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Udj4n  

「我已經受夠了,我們分手吧。」 毫無預告的分手叫金聖圭有點堂皇,但還是刻意的擺出一副沒關係的樣子。

 


至少,不讓自己看上去那麼在乎。

 


「好啊。」金聖圭就這樣說了一句,然後就轉過身走了。

也不忘忍着不眨眼,好叫眼眶的眼淚不要掉下來。

 

 

金聖圭,

別哭,她不過是你人生中其中一個過客。

 

 

 

***

「米米啊,你真的沒需要去刻意找工作。」哥哥在我身後一邊打着領呔一邊說。

金明洙,是國內最年輕有為的企業家,年紀最少的CEO。

出色的領導才能和頭腦使他滿有名氣,而漂亮帥氣的外貌也讓哥哥受盡矚目,像外面說的一樣,是一副不當偶像明星就浪費掉的模樣。

 

 

這樣出色的一個人,到現在仍然單身的原因,是因為他有着一個很叫人擔心的妹妹,

那個就是我。

 

 

零常識,零生活技能,唯一的得意技是料理。

原因是,哥哥什麼都不讓我做,但唯一要我做的就是煮料理,煮着煮着就煮得好了。

害我如今什麼也不懂的,正是哥哥。

從小到大也習慣了寵我,到現在,我都二十一歲了,還是這樣。

 

 

「哥哥也是時候找個女朋友,我呢……也是時候學習自我照顧了。」我繼續看着求職網,突然有些什麼映入眼簾。

月薪自議,只需每天負責煮中午飯及晚飯。

這工作也算份優差啊。

而且正正是我唯一擅長的事,可以一試啊。

 

 

 

***

「你好,請問金聖圭先生在嗎?」按了好幾次門鈴也沒反應,我應該沒有找錯地址吧?

「你好……」就這樣想着的時候,就有人開門了。

 

 

是一個看上去有點悲傷的少年…… 嗯,應該和哥哥差不多年紀吧。

眼睛瞇着看上去有點小,可是從那小眼睛也看得到他那深邃而且憂鬱的眼神。

而且,整個人看上去,就是很累的感覺。

 

 

「啊你好,你就是金聖圭先生嗎?」

「對,我是。」

「我是金圭米,你是在找人給你煮料理嗎?」

「嗯,你先進來吧。」

我脫了鞋就走到屋裡去,看見屋裡的環境,真的嚇了我一跳。

 

 

這個人的家比我的還要大。

雖然我是因為哥哥討厭太大的房子才買一所小一點的,可是以一般韓國人作基準,我和哥哥兩個人住的單位已經很大。

可是這個人,應該不是一個人住吧?一個人住這樣大的房子,是有點……

不對,是超級誇張。

 

 

「聖圭先生,你…… 一個人住在這裡嗎?」我小心翼翼的問。

「嗯。」他沒有得別去留意我問題的意思。「你在這裡隨便煮些什麼,我吃過覺得可以你就合格了。」

我也沒有發現,他原來把我帶到廚房去了。

「什麼也可以嗎? 你沒有什麼想吃嗎?」對於料理,我還是有一定的自信的。

「沒有。」他打了個呵欠。「你煮好就叫我吧,我的房間在最裡面。」

「嗯。」

「要什麼就自己找吧,想要的應該也有。」他說完看着我,我點了點頭,他就往房間方向走。「有什麼問題再找我吧。」

 

 

看着吧,你一定會給我合格的。

 

 

 

***

唉,好累。

這個月的第十五個…… 大概也是不行的了。

看她一副嬌生慣養的樣子,料理? 別說笑了。

不過也好,不是一個人在家就不會胡思亂想。

 

 

和你分手後,我好像每天也在行屍走肉一樣。

我明明…… 以為自己沒有那麼喜歡你。

可是一個人的時候,忍不住拿起電話,全部也是你的相片、短信,而且我都捨不得把它們刪掉。

看着房間,有很多你送給我的禮物,我也捨不得把它們扔掉。

甚至連我穿著的衣服,也有你的香水味,我想洗走也洗不掉。

你,真的太可惡了。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你才說要分手……

我有什麼沒有給到你嗎?

你說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有什麼不足嗎?

還是說,一開始你想要的……都是我的名和利?

女人,啊,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突然覺得,自己身上那股香水味好嘔心。

 

 

「聖圭先生,我煮好了。」門外傳來了那個小孩的聲音。

這麼快? 也罷,吃完就送她走。

 

 

 

***

「你試一下吧,看上去很不錯對吧?」 我指着桌面上的小菜說。

他好像有點被嚇倒了,大概是沒有想到我會煮得那麼好。

坐下就馬上拿起筷子吃起來。

餓得好像幾天沒有吃飯一樣。

 

 

「好吃。」他的小眼睛就突然瞪大了,嚇了我一跳。「真的好吃,沒想到你這個小孩子也煮得滿好啊。」

「什麼小孩子,我都二十一了。」我那裡看上去像小孩啊。

「你二十一,騙誰啊?」他一直吃着小菜,頻頻點頭,似乎很滿意。

「真的,不信你看。」我把我的身份證放到他眼前,他看了看,點了點頭。

「就算你二十一我都比你大,我都二十五了。」他似乎不太在乎的樣子。「別說這個,飯呢?」

 

 

「啊……」

「怎麼了?」他一臉迷茫。

「我忘……」

我都沒有說完,他就在放聲大笑了,笑得讓原來已經很小的眼睛變得更加小,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看着他笑,有一陣淡淡的憂傷。

他好像一段時間沒有這樣真心笑過的樣子。

 

 

「對不起……」我不好意思的說…… 怎麼我會沒有想到飯呢? 傻瓜!

「沒有關係……」他笑得淚水都流了。「你合格了,孩子。明天開始來上班吧。」

「喔,你說真的?」

「嗯,明天見吧我們。」他對我揮了揮手,一個人坐着繼續吃着。

背影…… 看上去好孤獨。

 

 

 

***

「哥哥,我找到工作了。」一聽見哥哥回來的腳步聲,我馬上跑到門前抱着他。

「什麼工作? 今天早上就的那一份嗎?」哥哥摸了摸我的頭。

「對啊,那個人一吃我煮的菜都說我合格了!」我興奮的說着,這是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不過我竟然只煮了菜忘記了煮飯,幸好那個人不介意。」

 

 

「米米啊,你以後每天都會上班嗎?」

「對啊,怎麼了?」哥哥不替我高興嗎?

「你給那個人煮飯,那誰給哥哥煮飯了?」他皺了皺眉。

我竟然忘了,我哥哥是個容易生悶氣的男人。

 

 

「沒關係的,哥哥的飯也是我負責的。」我笑了笑看着他。

「說笑啦,不過要小心上班,有什麼事也要告訴我啊。」哥哥有點擔心的說。「是說,那個人是誰啊?」

「啊…… 好像叫…… 啊,金聖圭。」我說着,哥哥的眉皺得更厲害了。「哥哥,怎麼了?」

「沒有什麼,米米你小心就好。」哥哥再一次摸了摸我的頭,甜甜的笑。

 

 

可是,我就是覺得,

有什麼怪怪的感覺。

 

 

 

***

我第一天上班。

 

 

「聖圭先生。」我在門外喊了數十次,也沒人回應,乾脆試一試推開門,卻發現……

這傢伙,門也沒鎖。

還好他是住在這種高級住宅,要不然應該已經不知被賣到那裡去了。

 

 

我直接就走到他房間去。

看見他睡得正甜,連被子都踢到地上去了。

他眼睛好腫好紅,好像昨天晚上哭過的樣子。

 

 

我拾起地上的被子,蓋到他身上去。

看他微微轉了個身,繼續沉睡。

 

 

 

***

啊,眼睛好痛。

昨天又哭着睡了嗎?

睜開眼晴,早已經深夜了,她今天有來嗎?

應該來不了吧,我一直在睡她也不能進來。

唉,有點餓。

 

 

走到客廳去,

卻發現了一張紙條。

 

 

聖圭先生,

看你睡得很甜我就不打擾你了,

飯菜在廚房一直熱着,起來就吃吧。

還有以後記得鎖好門,我們明天見吧。

 

 

連忙跑進廚房,看見正在熱着的飯菜,

突然覺得心很暖,

已經很久沒有吃過別人真心為我準備的飯菜了。

 

 

吃着吃着,

眼眶不知怎麼的,有點濕。

 

 

 

***

第二天上班。

這天跟昨天不一樣,金聖圭早就起床等着我了,

而且今天看上去整個人也精神多了,

眼睛這天也沒紅沒腫了。

 

 

「今天有什麼想吃嗎?」我問,他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錯。

「啊…… 烏冬?」

「好啊。」口味和我哥哥還滿像的樣子。

 

 

我一邊煮着料理,他一邊按着手機。

好尷尬。

 

 

「圭米啊,你會煮海帶湯嗎?」

「會啊,可是…… 有誰生日嗎?」

「喔,前度女友。」聽到答案後我立即後悔了。

該死,早知道就不問了,現在氣氛多尷尬。

「要給你煮嗎?」

「嗯。」

 

 

瞬間,眼神又再一次變很憂鬱。

 

 

 

***

「你不吃嗎?」滿桌子的飯菜,但似乎她沒打算跟我一起吃。

「啊…… 其實我是吃了點東西才來的。」

「那沒關係,我一個人吃。」

唉,又要自己一個人吃飯嗎?

 

 

「沒關係,一起吃吧,我也有點餓。」她深呼吸一下,就拿着碗筷坐到我對面去。

我忍不住就笑了。

怎麼看她也是很飽的狀態。

「怎麼了?」她好奇的問。

「沒什麼,吃飯吧。」不知道原因的,看着她,總會想要笑。

 

 

「你是覺得我很奇怪吧,為前度女友煮海帶湯。」

連我也覺得好奇怪,就是突然想喝。

可是每喝一口,心也抽着抽着的痛。

「不奇怪,只是代表聖圭先生你是個重情的人,這樣也挺好啊。」她認真的說着。「我偶然也會想替已經去世的父母煮海帶湯和買禮物。」

 

 


「那如果喝着覺得心痛呢?」

「那就別喝啊。」

「這樣,不浪費嗎?」而且煮的人是她。

「如果它的出現有曾經讓你心靈受過安慰,那就不算浪費啊。」她甜甜的笑着,然後盛了一碗海帶湯。「而且我也會喝所以不會浪費啊。」

「你別喝得太急……」

「好熱!」我也還沒有說完,她就吐着舌頭說熱了,還大杯大杯水的倒進口裡去。

看着她熱得眼淚都流的樣子,我又一次放聲笑了。

 

 

有她在,

心裡會覺得很舒服,

好像連時間也過得快一點的感覺。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

我會覺得期待,明天……

她又會煮什麼給我,會做什麼傻事來讓我笑。

 

 

 

 

 

***

不經不覺,我已經在金聖圭這裡上班有半個月多了。

時間真的過得很快。

 

這半個月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比起一開始寂寞悲傷的樣子,

他好像變得快樂了。

 

 

我可以…… 自以為事的……

看成是因為我嗎?

 


「聖圭先生。」這一天晚上,他沒有鎖上門。

而且,好像半醉的樣子,手裡拿着酒杯,頭髮濕濕的還在滴着水。

我不曉得他下半身有沒有穿什麼,只看見他穿着浴袍。

 

 

這是我半個月來的發現,通常鎖上門的日子,是他心情好的日子。

門沒有鎖,表示他今天心情不好,或者……是在等着那個誰也說不定。

那個誰,我想大概是那個前度女朋友吧,

我在這裡都半個月了,她一次也沒有出現。

 

 

「圭米。」他喝了一口酒。

「嗯…… 今天又有什麼想吃嗎?」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在漫延。

「你是打算一直叫我……先生嗎?」他搖了搖酒杯,紅酒的味道傳到我那邊去。

「那怎樣叫…… 比較好?」

「比如說…… 聖圭這樣?」他漸漸向我走近,不好的感覺變得更加強烈。

他今天絕對是醉掉了。

 


「你喜歡我嗎?」他握着我的手說。

「聖圭先生,你在說什麼啊?」我一直往後退,後退到床的位置,已經無路可走了。

「不喜歡吧? 世界上不會有人喜歡我的。」他一直向我走近,把我迫到坐在床上。。「你不會,她不會,沒有人會。」

 

他雙手捉着我的手撐在床上,半邊身已經在床上。

我們近得,連他的鎖骨,胸肌我也看得見,

近得,連他的呼吸聲,我也聽得見。

 

 

他的臉在我眼前一點一點的放大,嘴唇一點點的向我靠近,酒精的味道更加濃烈。

我知道他想做什麼,我知道。

想要逃跑,可是逃不掉。

第一次見面,那個弱不禁風的樣子依然深刻的在腦海停留着,然而,現在,他卻用那雙我看着以為無氣力的雙手,捉住我的手。

男人,再無氣力,也是個男人。

 

 

「討厭我嗎?」看見我緊閉着的眼睛,他似乎找回了一絲的理性。

「不是。」我微微睜開眼睛。「可是這樣的你,不喜歡。」

「我什麼都可以給你。」他說着這句話的眼神,很孤獨。

「可是,我不需要。」

 

 

「你走吧,我醉了。」他放開手,把我推向門外。

我聽見,他正靠在門後哭,

聽着他哭,我也一併在落淚。

 

 

「米米啊……」一轉個身,看見正在喘着氣的哥哥。

 

 

 

***

我不會相信的,

應該說,我不想相信,

所以一定不會是真的。

 

 

哥哥說,金聖圭是一間企業的CEO,

而且企業的規模跟哥哥的差不多,算是一間近年最成功的企業之一,

可是,最近這一間企業面臨嚴重的問題,

哥哥認為,我是被利用了。

 

 

「米米,我知道你決定了的事我阻止不了,可是希望這次你會聽哥哥說一次。」哥哥真摯的說着。「別再去了,他只是你人生中一位過客。」

我明白,哥哥的用意是為我好,

可是,我無法相信,也不會相信。

他憂鬱的眼神不是在說謊,

因為我而發出的笑聲也不是虛情假意,

全部,也是真心。

 

 

「哥哥,這次讓我自己去決定,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吧。」

我可以選擇,去相信的,對吧?

我不想,你只是個過客。

 

 

 

***

金聖圭,你到底在做什麼?

酒後瘋?這不像你。

那個女人,害我現在…… 好像成了另一個人。

 

 

圭米,沒事吧?

被我嚇倒了吧……

以後應該不會想再來吧?

也對,不會敢來的。

 

 

以後,我又要自己一個人。

 

 

和她分開後,我變成了一個人,

寂寞、孤單的感覺每一天也像要吃掉我一樣……

然後,圭米走進了我的世界,

這個傻孩子做什麼也讓我覺得可笑,

看着她每一天我也會真心的笑,

我是多麼想要她留在我身邊……

 

 

然而這一次,

不是她要離開,

是我的懦弱,我怕她會離開,

所以我先趕走了她。

 

 

「圭哥,真的不打算回來嗎?」南優鉉不合時的短信害我更心煩。

「不,公司你自己看着辦。」

我已經沒有管理好公司的信心,

我連自己,也管理不能。

 

 

對,我管理不了自己。

「圭米,明天開始不用來了,對不起。」

 

 

不知道為什麼,

打着每一隻字,心也像被打一樣抽着痛。

明明她只是個過客,

我卻仍然因為要和她分別而心痛。

 

 

 

***

發燒了。

果然不好的事是會輪着發生的,昨天發酒瘋嚇走了圭米,今天就生病了。

 

 

看了看手機,圭米沒有回覆。

應該是有到短信吧,只是生氣沒回覆。

 

 

「聖圭啊。」誰啊,這樣早。

不會是南優鉉,那傢伙不敢這樣叫我的。

圭米,好像也不會這樣叫我,而且重點是她應該不會來。

「聖圭啊,開門…… 啊,門沒鎖呢。」那個誰在門外自言自語,然後走進屋裡去。

 

 

數秒後,出現在我視野中的,

是圭米。

 

 

「你沒看到我的短信嗎?」

「有啊,可是還是想來。」她甜甜的笑着,我大概是燒得頭腦也不清醒,竟然把她看成天使了。「昨天的事,我沒放心上。」

「傻瓜啊真的……」

「睡一下,我去煮粥。」她替我蓋好了被子。「你發燒了,連手掌也很燙。」

 

 

看到你,

我連心臟也好像變熱了。

 

 

 

***

我們就對着坐,一起吃着午飯。

「對不起。」這是他說的第一句話。

「沒關係,真的。」這是我的第一句話。

 

 

「聖圭啊。」

「你是打算一直這樣叫我嗎?」

「不是你昨天說……」

「我們不能變得太親近,傻瓜。」他說着每一隻字,我聽着就覺得心痛。

「真的,沒關係。」

 

 

「你認識金明洙嗎?」我打破了沉默。

「嗯,那個很有能力的企業家。」見我換了話題,他鬆了口氣。「你也認識嗎…… 看你不像會關心這種事。」

「他是我哥……」

「啥……」剛才沉重的氣氛被他瞪得大大的眼睛打破了。「金明洙是你哥!」

顯然,他不知道我是誰。

 

 

太好了,我選擇對了,

相信了對的人。

 

 

 

***

她向我說了很多,

說她相信我眼神裏頭流露的真心,

說她看得出我的憂鬱和寂寞,

她說,覺得我不會只是一個過客。

 

 

這些事,那個女人從來沒對我說過。

她不明白我的孤獨和鬱悶,亦從來不想去理解。

但圭米…… 都明白,

她是頭一個,這樣走進我世界的人。

 

 

 

「睡吧,有什麼就醒來再說吧。」她替我蓋好被子,將一個冰袋放到我頭上去。

「圭米啊。」

「怎麼了?」我握住了正打算要走的她的手。

「沒生氣嗎?」

「是應該要生氣的對吧?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真的沒有。」她坐在床邊說。「大概是…… 因為你是一個特別的人?」

「不對,是因為你是一個特別的人。」

 

 

「你也不會只是一個過客。」我拉了她一下,讓她掉進我的懷裡去。

「聖圭啊……」

「好暖啊你。」我抱着她說。「真的好暖。」

我瞪着她的眼睛,她就不好意思的左右張望,逃避我的目光。

 

 

在她不為意的時候,輕輕的吻在她的唇上。

 

 

「討厭?」看着她緊閉的眼睛,我皺了皺眉。

「不。」她搖了搖頭,甜甜的笑着。

「喜歡?」

「嗯。」

 

 

她,不會只是過客。

 

 

 

***

「啊,你今天不來嗎?」

中午十二時,被一個電話鬧醒了。

 

 

「聖圭啊,我來不了。」

「為什麼?」帶點撒嬌的語氣說着,有點可愛。

「昨天…… 被傳染了。」回想起昨天的吻,我的身體又升溫了。

「你家在哪,我來看你。」

 

 

「我想你還是不要來比較好。」

你來看我的話,我想我會熱得更厲害。


 

這是給米米的文可是感覺我寫壞了……

寫着寫着好像往不知名地方走了對不起…… (和想像有點不同

而且好像和米米想要的甜文有點差距 (就只有結局有點甜呵呵

還有圭哥真的不色 (一點也沒有…… 圭: 哥是sexy idol!

不過如果米米喜歡就好了 (不喜歡我重寫!

其實這一篇有點太長不過我有點懶沒有分上下兩篇發嘻

 

題外話,

晚了一點說的新年快樂:)

大家有看今天…… 昨天的MBC歌謠大祭典嗎?

我覺得年尾三個舞台中我最喜歡MBC的

Acoustic ver.的Last Romeo好棒

可是MBC封得太快了我沒有找到片源

有官方的影片我再放吧:)

就這樣…… 我去寫我卡了很久的明洙長文去了。 (嗚嗚好想哭又卡文了

 

 

文章標籤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