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1006_222449  

「聖圭啊,是時候說早安了呢。」

 

 

 

 

現在回想起來,那句話好像是只是會在夢裡頭聽見的話,竟然真的在現實裡,陪隨着她的微笑出現,這件事還是有點難以置信。

 

明明就已過發生了一個月的事,我還是沒辦法想像,那張曾經極度蒼白的臉,現在正在我面前燦爛的笑着。

 

 

 

 

 

 

「夫人早上好。」吉曜漢,也就是我的貼身秘書笑得一臉燦爛的對所炫說着,先一步走進病房,拉開了窗簾,整個房間頓時變得光亮起來。

「吉秘書,都說了好幾次,別這樣叫我啊…… 聽上去很不好意思啊。」雖然明知道他只聽命於我,但是每一次見面,所炫還是會這樣說。「我才不是…… 夫人啊,我們還沒有正式結……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聽在心裡,有點讓我不知所措的感覺。

 

 

「我們已經結婚了,是已經結婚三年的夫婦了。」我坐到她的床邊,溫柔的摸着她的頭。「那是我的指示啊,你也是時候習慣這個稱呼了吧。」

「習慣不了…… 聖圭啊,你就讓吉秘書喊我的名字啊,夫人夫人的叫,整個感覺很奇怪啊。」她含羞的笑着的樣子很可愛。「而且,他平日都是喊你聖圭哥,也不是喊你理事長。」

「啊,我知道啦。」我看了看站在旁邊那個別有用心的笑着的那個人,微微的點了點頭。

「那所炫嫂子,我就先走了。」他微微一笑,便往門的方向走。「聖圭哥,我在下面等你。」

 

 

他離開了以後,我們才開始我們的二人世界。

 

 

 

 

「今天感覺怎樣了?」我握着她的手說着。「那個…… 什麼醫生? 有說你什麼時候可以出院嗎?

 

負責所炫的醫生是個常常也很煩躁的醫生,長得挺好看,感覺是那種有小聰明的醫生,雖然有時候態度比較欠打,不過還算是個值得信任的人。

 

「那個是大吉醫生啦。」所炫說着,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他說還要一段時間呢,最快也要在物理治療開始後才可以出院了,現在我還不可以自己走,要先訓練好肌肉…… 畢竟也睡太久了。」

「是我害你就這樣睡三年多的……

 

 

我常常會想,要是可以早一點的話,要是可以快一點的話,事情又會變得有多好呢?

 

 

 

 

「又是這樣了。」一下子揉着我的臉,用力的拉着我的臉頰。「別這樣,我不喜歡。」

「我知道。」只是性格不是像我的臉,被你揉一揉就可以改變的啊。「可是……

「別可是,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真的。」聲音又漸漸的開始變得沙啞。

 

 

那個什麼大吉醫生說,因為長期的昏迷,身體的各個部份,像是肌肉、聲帶等等的器官,出現了衰退的情況,因此需要時間慢慢訓練,才可以回到正常的水平。

要一切回復正常的話,又要用多少的時間呢?

 

不過不管多久也好,這次我會好好陪着你的。

 

 

 

 

「摁,我知道。」看了看手錶,似乎還有一點時間。「今天要到花園走走嗎?

 

看着她微微的點着頭,我把她從床上抱到輪椅上去,還不忘脫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大吉醫生說,明天我就可以開始學走路。」她興奮的說着,聽上去就像是小孩子學走路一樣興奮。「聖圭要來看着我嗎?

「摁,當然。」還是像從前一樣,對着她,我總是有求必應的。

「啊,不,聖圭你明天早上好像有個會議。」又突然改變了主意。「這一次可不能又為了我而改期啊。」

「你確定不用我來看你?」我看着她,有點擔心的說着,我常常也會怕,要是我不在她的身邊,她會不會再受到什麼傷害,明明知道只是我的多慮,我卻又不能放下心來。「如果,你真的想我……

「不用了,我自己也可以。」

「那…… 我讓吉秘書來看你好了。」不過我也很清楚,她就像我,說好的話,不輕易改變。

「摁,好啊。」看着她甜甜的微笑,治癒了我最近的疲勞。

 

 

 

 

「所炫啊。」還是按捺不住,想要問清楚。「剛剛,為什麼說我們還沒有結婚啊?

 

 

即使那天,那個不可以說是正式的婚禮也好,我已經認定了,她是我一生所愛。

 

可是,她不是這樣想嗎?

 

 

「啊,那個…… 也沒什麼意思啊,正式來說是我們沒有結婚,可是…… 我除了你也沒打算嫁給誰啊。」

「可是……

「聖圭啊,現在這樣我也充分的滿足了,真的。」

 

 

 

 

聽着她說的話,嘴角微微往上揚起。

 

 

我也終於知道,我有什麼可以為她做了。

 

 

 

 

 

 

 

***

「吉秘書,最近聖圭很忙嗎?」我一邊扶着兩旁的扶手,練習走路,一邊問站在前方的吉秘書。

 

 

最近的進度變得越來越好了,大吉醫生說,大概下星期就可以嘗試不扶着扶手就走了,甚至可以出院了。

明明這件事最想要讓聖圭知道,可是,大概是為了完全上一個月為了我而推遲的工作,這個月每天都幾乎從早上起就留在公司。

 

 

 

 

「摁…… 算是吧。」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星期吉秘書的樣子總是怪怪的,明明就在微笑着,卻帶點神秘的不自然。

「我都快有一個星期沒見過他了……」明明就是自己不想成為聖圭不工作不去會議的原因,到真的見不到面的時候,又覺得很不習慣。

「很快會可以見面的了,別擔心啊。」扶好了快要失平衡趺倒我,把我的手好好放到扶手上去。「好好學走路,找天我們一起到公司看他啊。」

「摁。」

 

在這天來之前,我會好好練習的,

 

聖圭,不知道你看見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吉秘書。」我輕輕說着,為了不讓正在房門後面的聖圭聽得到。「你要跟我一起進去嗎?

「不了,我想聖圭哥看見你的話會比看見我更高興。」他還是有點別有用心的笑着。「你敲門進去就好了。」

「摁。」我還是點着頭對他道謝,這一個多星期,他一直也很照顧我,聖圭沒來的日子,他每天也會來看我。

 

 

 

 

咚咚。

 

 

心臟狂跳着的感覺,很久沒有感覺到了,好像現在才有種自己真的還在生存的實感。

 

 

 

 

現在想起來,一個多月前的那個早上,整件事也好像夢一樣。

 

 

 

 

 

 

 

***

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見了一片雪白的牆壁,想要轉動一下,好讓自己看得更清楚,卻發現肌肉並不受我的控制。

 

 

 

 

請問……

 

想要說話,聲音也只是在心裡發出來,又或者說我什麼也沒有聽得到,結果一直也睜着眼睛看着雪白的牆壁,直至我的負責醫生,大吉醫生進來看到我後,我才得以結束這個讓人不知所措的情況。

 

 

 

 

吃過了藥,喝了水,在大吉醫生的幫忙下做了一點伸展運動後,我才可以用有點沙啞的聲音說話,還有緩慢的伸展一下我的手腳。

 

 

「真的不用替你通知你先生嗎?」大吉醫生一臉不理解的看着我。「這三年裡頭,他每天都來,我看得出來,你醒來的這件事,他應該會很高興啊。」

 

嘻,我先生嗎?

 

「摁,沒關係,他大概,待會也會來。」我看了看我的病床旁邊的花朵,鮮艷的顏色告訴我每天也有人好好的打理它。

「摁,你喜歡吧,我也沒興趣管別人的閒事,有什麼事要按鈴叫我。」大吉醫生放下了寫了一段時間的記錄本,然後把按鈴的那個按鈕放到我手上去。「那我先走了,你有事的話『一定』要按鈴哦。」

「摁,我知道了。」我點着頭表示我明白。

 

 

 

 

 

我是真的,還在生存嗎?

 

即使醒來了,還是沒有實感,是聖圭成功了,還是我只是個靈魂?

 

明明都跟大吉醫生說了很多話,明明真的都拿得起東西,還是不能相信,我竟然真的還在生存。

 

萬一聖圭看不見我的話,又會怎樣呢?

 

 

 

 

 

 

 

啪。

 

還在一個人陷在沉思中的時候,有什麼跌到地上去,讓我回到了現實。

 

 

 

 

「聖圭啊,是時候說早安了呢。」我用那沙啞的聲音說着。

 

看見了聖圭看着我驚訝得睜大眼睛的樣子,我微笑着,看着他,直至他把手上的東西都扔到地上去,跑到我身旁去,然後把我緊緊的抱住。

 

第一次,醒來以後,有「我真的活下來了」的實感。

 

 

 

 

「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嗎?」從微啞的聲音裡頭,我聽得出來,他大概在哭,可是我沒有力氣推開他,看看他的臉。

「對不起。」比起他的聲音,我的聲音可能要沙啞十倍。

 

明明覺得自己會忍不住哭,卻發現眼睛都乾燥得擠不出一滴眼淚。

 

 

 

 

「是你說,閉上眼睛可以找到你的。」

「可是,這三年裡頭,我卻,一次也沒有找到你。」

「以後,你不可以再擅自離開我了。」

 

 

 

 

 

 

***

「進來吧。」聖圭的聲音,又再一次把我從回憶裡頭拉出來。

 

 

他的聲音,比跟我說話的時候,少了一份溫柔,多了一份強勢。

這就是吉秘書口中,理事長跟聖圭哥的分別嗎?

 

 

 

 

我慢慢的,一步一步,走進他的辦公室,一聲不響的。

 

 

「是晞童嗎? 我讓你找的婚禮場地找好了嗎?」他沒有抬起頭,而是一直看着文件。

 

? 婚禮場地?

 

 

「是曜漢嗎? 今天所炫進度好嗎? 那個什麼醫生,有說她可以出院了沒有嗎?」大概看見我沒有作聲,所以再問了另一個問題。

 

 

 

 

「是大吉醫生。」我微笑的說着,他才突然的抬起頭來,看着我,像是我醒來的那天一樣,睜大了眼睛。「大吉醫生說,下星期可以出院了。」

 

我還是一步一步小心的走着,就怕會不小心失掉平衡。

 

 

 

 

……

 

 

 

「小心。」他抱着往前跌的我,然後把我的臉埋到他的胸膛去。「我說你,走得不好,就不要勉強。」

「可是,想要第一個來見你。」

「你走不動的話,我可以背你一輩子。」小心翼翼的扶着我,讓我坐到沙發上去。

 

 

 

 

「剛剛,你說的婚禮場地…… 是什麼一回事?」握着他的手說着。

「還打算給你一個驚喜啊…… 我想要,辦一個正式的婚禮。」他順着我的頭髮。「那天,你不是說,你沒有正式嫁給我嗎?

 

啊,原來還在鬧別扭啊。

 

「所以,我想要正式的,讓你嫁給我。」他捉住了我的手,吻住了我的手背。「以後,你就再沒有藉口,不讓他們喊你夫人了。」

 

這個人,意外的,有點孩子氣呢。

 

 

 

 

可是,我卻連這一點的孩子氣也很喜歡。

 

 

 

 

 

 

「可是,先推遲好不好?」我說着,他的臉告訴我他不能理解。

「為什麼…… 我以為,你會想要馬上嫁給我?

「摁,想要馬上嫁給你,可是反正都是你的人了,我覺得不急,就再等一下吧。」

「等什麼?

 

 

 

 

「等你爸爸出來的時候,讓他見證着我們的婚禮。」

 

聖圭沒說,吉秘書沒說,沒有人說過什麼,可是我想聖圭會覺得這樣比較好吧。

 

 

「摁。」他抱住了我,把頭靠到我的肩上去。「我有你這樣的夫人,真的太幸福了。」

 

 

 

 

 

 

摁,我有你這樣的丈夫,也真的太幸福了。

 


說了很久,也寫了很久的番外出現了

這篇真的是一篇很受大家喜愛的長篇

為表謝意,我把吉秘書還有大吉醫生都寫進去了

注意,是吉秘書和大吉醫生,不是金明洙還有李成烈

他們是不同的WWW

 

不知道大家覺得這樣的結局有沒有更好

希望沒有寫壞TUT

 

寫完這一篇的時候

我想我大概再寫不到番外2了

所以就讓聖圭還有所炫在這裡停下來

幸福的生活下去好了AUA

IMG_20151006_22245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