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Nq6oxt  

又一枝藍色的藥水,

透明的藍,看上去讓人覺得安心,

卻又莫名奇妙的覺得心寒。


咕嚕咕嚕……

一口氣的把藍色的藥水喝完,

穿着白袍的男人抽走了我手上的藥水瓶,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間。




我是誰,我不知道。

我在哪,我不知道。

我在做什麼,我也不知道。




***

頭…… 好痛,好像快要裂開的感覺,每一下的疼痛就像一塊石頭扔在我頭上的感覺。

而且,這種神智不清,又夾雜着不安的感覺是什麼……


「告訴我你的名字。」突然就一個穿着白袍的人走進這房間。

名字…… 名字,我的名字是什麼?

這一瞬間,我大概知道這份不安感是從哪裡來的。


我的記憶沒有了,一點也沒有,即使用力想,也沒什麼從腦袋浮出來。

「我…… 不知道。」

「428號,劑量正確。」白袍人說完,就離開了房間,沒有告訴我任何的事。


我就這樣,摸不清狀況的在這間雪白的房間待了大概三天,又被轉到另外一個房間。

這次,是一間帶點顏色的房間,而且生活必須的用品也齊全。


白袍人會定期來問幾句話,定時有人送我飯菜,也有人會給我做奇怪的檢查,除這些以外,沒有任何事發生。

嘗試過幾次想離開房間看看,卻發現門被鎖上了,唯一讓我可以和外面有接觸的,是這個房間的唯一一扇窗。

從這扇窗看出外面,是一個很漂亮的花園,可是,卻一直也沒有誰在這裡。




「喝掉。」突然有一天,白袍人再不是來問話,而是給我遞過了一枝藍色的藥水。

這是什麼,我不知道,可是我還是乖乖的喝掉了。

「428號,服用完畢。」又扔下一句不知是什麼的話,然後離開。

然而自那天後,喝這些藥水成了我每天的差事。




「喝掉。」這是白袍人每天都會說的話。

「這是什麼?」

「喝掉。」臉不改容的說着,其實我應該一早料到,他不會回答。

我還是乖乖的喝掉了。

「可以給我一些什麼嗎?」至少,即使想不起什麼,也想知道些什麼,也想要做些什麼。「什麼也好。」

「又或者,我可以出外面嗎?」

「訴求會轉達的。」扔下冷冰冰的一句又再一次離開。




***

我的訴求沒有成功。

我就這樣繼續每天喝着那些藍色的藥水,看着這扇窗的外面的景色。


想要知道更多,

這是我在這裡萌生的第一個想法。

明明看見了外面美麗的花,卻不知道它是什麼花,

明明聽見了外面的聲音,卻不知道是從何處傳來,

明明聞到了神奇的氣味,卻不知道那是什麼。


我想出外面看一眼,可是沒能成功。

於是,繼續坐在窗邊,看着外面。

等待,這個漂亮的花園,會出現一個人,

即使不能幫忙讓我出外,也可以解答我的好奇。




***

「喝掉。」今天和平日不同,是紅色的藥水。

看着這透明的紅,我心裡不禁打了個寒顫。

直覺告訴我,這很危險,儘管我什麼都不知道,可是就是感覺很危險。

但從他的眼神,我知道我無法拒絕。


咕嚕咕嚕……

藥水抵達喉嚨的瞬間,好像有什麼在燃燒一樣,好刺喉的感覺。

「咳,咳咳,咳……」喉嚨的灼熱感害我不停咳嗽,然而喉嚨的溫度卻好像變得更高。「水……」

「428號,劑量過重。」無視了我,他拋下了一句毫無幫助的話,留下我一個人在房間猛烈的在咳嗽。


在這一瞬間,我突然明白了,

我的死活,對他,或者是他們而言,根本不算一回事。

我到底…… 是在做什麼?

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要喝那些藥水,為什麼會失去了自由……




***

這幾天喝的還是藍色的藥水。


我還是呆呆的看着窗外面,期待會有人經過。

然後,竟然真的有人經過了。

是個長得有點像…… 倉鼠的男生?不知道,反正他鼓着腮的樣子很可愛,而且皮膚很白,頭髮卻是啡啡橙橙的顏色,真的有點像倉鼠。

看上去應該和我差不多年紀,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年紀多大。




「啊,你好啊。」我想要喊他,又怕太大聲外面的人會聽到,便把一張紙摺成紙飛機向他的方向扔。

可是他沒看見,一直呆望着天空。

我又摺了一隻,再扔……

還是沒看見我…… 甚至沒看見紙飛機。


如果只是叫一下,應該沒有問題吧?

「啊!」

「呯!」在我叫的同時,門外面就有兩個黑衣人衝進房間,窗外面那個像倉鼠一樣的人則是馬上蹲下來了。

哇,怎麼連性格也像隻倉鼠一樣膽小。

「沒事,我就看到有隻蟲了。」我說着,那兩個黑衣人又目無表情的離開了。




不過,多虧我這樣一叫,窗外面的人就馬上到處張望,尋找聲音的來源,然後就巧合的,看見正在揮手的我。

「你為什麼在這裡?」這是倉鼠男孩第一個問題。

不是該我問他嗎?

「我也不知道,我被關在這裡都已經一段時間了。」我笑着說,其他的都不是問題,我只知道我在這裡關了這麼久,他是我第一個遇見的外人,這樣我覺得十分高興而且興奮。「你呢? 我第一次看見有人在這個花園出現。」

「這是當然的,因為這個花園是禁止非相關人士進出的。」

「那你為什麼在這裡的?」

「因為,我算是半個相關人士吧。」他摸了摸,有點遲疑才說出了非相關人士這幾個字。「不過,又好像不太對。」

帶點傻氣笑着的表情很漂亮,我看了一眼就馬上被吸引着。


是一個很漂亮的人,而且現在這樣近距離看着,就更加漂亮了。

眼睛其實算不上很大,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小的類型,可是笑起來的時候,變成兩片彎月的眼睛真的很漂亮。眼神,是帶點憂鬱的不肯定,有點飄忽不定的感覺。

鼻樑筆直的好看,嘴型是漂亮的心形而且還巧合的是淡粉紅色。

眉毛是有點粗,可是長在他的臉上我覺得配合起來還不錯,而且皺起眉的時候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八字看上去很可愛。


「你是誰?」他笑了笑,眼睛成了兩片彎月。「我是金聖圭。」

「聖圭,名字真好聽呢。我…… 不記得自己的名字。」我有點無奈的說着,再一次用力的想要找回那一點的記憶,最終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他們,好像叫我428號的。」

當他聽到我說我記不起自己名字的瞬間,他皺了皺眉,好像在想什麼。




「428號,喝掉。」突然外面有人打開了門,當我轉過頭,聖圭已經不見了。

「喝掉。」看我沒有反應,白袍人又說了一遍。

我拿起藍色的藥水,一喝而盡。


如果我們可以再見就好了。

聖圭的出現,讓我有點期待,以後在這裡的時間。

 


 

終於出現了的聖圭長文第一篇

我都不知道說了多久才寫好了第一篇……

如無意外的話應該也是十篇完結的,目標是一個月內可以寫完

不過我一向沒有先寫好大綱的習慣……

所以突然又多一兩篇的可能性我是不會否定的啦♥♥♥

 

第一篇可能有點不明白的地方

因為我也覺得設定好奇特

看到後面應該會變得更清楚的:)

看到標題應該不難猜到靈感的來源?

 

就像上次說的一樣

點文我也會寫不過可能要等就是了

因為長文都想寫了很久所以會先寫長文

不過可能突然中間又會發一兩篇點文了嘻嘻

 

就這樣我們第二篇的時候再見了:)

這就是我說很像倉鼠的頭了嘻好喜歡

9qR9azh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