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3889929-194399986.jpg  

南智妍,這次測驗又是你全班最低分!你這樣的成績,以後想要入大學真的完全沒可能!更拉低了全班同學的平均分!你們看,就像第三條......“班導一如以往的拿着我的考卷,將我寫的錯誤答案當着全班同學的面前讀出。

一如以往地,我也慣性的無視了他,將視線放到另一個人身上去,好讓他洗淨一下我的眼球和心靈。

對,那個人是金明洙,那個學習出奇地好,樣貌長得無理的帥,受盡老師喜愛,男生歡迎,女生憧憬的男生。

更正確的說,是和我完全沒任何關係的人。

 

他學習很好,全級第一的優等生;而我只是個如何溫習也學不會的呆瓜。
他長得很帥,360度無死角的超級帥哥;而我只是個超級普通的平凡女孩。
他人緣很好,男生女生朋友一大堆;而我只是個整天被作弄的孤獨蟲。

我們唯一微小的相交點,可能就只是臉上都有着酒窩吧。

 

班導一直在數落着我,其他同學也笑得很愉快,甚至有些人更刻意用輕蔑的眼神看着我。然而,金明洙卻沒有笑,只是一直專心的看着教科書,解着那些對我而言是怪獸的數學題。

每天就這樣看一看他,也足以讓我整天也有精神,讓我整天也笑着走下去。
對,我是喜歡他,很喜歡,不過我也知道,我和他就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也沒有。

因為,我們兩個是兩條平行線,絕對不會有相交點。

 

再這樣下去,我們班的平均分會很危險!金明洙,直至下一次測驗為止,可以替南智妍進行課後補習嗎?正當我仍在發着美麗的夢,看着金明洙的時候,仍然聽到班導同時說出了我們兩人的名字。

我和金明洙的名字...... 我和金明洙的名字!我真心覺得這是班導這幾年來說過最好的話!雖然...... 我肯百分之百肯定,除了我沒有人會這樣想。

嗯。金明洙稍微抬高了頭,看了我一眼,又繼續解着那些煩人的數學題。

 

我們這兩條平行線,竟然相遇了。大概是上帝看我太可憐,所以替我搬了搬這兩條線,讓我們有了這個唯一的相交點。雖然我知道,這次相遇後,我們兩個以後會越走越遠。

沒關係,一次就足夠。

下次測驗前,我還有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就好。

*** 

2代入X的時候,就可以得到這數式……”金明洙在我旁邊用心的說着,我也在默默的解着數式,不消一會兒就解開了。

嘩!我竟然解開了!這是我幾個月來,頭一次從頭解到尾的數學題。

其實你基本功很好,努力鞏固一下新學習的知識,會做得很好的。金明洙微微一笑,酒窩好看的刻在他的臉頰。

其實我不是你們想像中那樣,不溫習,不上心的。只是…… 我需要更多時間去熟習每一個課題了。

我知道。

你怎會知道。我無奈的笑了,他也不過隨便附和一下我吧。

平日班導讀你寫的答案的時候,很多時候你上半部都對,就是下半部因為沒熟習,所以沒得到答案。我們學校只算答案分,所以你才沒能拿分。

 

聽着金明洙這番話,南智妍有點嚇呆了,也有點感動。從來沒有人看得見自己的努力,只是認為自己沒好好讀,然而他卻全部都看得見,所以才不會像其他人一樣笑自己。

 

明洙你還在教南智妍嗎? 我剛才聽見李成烈在找你玩啦。突然一個女生從課室外走進來,走到金明洙旁邊,親暱的將手放到他的肩上。是張有娜…… 那個常常對着金明洙拋媚眼的女生。

是嗎? 那你替我告訴他我沒空。金明洙沒理會她,冷冷的說,還將她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有禮的拿開了。

不是啦…… 李成烈好像找得你很急。不然這樣吧,我替你教智妍吧,反正我和智妍是好朋友啦。張有娜說着,更從後面把我抱住,想要告訴金明洙我們有多友好。什麼朋友啊,我在班上根本沒有朋友。

…… 好吧。金明洙想了想,雖然是有點不放心,但想到李成烈有急事找自己,還是有點兒擔心。張有娜,麻煩你了。南智妍,我們明天見吧。

 

你不是覺得我真的會教你吧?一看見金明洙走出課室,張有娜就馬上放開了我,改用輕蔑我眼神看着我。

不是。我冷冷的說。

 

金明洙走了,那我也走了。我就知道,一開始你也只是為了打發金明洙才來。我也沒加理會,繼續解着那些數學題。

好寂寞。

 

十五分鐘過了……

半個小時過了……

一個小時過了…… 也差不多是時候走吧。

 

南智妍。就在我收拾書本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把聲音,一把我每天都想要聽叫的聲音,來叫着我的名字。張有娜呢?怎麼就你一個人?”

…… 走了。你又怎麼回來了?”

就有點不放心。她不是你朋友嗎?怎麼留你一個在這裡。金明洙走到我旁邊去,拿走了桌面上的幾本書。

你什麼時候看見我在學校有朋友。我背起背包,拿走他手上的書。

現在。金明洙搶過我手上的書,大步大步往前走。要去吃些什麼嗎?當然是你請客。

…… 炒年糕!我大步大步的走,笑得燦爛。

 

 

***

明洙啊你聽我說,我昨天是…… 聽錯了,以為是李成烈找你。然後…… 突然又有急事,就留下南智妍走掉了。對不起。一走進課室,就看見張有娜在對金明洙道歉。

你做了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金明洙冷冷的說,連看也沒看一眼,仿佛他身邊在吹着西伯利亞風,好冷。

李成烈說你在生氣。張有娜撒着嬌的說。怎麼會不關我的事。

 

我沒加理會,只是悄悄的走到坐位去。偷偷的看了金明洙一眼,卻發現他真的生氣了,竟然連眉毛都皺起來了。這年來每一天我也這樣看着他,頭一次看他露出說個表情。

 

怎會和你有關,我跟你原本就什麼也不是。金明洙依然維持着冷冰冰的態度。南智妍啊,你昨天不是有問題要問嗎?

 

唉?我?有問題?

我再看了看金明洙的眼神,才理解到…… 他是想我替他打發張有娜走。

 

…… 對啊,這裡我解不開。我隨便指了書裡其中一條算式,金明洙就搬着椅子,走到我旁邊去。張有娜瞪了我一眼,就生氣的走出了課室。

謝了。金明洙輕聲說着,微微笑着。欠你一杯飲品啦。

我不要飲品,要泡菜湯。我吐着舌說着,金明洙也笑着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你會答應,因為你也喜歡喝。

 

 

***

啊,南智妍,聽說你昨天跟金明洙到炒年糕店約會了?張有娜拿着排球,瞪着我說。我沒理會她,自己一個人練習。難得一個星期的唯一的體育課,才不要被她破壞了。說話啊,南智妍!

她隨手就將排球扔向我,一下子就正中我的頭。我沒叫痛,也沒作聲,走遠兩步,又繼續練習。

說話啊,你覺得你這種人可以跟金明洙走在一起嗎?張有娜一下子將我推倒在地,輕狂的笑着。我告訴你,連門都沒有。

看了看我那撞到瘀傷的手掌,跌到流血的膝蓋,我咬着唇,忍了。

要是你再像昨天一樣,像蜜蜂一樣煩着金明洙,你會讓你在這間學校永遠消失。張有娜憤怒的瞪了我一眼,帶着她的幾個姊妹走開了。

我吃力的站了起來,看着自己的傷囗,無奈的笑了。

 

這大概叫有得便有失?不過能夠離金明洙這樣近,所有事都沒有關係的。

 

 

***

有人嗎?我一個人走到保健室去,如預計一樣,一個人也沒有。一直也是這樣,我根本不屬於這所學校,不論走到那裡,我都是一個人。我拿出了消毒藥水和棉花球,洗了手,準備消毒傷囗。

 

很痛嗎?金明洙突然出現,一手搶過我手上的消毒藥水,蹲在我的正前方,輕輕的用棉花球擦去傷口的血。為什麼受傷了?

體育課時跌傷了。我說,強忍着消毒的痛。你怎麼總會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啊痛!金明洙,為什麼呢? 每次覺得最痛苦的時候……你都會出現。

說謊。李成烈說有人看見,是張有娜故意推跌你的。金明洙瞪着我,眉頭一皺。怕痛剛才就別忍聲吞氣,反擊不就好了,不然求助也好。

算吧…… 如果這樣做她心裡覺得舒服就好。不過是皮外傷,一段時間就好了。我笑着說,用繃帶包好了傷囗。優等生,回去上課吧。我還要換回校服才能上去啊。

…… 真善良啊。金明洙有點佩服,受了這樣的對待,還能這樣想的人,這個世界真的不多。南智妍,你真的不簡單呢。

 

金明洙,其實你才更加不簡單……
明明沒有做什麼,都足夠叫我將目光放到你身上。
明明一句話都沒有說,都足夠叫我為你心動。
明明知道我和你連百分一的可能性也沒有,但還是無法阻止我去想像。

 

 

***

我說,如果後天的測驗我有進步的話,我有話想要對你說。想了幾天,我決定要表白了。我不想要被動的和你拉遠……至少說過以後,被拒絕也不會後悔。

嗯。金明洙微微點頭。如果你有進步的話,我也有禮物想要送你。不過現在…… 還是先解開這一條吧。

我默默的解着題,時不時看他一眼,又再一次解着題。

 

也許我是不應該和你相遇,我就應該甘於和你只是兩條平行線。
現在只要看到你,心就會跳得很快。
現在只要看到金、明、洙這三個字,都會不自覺會心微笑。
現在只要聽到你的名字,我都不自覺的會在意。
然後,現在我們只是剩下兩天。

一想到兩天以後,我們會愈走愈遠,我就覺得心痛。
一想到也許以後再不能這樣跟你兩個人獨處,我就不自覺會流下眼淚。
如果一開始我們沒有接觸,我一直也像以往一樣,遠遠看着你…… 大概不會覺得這樣難受吧?

 

對你,好像已經超過了喜歡。
現在,已經不能只是離遠看着你了。

 

現在我唯一可以做的,大概只有努力溫習,換一個可以和你表白的機會。

 

 

***

這次很不錯,南智妍進步了很多,終於不是最後一名啦。張有娜,你出來,你今次退步了很多……班導溫柔的對我說着,這是我頭一次聽他這樣對我說話。我看着金明洙,微微的笑了。而他,也用他的酒窩回應了我。

 

今天,應該不會是最後一次吧? 你這樣對着我笑……

 

最後一次也不要緊,因為不會後悔了。

 

 

***

我和金明洙相約了在學校的天台,一個我最喜歡的地方。

 

南智妍啊,這個……金明洙準備從背後拿出什麼的時候,我阻止了他。

讓我先說,現在還有勇氣的時候……我怕,怕再一會兒後,我會說不出口。

 

那些早已收在心裡的話。
那些一直不敢說的話。

 

我……喜歡你。很久以前就喜歡你。不過我知道,我配不起你。我低着頭,緊閉着眼睛,不敢看他的表情。

 

應該會拒絕吧? 就我這樣的人,配不起你。

 

傻瓜。表白的下一秒鐘,我被一個溫暖的懷抱包圍了。

竟然被你搶先了,早知道這樣,剛才就不讓你了。金明洙在我耳邊說,用他好聽、溫柔的聲音說着。我很喜歡你,很久以前就喜歡你。

別說謊。子酸酸的,眼眶濕濕的,快連話都說不出了。

沒說謊。我喜歡你,喜歡你的善良,你的善解人意,你的努力,還有……你的酒窩。金明洙放開了環在我腰間的手,將剛才收在背後的東西拿出來,是一本滿滿的相簿。這是証明。

 

我打開相簿,裡面的相片,全部都是我。

 

有我上課解題的時候,
有我自己一個人吃飯的時候,
有我一個人在天台哭的時候,
有我一個人在圖書館溫柔的時候……

 

翻着翻着,到了最後一頁,是一頁空頁。

 

這一頁,我想要放上你笑的時候的相片。金明洙認真的說,眼神真摰得讓我有點心動。一直以來,也沒有看過你笑得很快樂的樣子,一直也是一個人在哭。

我沒說話,因為我不懂得回答。原來在我不知道的時間,他一直都在注意着我。

以後,你不會再一個人。我會一直都在,不會讓你再感到寂寞,也不會讓他們傷害你。金明洙緊緊握着我的手。然後,以後就別再一個人哭了,走到我的懷抱裡哭吧。

 

他輕輕抱住了我,吻住了我的唇。

 

我知道……我們不會再分開了。
因為,我們這兩條相交的線,已經重疊在一起,以後,都不會分開了。

 


第一篇登場啦(≧ω≦)
大家多多留言多多給意見~

其實這一篇都寫了滿久的了...... 都一段日子前了。
多多喜歡吧...... (雖然知道自己文筆不好。

現在有看的朋友不多……
如果大家想求文的話也可以喔~
私下留言找童童吧~

還有,如果可以多多分享的話會很感激的~
表明出處就可以啦##

 

文章標籤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