咖啡店,還鎖上了門。

 

 

我的頭腦一片空白,只知道我大概是要拿着這個盤子到上一層去。

 

 

 

 

 

跟我想像中不一樣的,是我走到上層去的時候,一個人也沒有看見。

 

我放下了托盤,放下了頭髮,脫下了眼鏡,虛脫的坐到沙發上去。

 

 

 

 

我以為自己會不在乎,以為自己習慣了跟南優鉉的這一種相處,跟藝人走在一起的話,不能常常見面之類的事,不是應該有心理準備,不是該要習慣嗎?

結果,原來沒看見,還是會覺得失望,一直只看着電視畫面上的他的話,還是會覺得寂寞。

 

 

 

 

「是我對你有點過份貪心嗎? …… 南優鉉。」

 

 

明明知道沒有人會回答,我還是照樣的問了出口,對於這樣的我,剩下的,也只有苦笑。

 

一個人縮成一小團,坐在沙發上,虛無的等待着。

 

 

 

 

我好像發了一個夢,不過這次,好像是個沒那麼悲傷的夢。

 

 

「敏恩啊,我好想你。」我拿着托盤走到上層的時候,南優鉉一下子從後面用力的抱住了我,嚇得我差點要把托盤跌到地上去,好不容易才找回平衡。

「啊,你就不能看看狀態才做嗎?」我甜甜的笑着,放下了托盤。

 

「不能,因為太久了沒見面了,一見面就忍不住想要抱你。」依然是那張只會說好聽的話的嘴巴。

「摁,我也是。」一下子抱住了他,我好像真的聞到他身上那種獨有的肥皂味一樣。

 

 

 

 

突然的,有幾個拿着相機的人跑進來了,我打算馬上推開他的時候,卻被他緊緊的捉住了手。

 

「別走,這不是什麼不能公開的事。」他微微對我笑着,我那狂跳的心臟馬上就靜止下來了。

 

「你這樣,不怕你的歌迷離你而去,會令你的音樂事業結束嗎?

「你這樣算是公開戀愛嗎?

「你不怕你的歌迷傷心嗎?

 

記者一連串的問題,讓我那個平靜下來的心臟,再一次的緊張起來。

 

「摁,怕,我當然怕。」南優鉉說着,聽上去是不好的話,臉上的卻是從容的笑容。「可是,更怕的,因為這樣事,而失去這個人。」

 

 

 

 

 

 

***

突然有什麼厚厚的東西放到我身上去,我才緩緩的張開了眼睛。

 

「對不起,弄醒你了嗎?

「是優鉉嗎……」我用雙手擦了擦眼睛,卻看不見我想要看見的人。

 

 

 

 

「對不起,優鉉他…… 工作延後了,讓我來看看你。」說着這樣的話的,是哥哥,不是南優鉉。

「這樣啊……」我看了看手機,有十多個來自南優鉉還有哥哥的未接來電,還有他說他來不了的訊息,再看了看現在的時間,是凌晨的五時多。

「還好嗎?」聽見哥哥的聲音,不知道原因的,眼睛不斷在掉淚。

「不好,不好,一點也不好。」只懂得靠在哥哥的懷裡頭哭着。「我好想他……

「摁,我知道。」哥哥的聲音,好像打開了我淚腺的開關一樣,淚水完全的停不下來。

 

 

 

 

 

想起了剛剛的夢,我很清楚那樣的事不會發生。

 

原來,醒過來後,剛才的那個夢,比起上一次的夢,會讓我覺得更加難受。

至少,那個夢,難受卻真實,即使心痛,還是沒覺得失望,可是這個夢,一覺醒來,卻讓我覺得既失望,又空虛。

 

如果真的被發現的話,南優鉉會怎樣呢? 會馬上把我推開嗎? 會又一次的謊話去回應嗎? 會馬上跟我分手嗎?

 

我不知道,只是,絕對不會是那個夢裡頭的回答吧。

 

 

 

 

 

 

要是那時候,有好好的聽哥哥的話,今天的我,又會哭成這樣嗎?

 

 

大概不會吧。

 


正正因為有過期望才會有失望

也因為有過失望,後頭才會覺得幸福吧

所以現在我要開始寫虐了###(事實上我好高興

 

越寫這篇越覺得心情沉重的是

我會想,要是優鉉真的有女朋友的話

他也會這樣嗎? 為了Inspirit而放開那個自己喜歡的人嗎?

想着想着開始覺得心情沉重,也很憂鬱

 

剛剛寫好論文,然後發好文

現在我要去睡了,各位晚安

FB_IMG_144387319197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