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912_7  

「別去。」

 

 

 

 

站在玄關的位置,穿上了那雙哥哥今天早上給我新買的啡色皮靴,說是給我送的生日禮物。

 

「別去,不可以嗎?」哥哥拉住了我的手,臉上掛着的是虛無的笑容。「就今天,留在家裡陪哥哥不好嗎?」

 

我有跟哥哥說,我收到了那個訊息,然後也決定好要去。那天開始,哥哥好像幾乎沒有一天是不說這句話,每天都讓我不要去,在醫院夜更的時候,沒能回家也會打電話跟我說。

 

我當然知道哥哥在擔心什麼,而且哥哥擔心的事,也是我同樣在擔心的事。

 

 

 

 

明明知道,跟南優鉉在一起的話,我大概不會幸福吧,又或者說,幸福也好,那種閒言閒語,歌迷的壓力,無限的惡評,種種的事,好像都會發生在我身上一樣。我也很清楚知道,我也許承受不了這些事的壓迫。

 

明明知道,可能突然有一天,南優鉉又再一次,不管是善意好,本意好,他可能會再一次,像這次一樣,突然的結束掉我們之間的一切。

 

明明知道,最安全的,一起是好好的遠離這個人。

 

 

只是,收到短訊的瞬間,我就決定好要去,一點的猶豫也沒有。

那一刻,我知道,我對南優鉉,大概早就不只是喜歡吧。

 

當有一天,別人的快樂成為了你的快樂,別人的悲傷也成為了你的悲傷的時候,

那種,就不再是喜歡,而是愛了。

 

 

 

 

「哥哥,皮靴我會好好穿的喔。」鬆開了哥哥的手。「我答應哥哥,晚上一定會回來跟哥哥吃晚餐還有生日蛋糕的。」

 

雖然,不肯定,可是,我知道要是這一天,晚上我留在家裡的話,

 

 

大概會讓我後悔一輩子。

 

 

 

 

 

 

 

 

***

因為要回花店拿回花束,所以比預定的時候,要晚了一點才點到那家咖啡店。

 

昨天突然收到一個短訊,說讓我今天七時把花送到咖啡店,放到付款處就好,還指定是要淡藍色的滿天星。

 

到達的時候,小小的咖啡店裡頭,早已經坐了十多個歌迷了。我選擇了角落,一個看上去不太顯眼的位置。雖然覺得沒有人會為意,可是一想到要是被認出來會很麻煩,還是不自覺的變得小心多了。

 

這也是南優鉉讓我改變的其中一個地方吧,讓我自然的,走到每個地方,都想要當個極不顯眼的人。

 

 

 

 

「好久不見了,你們還好嗎?」南優鉉,穿着好看的藍色毛衣,然後,走到那個小小的舞台上去了。還是一如以往的,對着歌迷,好像跟朋友相處一樣的自然。「謝謝你們今天來看我。」

 

「今天,想要跟你們,說一個,關於小時候的我的故事。」他的眼睛,在咖啡店裡四處張望,然後,對上了我的眼睛,很快,又自然的繼續說着話。「這個故事,是我待會要唱的歌的靈感來源。」

 

「小時候,我跟現在一樣,還是長得很好看,還是很受歡迎。你們知道的對吧,哥哥我可是全校副會長出生,是個很能幹的人,那種受老師們同學們喜愛的人來的。」說的時候,還不忘炫耀一下自己。

 

「然後,這樣受人喜愛的我,有一天,還是喜歡上一個人了,然後我忍不住就對她表白。小時候,又沒有想法,就只是簡單的對她說,我很喜歡她,讓她跟我做朋友。」眼神常常不經意的看向我,然後又再裝作自然的說着這個故事。「因為是小時候的事了,我想你們都不會介意的對不對?」

 

「那個女孩,性格很好,有時候,因為要替老師做事,要跟同學踢足球,種種的事,所以有時候,我會爽約,跟她相處的時間沒有很多,可是她從來沒有因為這樣而不理會我。那時候我想,她真的很善良,很討人喜歡,就這樣,我每天對她的喜歡也會加深。」看見歌迷紛紛點頭,他又再一次,開始說着這個故事。「這樣性格好的人,朋友應該很多吧,可是我發現,她並沒有朋友。然後到後來才知道,是因為我,所以這個性格這樣好的女孩,被朋友排擠了,也被其他人討厭了。」

 

「可是,她卻一直都裝作沒事情發生,還笑着安慰我,說我想多了。」

 

「於是,我最後,一個人,下了決定。」他的眼睛,又再一次跟我的對上了,可是這一次,他沒有移開。「我想,只要我跟她不再是朋友的話,別人也不會討厭她了,她也會有朋友了,這樣的話,即使我會傷心也沒有關係。」

 

「現在長大,再想回去,覺得自己還真傻,真笨。」

 

 

 

 

「她要是介意的話,一開始就不會再跟我來往了,是因為她覺我沒關係,覺得跟我的這一段關係更重要,才一直這樣,裝作沒關係。」

 

「而我,卻連她珍重的這一段關係,也結束掉了。」

 

「所以,我寫了這樣的一首歌,雖然是經過了都有十年的事,可是可以再回去的話,我會好好對她,也不會放開她的手。」

 

 

 

 

柔和的音樂響起,然後,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總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吧

我緊握着雙手 低聲輕語

再也沒有辦法為你做任何的事

這樣的我的心意 你又知道嗎

 

你在哪裡 又在做着什麼呢

應該不會已經把我忘了吧

連細碎的記憶都消失不見 離我而去

這份恐懼的心情 要傳遞給你嗎

 

那時候跟你一起走過的這街道

現在也變得熟悉起來

像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能夠再次見面的那天

我一定會緊握着你雙手不放開

現在再也不要遠離我

留在我的身邊吧

 

閉上眼睛的話

會看見你偷偷哭泣的背影 在風中飄揚

我的心像是被刀割一樣 喉嚨一陣哽咽

只能在遠處看着你

無止境的變小的我的心

 

我們在一起的日子 就只剩下眼淚了吧

再也無法回到從前了

就像初次見面的我跟你一樣

 

再次見面的時候

我一定會緊握着你雙手不放開

現在再也不要遠離我

因為你是我的全部

 

閉上眼睛的話

會看見你偷偷哭泣的背影 在風中飄揚

我的心像是被刀割一樣 喉嚨一陣哽咽

只能在遠處看着你

無止境的變小的我的心

 

沒能在你身邊的那些日子

現在我會給予你我的全部 不管到什麼時候也好

 

閉上眼睛的話

就會看見我們在一起的日子 還有你

 

 

 

 

直至音樂終於停下來的時候,他再一次張開眼睛,那雙好看的眼睛,變得濕潤起來。

 

我也忍不住,低着頭,直至把眼淚都全擦乾,肯定他不會發現後,我才再一次抬起頭來。

 

也許不是想要對我說的話,也許十年前的那個女孩真的存在,也許這真的只是寫給那位女孩的歌,也許他視線一直在我身上都只是我一個人的錯覺,

 

可是,我卻因為他的話,他的歌,心臟痛得像是要喘不過氣來一樣,把右手放到心上,用力的握着,想要獲得一點的安慰,想要至少讓它不要痛。

 

越是聽着他的話,他的歌,他的聲音,心臟就自然的,像是抽搐的痛着。

 

 

 

 

我放棄了,站了起來,沒理會旁邊的歌迷因為我提早離場而散發的不滿眼神,我幾乎是用跑的,離開了咖啡店。

 

直至走到外面去,再也聽不到他的聲音的時候,痛楚才得以舒緩起來。

 

啊,南優鉉,明明我什麼都沒做錯,明明是你說要結束,明明是你把我扔開,可是看着你的眼神,聽着你的話,

 

 

 

 

我覺得,那個讓你這樣心痛的我,才是個罪人。

 

 

 

 

 

 

 

 

***

「小心回家哦。」站在咖啡店的門前,跟離開的歌迷逐一握手道別。「謝謝你今天來看我。」

 

讓正旭哥追回敏恩的事,他有好好做嗎……

 

 

 

 

雖然沒有看見,可是,她是哭了吧。

 

說起來,她好像真的一次也沒有在我面前哭過,我們兩個回憶裡頭,的確沒有她滿臉是淚的畫面,唯一的一次,也只是從電話裡頭聽她哭着。

 

我有想過,她會不會是一個不愛哭的人,一個沒有什麼眼淚的人,後來發現,大概就只是她在我面前一直忍着不哭,總是對我笑着,不讓我擔心。

 

 

 

 

「正旭哥。」直至歌迷全都離開以後,正旭哥才重新出現在咖啡店。「她呢?」

「錄音室。」他微微一笑,示意我趕快去,

 

那個我跟她表白,然後開始的地方。

 

 

 

 

 

 

 

「很久不見。」

 

我以為,我看見她的時候會有很多話想要說,又或者會忍不住把她攬在懷裡,然後不再放開。

 

可是,走進錄音室,看見她紅腫的眼睛盯着我看的時候,腦海突然空白一片。結果,遲疑了幾秒鐘,最後說出的,是一句很久不見。

 

「摁,南優鉉,很久不見了。」她微微一笑,然後,眼淚開始從眼眶掉落。

 

 

 

 

 

 

 

 

***

「對不起。」

 

他說着,把從沙發上坐着的我,一手拉到他的懷裡,緊緊抱着,我感覺得到,他放在我腰間的手,正在抖震着。

 

 

 

 

「南優鉉。」很久,沒有這樣喊過他的名字了。

 

「別說,你別說,讓我先說好不好。」他在我耳邊說着,聲音還是像舊時的一樣動聽。「我有很多話想要對你說,你要慢慢聽,一字不漏的聽。」

 

 

 

 

「我以為,我這樣做是對你好的,我真的以為,這樣做的話,歌迷們不會再對你說什麼話,記者們不會再好奇你是誰,你可以當那個像以前一樣,只是買着花,很單純可愛的那個你。」

 

「我以為,如果我一個人的犧牲,可以讓你幸福的話,那…… 我覺得沒關係,我可以放手,因為你會幸福。」

 

「我問明洙,你說,聖圭哥說你那段時間,總是不說話,也沒有哭,像個活死人一樣。」

 

「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自以為對你好,其實一點也不好。」

 

「我才發現,你需要我…… 不對,是我需要你,我需要你。」

 

 

 

 

 

「南優鉉。」

 

「別用這樣的聲音喊我,我會以為你已經原諒了我。」放在我腰間的手抱得更緊,我聽見他在我耳邊輕輕一笑。「這樣抱着你,我就很滿足了,我不貪心,以後你不再理會我也好…… 現在就暫時讓我這樣抱着就好。」

 

「可是,我有點貪心,南優鉉。」用力鬆開了他的懷抱,捧着他的臉,瞪高腳尖,

 

 

 

然後,感受他唇瓣的甜蜜。

 

 

 

 

 

 

「南優鉉。」

 

「再次見面的時候,我一定會緊握着你雙手不放開,現在再也不要遠離我,因為你是我的全部。」我唱着,那首他剛剛為了我而唱的歌。

 

不想再放開他的手,因為我知道,我們都需要彼此。

 

 

 

 

 

 

 

「啊,對了。」突然說着,臉上露出一點不好意思的表情,然後從身後拿出了那束我放在付款處的淡藍色滿天星,放到我的手上去。「想起來,都只是你給我送花,我一次也沒有給你送過,雖然……這也是你先給我送的花。」

 

「我想說是,滿天星的花語是甘願成為配角的愛情。」

 

「我對你的愛,也這樣,從前的話,我總是為了歌迷而放棄愛情,現在的話,我願意為了你,放棄那個閃耀的位置。」

 

 

 

 

「南優鉉,我不需要。」把他放到我手上的滿天星,放回他的手上,看見他那個錯愕的表情,我微微一笑。「那個配角的位置,留給我就好。」

 

「你要一直閃耀下去,當那個最帥氣的主角。」

 

「我們可以不公開,我們可以不要常常見面,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滿足了。」

 

 

 

 

「金敏恩。」聽着我這樣說的南優鉉,嘴角甜甜的往上揚,眼睛瞇成兩片好竹的彎月。

 

「怎麼了?」

 

「你這樣,會讓我忍不住,更加喜歡你。」說畢,嘴唇上又是一陣甜蜜的觸感。

 

 

 

 

 

 

閉上眼睛的話,就會看見我們在一起的日子,還有你。

 

現在,張開眼睛的話,也會看見我們在一起的日子,還有你。

 


先是,敏恩妹妹生日快樂#

雖然我相信妹妹看到的時候應該已經過了妹妹的生日WWW

 

終於寫了三個月又完結的優鉉長文

感想是,好像沒有那樣的不捨得了#(什麼

最近想要嘗試寫那種真的是二十章三十章的長文

不過讓我先清好七篇系列長文再算好了>#<

才先寫好一篇(欸)

 

下一篇應該是圭哥跟燦圭姐姐的長文或者是明洙跟NINI的長文

兩篇都開了首,可是還沒寫好

讓我再想想看TUT

 

然後我想由下星期開始我會消失三個星期

學校假期就是要出實習了

這次為期是三個星期,一個星期一天假期

我只有假期那天會回家

其他日子大多住親人的家裡所以也不方便發文

而且大概也沒時間沒精力TUT

 

別太想我好了AUA

我會好好回來的#

pTvTxSa  

 

文章標籤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