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1006_224344  

「不要害怕,跟我一起玩吧。」旁聽傳來一把低沉的聲音,面前馬上就出現了一張極度蒼白的臉。

 

「啊!」明明一開始我的尖叫聲都比鬼屋裡頭的女鬼們更要淒厲的,經過一段時候的「練習」,現在聲音都開始沙啞起來了。

 

 

 

 

 

要是知道自己真的會這樣害怕,一開始就不要答應朋友來了。

 

眼眶含着淚,想要還是強行忍下來了,而且現在才走到一半,我還是要忍下去才可以。

 

 

 

 

可是現在才第一間鬼屋,還有幾間鬼屋在外面,我可怎好了……

 

 

 

 

 

 

 

 

***

「摁,那我在這裡等你們。」

 

看見我眼眶含淚的樣子,她們都不好意思再迫我走進鬼屋裡去了。

 

 

「恩妍啊,這附近有很多遊戲設施還有動物可以看呢,你就到處走走好了,我們玩完了再聯絡好嗎?」允恩說着,再指着鬼屋的隊伍。「光是排隊,我想一所鬼屋,我想我們也要等一個多小時了。」

 

「那好吧,我自己到處走走。」跟他們揮了揮手,然後一個人往比較寧靜的地方走。

 

 

 

 

拿到了一個沒有什麼人的地方,我一個人坐下來,帶上了耳機,把剛剛被嚇到靈魂都跑掉的自己冷靜下來。

要是現在再有什麼跑出來嚇我的話,我應該真的會哭吧。

 

 

 

 

「啊…… 嗚……」突然就有個誰怕了怕我的背,我轉過頭就被他的妝扮嚇倒了,眼眶的眼淚也不爭氣的就湧出來了,我連忙脫下了耳機瞪着他。「別嚇我了……」

他滿臉都是鮮紅色的假血,還有幾個小小的傷口,其實比較起鬼屋裡頭的鬼,或是樂園裡頭其他裝扮打鬼怪的工作人員,他是沒那樣可怕的。

 

不過奇怪的是,似乎這一隻來嚇我的鬼比我都要更慌張的感覺?

 

 

「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他拍着我的肩安慰着我。「我是想問你這旁邊有沒有人,可是問了幾次你也沒有聽到……」

「你不是要來嚇我嗎?」擦了擦眼淚,看着他。「你不是這裡的工作人員嗎?」

「不是,我是被朋友迫來的,只是化妝了。」他笑着說,笑聲特別得有點可愛。「他們說,化妝的話,工作人員以為你也是工作人員,就不會來嚇你了。」

「所以,你也害怕嗎?」

「摁。」他坐到我旁邊去,雖然知道他不是要來嚇我,可是我還是下意識的向旁邊移了。「覺得我有點嚇人嗎? 等我一下。」

 

這樣說完以後,又馬上站了起來,匆忙的跑往不知什麼方向。

 

 

 

 

 

 

再回來的時候,是五分鐘後的事,連同一張很乾淨的臉。

 

 

「現在這樣你應該不怕了吧?」他笑着,像個小男孩一樣天真的笑着。

「摁。」明明我跟他就只是巧合遇上的兩個人,他卻為了照顧我的感受,而卸下了他為了保護自己而畫上的妝容。「謝謝你。」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了?」他坐到我旁邊問。「一個人的話,很容易會被那些人嚇的。」

「因為不想要跟着朋友走到鬼屋裡去。」

「我也是呢…… 我是張東雨,你呢?」

「我是糖恩妍。」

「那…… 恩妍啊,在我們的朋友回來前,我們要待在一起嗎? 這樣的話,大概比一個人待着要好吧?」

「摁。」明明只是個剛剛認識的人,聽着他喊我的名字,我卻覺得很有親切感。

「那,我們要一起到處去看看嗎?」

 

 

 

 

如果是平日的我的話,大概早就搖頭拒絕了,只是今天,看着他的笑容,不自覺的就點頭答應了。

 

 

「恩妍啊,你喜歡看魚嗎?」東雨指着旁邊以湖水藍色裝飾的海洋館說。

 

其實那個海洋館,幾乎是我每一次來都會去的地方。

我不擅長那些極刺激的機動遊戲,沒有膽量去嘗試,在海洋館裡頭,被一片藍色充斥着我的視線是我最喜歡的事。

大家買全年通行證都是為了來玩機動遊戲的時候,我就只是為了來看這一片藍。

 

「摁,喜歡。」其實喜歡的不是魚,只是那片藍。

「我其實沒有特別喜歡魚,不過我喜歡看那片深藍的顏色。」他說着,在我身後堆着我,走進海洋館裡頭。

 

 

 

 

這個動作,讓我有點想起從前,那個人做過的動作,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個我至今仍放不下的人。

 

 

 

 

 

 

 

 

「糖恩妍,快點來這邊。」那個我曾經最喜歡的人,用帶點霸氣的聲線喊着我的名字,可是只要笑起上來,樣子就會變得甜甜的可愛。

「就不能慢慢走嗎?」這是我最常對着李浩沅說的話。「這樣的話,漂亮的東西都要錯過了。」

「漂亮的東西,我從來都沒有錯過。」說完後就一手從後抱着我。「漂亮的東西。」

「欸李浩沅。」口裡是抱怨的語氣,但嘴角還是甜甜的上揚。揚。

「好啦,走啦。」鬆開了緊抱我的手,然後從後面推着我走。

 

 

我們兩個從前常常到這個主題公園去,只是我們都不常玩那些機動遊戲,別看他一臉霸氣,這個男人,連玩小孩用的機動遊戲也會覺得頭暈。

如果說我買全年通行證是為了這一片藍,他買的原因絕對是為了我。

 

 

我們幾乎一個月會來最少兩至三次,每次都會在這個海洋館逗留好一段時間。

 

 

 

 

不過那都是曾經了……

李浩沅,你……

 

 

 

 

 

 

 

 

「恩妍啊,恩妍?」旁邊的張東雨拍着我的肩,把我從回憶裡頭又拉出來了。

「啊,對不起。」我微微笑着。「在想別的事情。」

 

自從李浩沅不在,我每次來到這裡,都總會想回很多以前的事,

所以,我都很久沒來了。

 

「你知道嗎,這個海洋館上星期開了一個新的展館,要一起去看看嗎?」張東雨說着,自然的握起了我的手腕。「這邊。」

 

 

 

 

換着是平日的我,大概已經扔開了他的手,

然而,現在,被他握着手腕的這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了李浩沅的影子。

 

 

 

 

 

 

 

 

***

「就是這裡了,不過這裡頭有點黑,你要小心一點呢。」他指着面前的空間,一條隧道以後的都是黑漆漆一片的,什麼都看不見的感覺。

 

我想張東雨大概不知道,我對黑暗的恐懼大概不是他能想像的。

 

 

 

 

 

 

「恩妍啊,你站着不進去?」記得海洋館新開張的時候,四周跟現在不一樣,那時候是黑漆漆的,現在是漂亮的蔚藍。

那時候,李浩沅也不知道,我怕黑的這件事。

 

「摁,浩沅你先進去就好。」我不好意恩對他說我怕,就站在原地一直不動,還想着他應該會發現。

 

誰知道他真的一個人走進去了。

 

 

 

「啊李浩沅啊……」

「來一起走。」在我嚇得呆掉,繼續站在原地的時候,他就先出來牽起我的手,跟我一起進去。「傻瓜啊,我才不會掉下你一個人。」

 

他總是這樣,我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只是在跟我開玩笑,覺得他很有細心的時候,但當我渴望他的細心的時候,他卻又總是顯得特別的不在乎。

 

「恩妍啊,剛才怎麼不跟着我進來。」緊緊的握着我的手問。

「我…… 有點怕黑。」聽着我說話的他,把我的手握得更緊了。

「傻瓜啊,怎麼不對我說。」鬆開了我的手,然後走到我身後,把我擁到他的懷裡去。」這樣就不害怕了,對吧?」

「摁。」

 

後來,我慢慢習慣了,只要有李浩沅在的話,黑暗就再也不可怕了。

 

 

 

 

 

「恩妍,不進去嗎?」張東雨看我好像沒有打算動的打算,歪着頭的看着問。

他做着這個動作的時候,有點像小狗一樣可愛。

 

「啊…… 進去,當然要進去。」我尷尬的笑着。「不過……」

「看來,你似乎是有點怕黑呢?」他微微一笑,握住了我的雙手,把背對着我,然後讓我的手搭在他的肩上,至於他的手,還是一直的緊握着我的手。「我們一起走吧。」

「你怎知道……」我以為,他可能會跟浩沅一樣,都看不出來。

「摁…… 就感覺?」仍然的握着我的手,轉過頭對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好,我們走進走吧,有我在,別怕。」

 

 

他笑起上來,又讓我想起了浩沅笑起來的時候。

明明臉上沒有笑容的時候,看上去是那樣的冰冷,一笑起來的時候,充滿孩子氣的樣子,就像個小嬰兒一樣可愛。

 

甚至,連笑聲聽上去,也這樣的相似呢。

 

 

 

 

「恩妍,你看那邊。」張東雨突然的停下來了,指着眼前的方向。「看來我們到了呢。」

 

我們眼前的,是一隻又一隻,帶着螢光顏色的水母,在我最喜歡的深藍裡頭飄浮着。

突然醒覺,這一片黑暗的重要了。

 

「很漂亮……」

「摁,我也這樣想。」他還是握着我那放在他肩上的手。「我們慢慢走,慢慢看也可以。」

 

 

 

 

他明明跟李浩沅那樣的相似,因為他們的相似,吸引了我的視線,仔細一看,卻又發現是那樣的不同。

 

「浩沅……」又不小心的,叫喚着他的名字。

自從他離開了以後,這樣偶然叫着他的名字,成為了我的習慣。

 

「摁?」

 

「啊…… 沒有,我就在自言自語了。」摁,自言自語,反正他都不會再聽到了。「就只是個…… 去了很遠的地方的一個朋友了。」

「男朋友?」如果說浩沅不夠細心的話,張東雨,是有點過份細心吧。

「摁,不過,已經不在了。」我微微一笑。

「人不在,可是還有回憶,一直住在心裡。」他連在這種時候,笑起來的樣子,還是跟浩沅安慰我的時候的樣子,那個表情,一模一樣。

「摁,我只是還在習慣,沒有他在身邊的日子。」

「摁,加油。」他轉過身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臉上還是那個好看的笑容。「差不多是時候走回去呢。」

「摁,也對呢。」聽着他說的話,一個人自個兒開始走着。

 

 

原來,漸漸的,即使身邊沒有浩沅,我也開始不會覺得黑暗是那樣可怕了。

 

 

 

 

 

 

 

 

***

「成鍾啊…… 啊,還在排隊嗎? 摁,我沒事,那我再走一下,你們好了就告訴我啊。」聽着旁邊的張東雨說着電話,我想他的朋友,大概跟允恩她們一樣,還在排隊就是了。

 

想到還能跟他再待在一起的這件事,莫名的讓我有點高興。

 

「那我們接下來要去做什麼?」他掛掉電話的瞬間,我學着他歪起頭來。

「哦…… 我肚子餓了。」可愛的摸着自己的肚子,然後指着前頭的餐廳。「去吃晚餐吧?」

 

 

不只是在樂園裡四周逛,我甚至將要與這個只認識了一天也沒有的人,一起吃晚飯了。

 

 

 

 

 

「我想好了,你呢?」問着還在看着餐單的我,他合上了餐單。

「摁…… 還沒有,你吃什麼? 我這個也想吃,那個也想吃……」有選擇困難的我,總是讓浩沅替我決定。「要不你替我決定好了,我要想很久的。」

「摁,那就吃那兩個好了。」他微微笑着。「麻煩你,我要一個十一號還有一個二十二號。」

「可是……」

「沒關係,我吃什麼也可以的。」又是那個微笑了,那個快要讓我看到入神的微笑。

 

 

「你跟浩沅,真的很像。」不知道為什麼,我一個人開始對他,就說起浩沅的故事來。「我說真的,看着你,又忍不住開始想起他。」

 

 

 

 

 

 

 

 

「浩沅,你替我在這三個裡頭選一個好不好?」我指着餐單上的三個不同的套餐說着。「三個看上去也很好吃的樣子,我選不了。」

「麻煩給我這三個套餐。」我還沒有決定好,浩沅就一下子把全部都要了。

「瘋了嗎? 我們只有兩個人啊。」

「你想吃,就叫啊。」他笑着,微微露出了好看的牙齒。「我會把他們都吃完的,放心。」

 

 

「我就說啊,你都吃不完。」我看了看他的鼓鼓的肚子,再看了看桌子上剩下的菜。

「沒關係啊。」他用手指彈了我的額頭一下。「看你吃得高興就好。」

「好啦。」用紙巾擦着他的嘴,微微的笑着。

 

 

他總是先想我,再想自己。

就連,離開的時候也是這樣。

 

 

 

 

「沒了我,你該怎好了……」說句話都無力氣的樣子,卻還是在擔心我。「我真的…… 擔心你。」

「對啊,所以你就別拋下我一個人。」李浩沅,你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笨的人。

「別哭,哭起來不漂亮,不漂亮就交不到新的男朋友,沒人照顧你,你一個人一定很多事都最不好。」他還是微微的笑着。「你,該走了,真的,快點走。」

 

 

「摁。」猶豫了一下,我在他臉上輕輕的留下了一個吻,然後還是離開了他的病房。

 

然後,我們再沒有見面了。

 

 

 

 

 

 

 

 

「至少,有很美好的回憶,不是嗎?」給我遞過了紙巾,微微笑的說着。

「摁。」我搖了搖頭,拼命的忍住了眼淚。「現在就快一年了,再哭的話,他看見會擔心的。」

「也對。」收回了紙巾,還是那樣的笑着。

「害氣氛變得很奇怪的感覺,對不起呢。」

「不會,感情是人類的特權嘛。」

 

突然的,氣氛又變得奇怪了。

 

 

 

 

「東雨啊,謝謝你。」今天整天,好像都沒有喊過他的名字。

「啊…… 不用。」這次,不再像浩沅那樣像個小孩的笑着,而是摸着頭,有點臉紅的笑着。

 

 

 

 

 

 

 

 

***

「恩妍啊,這邊!」允恩從遠處看見我,已經開始揮着手的喊着我的名字。

東雨甚至友善得把我帶回我的朋友附近,才打算離開。

 

 

「東雨啊,我的朋友在那邊。」我指着正在吃力揮手的允恩說着。「你也回去找你的朋友吧,今天真的謝謝你,幸好有你,我才不是一個人呢。」

「不用謝……」

「那我先走了。」感覺就這樣分開好像有點遺憾,卻又再想不到有什麼話可以說。

 

 

 

 

「等一下。」他拉住了打算離開的我的手。「我們…… 交換聯絡方法吧。」

「摁。」我對着他,微微一笑,把電話交到他手上去。

「那…… 再見了,我也走了。」故作神秘的存着自己的電話,然後把電話放回我手上,露出那個像孩子一樣可愛的笑臉,對我揮着手,然後慢慢的消失在人群中。

 

 

都是像孩子一樣可愛的笑臉,可是現在再看,再不像浩沅了,

那是屬於他,屬於張東雨的笑臉。

 

 

 

 

 

「恩妍啊,走吧。」允恩拉着我的手,一邊說着剛剛的可怕經歷,一邊走着。

 

突然,手機傳來了一下的震動。

 

 

 

【明天,有空一起吃晚飯嗎?】是由天使傳來的短訊。

 

他把自己的名字,存作天使呢。

 

【摁,好。】

 

 

 

「恩妍,誰啊?」

「天使。」我微微一笑,再沒回答。

 

 

 

 

 

 

也對,

也許,他真的是浩沅派給我的天使。


這是我那次去鬼屋後的靈感

說真的這一篇的成果我不算很滿意

感覺好像寫不出我想要寫的感覺

不過又有另一種感覺跑出來的感覺

 

東雨的文,感覺太甜蜜也不適合的感覺(?)

我覺得他跟淡淡的愛情很配

這一篇雖然不知道算不算是甜文

可是在我看來好像有一種淡淡的甜

是平凡的美>#<

 

一到成員生日的時候,我就會想很多

對於無限,很多人都知道我一開始是因為明洙才愛上他們七個

那時候覺得自己對東雨的喜歡沒這樣深

可是飯上他們後,感覺很深的是

「飯上了的話真的只會越陷越深,抽離不了。」

而且特別適用於天使東雨身上

 

在舞台上的時候,帥氣得像個不認識的人一樣

很多人說不明白東雨為什麼能成為偶像(雖然我覺得他們指的是不好的意思)

可是一看他在舞台上的樣子就知道他是天生的藝人

在台下的時候特別善良可愛

看着他有時候覺得心痛又心動

就是在台上讓人看得想要尖叫

在台下又看得想要給他一個大抱抱

特別是在台上眼淺得哭得一地哭淚的時候TUT

 

別人說的話我想東雨不完全是沒放心上

只是心裡受的不快都不會表露出來

事實上也會有辛苦的時候吧

我希望東雨就一直這樣單純樂觀就好

不管別人怎說也好

你在我心裡還是那個像孩子一樣可愛的東雨啊#)

希望你們一直都快樂,這是我最近的想法>#<

 

生日快樂還有我愛你###

下年就可以見面了嗚嗚我現在是超感動的狀態TUT

IMG_20151006_224540  

 

文章標籤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