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1NY80  

     「南優鉉,給我醒來,不要睡!」

 

     頭腦傳來一陣昏眩,眼前一片黑暗,右肩的疼痛不斷加劇,偏偏不知道是哪個該死的傢伙還用力的抓着我的肩膀,毫不留情的在搖晃。

 

     好痛,被我知道是誰的話,我醒來的時候絕對會十倍歸還的。




     「南優鉉,你可是主力啊,倒下來的話比賽就要完了!」

 

     是哪個該死的小子,到這種時候還顧着比賽……




     「南優鉉,我是斗俊啊,聽到我的話就醒來看看我。」

 

     斗俊哥,果然還是哥最關心我了…… 可是,就是張不開眼睛啊……





 

     不管了,眼皮好重…… 就讓我睡一下吧。






***

     「先生,南優鉉先生,你聽到我說話嗎?」

 

     旁邊傳來的,跟剛才不同,是一把帶點稚氣的溫柔女聲。我依稀的感覺到好像有人在輕輕拍打我的肩膀,可是卻沒能作出回應。

 

     「先生…… 明洙哥哥,他已經睡了一整天了,可是還沒有醒來,有點讓人擔心啊。」

 

     明洙哥哥是誰? 我睡了一整天?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用力的想要睜開眼睛,可是眼前還是一片漆黑,想要舉起雙手,卻又發現肌肉有點不受控制,連絲毫要動的感覺也沒有。

 

     「他眉頭皺起來了…… 南優鉉先生,你聽到我說話嗎……」

 

      該死的,給我動啊!






     「呃…… 該死……」經過了數十秒的努力嘗試,終於說了昏睡以來的第一句話,睜開了眼睛,從朦朧的視野中尋找着那把稚氣聲線的所有者。

 

     「啊,醒來了,你感覺還好嗎?」一張長得精緻的臉孔在我眼前幾倍放大,只看見她圓滾滾的眼睛正有神的盯着我看,粉色的唇角,兩邊也好看的往上向起。

 

     雪白的護士服看上去跟她特別的合襯,人是長得嬌小的,而且微栗色的長髮束成了一個小髮髻,看上去就更顯可愛了。

 

     窗外的陽光剛好的照射在她的身上,反射起來,整個人就散發着柔和的白光。




     如果世界上有天使的話,大概就長這個樣子吧。




     「真像天使……」我喃喃自語,可是眼前那張微笑的臉孔卻換上了驚訝的表情。

 

     「先生,什麼天使…… 你還沒死哦。」

 

     嘛,還真是單純可愛。






     「簡單來說的話,你的右肩肌肉扯傷,而且有輕微的骨折,左腳也有輕微的扭傷。再加上你受傷的時候是頭腦先落地,因此還需要進一步留院觀察。」

 

     在我的話把那位護士嚇了一跳以後,她連忙請醫生來看我了,而那位醫生,正正就是站在我面前,一邊看着資料一邊用奇特的卡通聲說着話。

 

     只是,看着他的樣子,感覺不當藝人有點浪費呢。

 

     「寶恩,接下來換你了,我還要去看別的病人。」那位醫生看了看手機,把手上的資料都交到那位長得像天使一樣的護士手上,輕輕撥弄着她的瀏海,然後又走出病房了。

 

     這天使的名字是寶恩啊。

 

     是說,天使跟主診醫生的關係,看上去很好嘛,都要在我面前曬甜蜜了。




     「優鉉先生,接下來我來跟你說一下你要注意的事項。首先,右手請盡量別動哦,待會我會替你固定右手,可能會感到不方便……」

 

     看着她圓滾滾的眼睛,好像有什麼引力一樣的,把我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了。

 

     「呃…… 優鉉先生,你在聽嗎?」她把白皙的手在我眼前揮了幾下,我才突然的回過神來。

 

     「啊,對不起,不小心就出神了。」

 

     「不要緊,那我先替你固定右肢。」她拿着肩臂帶套在我的右手,然後小心翼翼的調較着肩臂帶的鬆緊。「有太緊嗎?」




     「天使。」

 

     「呃…… 什麼?」又一次,用那個驚訝的模樣盯着我看。「優鉉先生…… 我……」

 

     「肩臂帶,剛剛好。」我微微一笑,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叫我優鉉就好,看上去年紀更不多嘛。」

 

     「那…… 優鉉你自己好好休息,我先到外面工作,有需要按鈴就好。」看着她臉上染上兩片紅暈,然後連忙就往外面走的樣子,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沒有原因地,看着她就想要笑出來。

 

     南優鉉,人家可是名花有主了哦。






***

     右手不能亂動而已,還是可是到處走走吧。帶着這個想法,一個人沒有得到允許就走到醫院的花園裡去。一個人一整天也待在同一個地方,這不是我的風格呢。

 

     雖然做好了被罵的心理準備就是了。




     「哥哥,你長得跟我在電視看的那個足球員很像呢。」突然旁邊走來一個長得可愛的小男孩,笑起來的時候雙眼瞇成一線,好看極了。

 

     「是嗎? 你喜歡那個足球員?」我微微一笑,看着他那雙靈氣滿滿的眼睛。

 

     「對,看着他踢足球我覺得超帥氣,我也想成為這樣的足球員。」

 

     「你一定可以的。」因為看着你的眼睛,讓我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的樣子。「要努力哦,我支持你。」

 

     「摁,謝謝哥哥。」




     「南選手對小孩子還真溫柔啊。」小孩步遠以後,背後傳來了天使動聽的聲音。「為什麼不告訴他你就是那個選手?」

 

     「我不想讓那孩子失望,自己覺得很帥氣的足球選手竟然住在醫生裡,這種事小孩子聽了可是會哭哦。」我坐了在輪椅上,回頭看着天使的臉,微微一笑。

 

     「哇還真是溫柔呢,南選手。」語帶諷刺的說着,臉上仍然掛着那個像天使一樣慈祥的笑容。

 

     「怎麼了,因為我對小孩子太溫柔所以吃醋了嗎?」想要開個玩笑,卻發現她的臉頰因為我的玩笑而染上了兩抺紅。

 

     「沒有,只是我覺得那孩子不會因為你在醫院這件事而覺得失望。」她微微一笑,緩緩的推起輪椅來。「說不定,會覺得你是更加親近的存在呢。」

 

     「哦,真溫柔呢,天使。」

 

     「別開玩笑,晚飯時間到了哦。」

 

     「只有自己一個人吃的晚飯,沒有什麼值得期待啊。」我轉過了頭,對着她故意裝作可憐的樣子。「你要跟我一起吃嗎?」

 

     「嘛,要是你早一個小時說的話,我會考慮看看。」她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我約好了明洙哥哥到外面吃飯,把你送回病房是吃飯前最後一個任務啊。」

 

      明洙哥哥,好像是那個帥氣指數高得讓人氣憤的主診醫生。

 

     「那我先約你明天好了。」故意像個小孩一樣的鼓起了臉頰。「可以嗎?」

 

     「不可以。」還是拒絕了。「我可是個護士,你還是我的負責病人,被人發現了我跟你私下約會我可麻煩了。」

 

     「那什麼時候才可以一起吃飯了?」

 

     「要是你出院後還有這個打算,我會奉陪到底的。」她看着我不遠的前方,嘴角又一次好看的上揚。「不過,看來你不用一個人吃飯就是了。」

 

     我看了看前方,斗俊哥正站在我眼前用力的揮着手。

 

     「寶恩,要走了哦,我還我準時回來巡房。」身後則是傳來了那個顏值極高的醫生的聲音。

 

     「來了哦。」天使說着,把我推到斗俊哥的面前去。「那優鉉就交給你,我先走了哦。」

 

     看着天使跑向那個醫生的這個畫面,就是有一點的不爽。




     「南優鉉,好歹我也是來看你,能用個比較好的表情迎接我嗎?」斗俊哥看着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別人名花有主,你還是放棄好了。」



     「你閉嘴。」我白了他一眼,一個人用左手吃着飯。






     突然想起了小時候在書上看過的天使長加百列的圖案,那個穿着白色長裙拿着百合花的樣子。




     嘛,還跟她真像呢。不過,寶恩更像拉斐爾大天使吧。

 

     拉斐爾的形象一直也是愉快的,他一直很使治癒的神蹟,治癒的不只是人的身體,也是人的信仰,也就是心靈的意思吧。

 

     拉斐爾的名字,包含的,是「神治癒了」的意思。




     吶,你能來治癒我嗎?




     不能吧,因為你要負責治癒他,對吧。






***

     小時候,很想要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天使。

 

     想要相信,真的會有那種,不管我做了什麼,不管我是不是那個愛笑的南優鉉,不管我是不是那個完美的南優鉉,都能夠一一接受,而且包容我的人。

 

     不過隨着慢慢長大,發現世界上根本沒有這樣的人,所以我也盡力的隱藏自己的情緒,不讓別人發現我內心的不安,不讓別人發現我的弱小。




     「優鉉,優鉉…… 優鉉?」

 

     「哦,對不起,我只顧着發呆。」我微微一笑,看着一直盯着我看的天使。「天使,怎麼了?」

 

     「你真的打算一直這樣叫我嗎?」把藥片放到我的手上去,還有一杯溫度剛好適合入口的溫水。「吃藥了,不過你今天看上去臉色有點差,有什麼事嗎?」

 

     「沒有哦,我很好。」看得出來嗎? 不,怎可能,我的偽裝一直也沒有人看我穿,更別說是這個只認識了一個星期的人。

 

     「啊,大騙子。」突然一下子用力的拍在我的額頭上,嚇得我幾乎要把水都吐出來了。

 

     「什麼?」用手不斷撫着被打的位置,才讓疼痛感有點減輕。

 

     「你是大騙子嘛,跟哥哥一樣都喜歡逞強,我可是看慣了,才不會受騙。」

 

     她哥哥,她哥哥是誰啊?

 

     「即使我說謊也跟你無關啊,你沒需要知道我的事啊。」剛剛被打還有點懷恨在心,皺着眉的盯着她看,卻發現她根本沒在看我。

 

     「可是,看着你,又忍不住想要知道更多,因為你跟哥哥一樣,感覺都不喜歡跟別人說自己的事。」看着窗外,她的嘴角微微揚起。「這樣的習慣很不好,會讓身邊的人擔心。」

 

     所以說,你哥哥是誰?

 

     「我只是…… 只是在擔心,會不會有後遺症,會不會再沒有辦法踏上那片翠綠。」我低下了頭,苦笑着,嘲笑着如此膽小的自己。

 

     出生以後,唯一找到喜歡做的事,一想到可能要放棄,就感覺有點沉重。

 

     「放心吧,哥哥會好好替你想辦法的。」突然的握着我的手,那雙滿是靈氣的眼睛,直盯着我的臉。「而且,我看過更多比你傷得嚴重的人,也能沒有任何後遺症的出院哦。」

 

     「從剛才開始就想問你,你哥哥…… 是誰?」

 

     「我沒跟你提起過嗎?」明明是我該好奇的事,怎麼看上去像她比較好奇的感覺? 「明洙哥哥啊。」




     摁? 摁? 摁?

 

     所以,那個帥氣指數極高的醫生只是他哥哥?




     「什麼嘛。」想到自己那天還因為這樣而覺我不爽,還真覺得自己有點可笑。

 

     「你一個人在笑什麼,告訴我嘛。」

 

     「才不告訴你。」一邊笑着,倒是內心變得輕鬆起來。




     這樣的話,我可以依賴你去治癒我了,對吧?






***

     「出院後要小心,右手還不是能亂動的狀態,足球就暫時先休息一下。」替我把衣服一一的整理好,再放到我的袋子裡去,然後放到我的左手上去。「那下個月覆診再見了哦。」

 

     「足球,暫時不踢也是可以的。」我微微一笑,走到病房的門外。

 

     「沒想到你回答我這樣乾脆,明明那天還因為怕有後遺症而悶悶不樂嘛。」她微笑的向我揮手道別。

 

     「因為找到了更喜歡的東西。」我悄聲說道,然後又再一次踏進了病房。「這樣我算是出院了,對吧?」

 

     「可以這樣說。」她歪着頭,一臉不解的看着我。「有東西忘了?」






     「遺下了我的天使。」把袋子扔到地上去,用左手把她擁到我的懷裡去。「因為找到了更喜歡的東西,所以暫時不踢足球也是可以。」

 

     「優鉉。」聽得出來,她的臉頰現在絕對像紅蘋果一樣。

 

     「我記得有人說過,要是我出院後還有跟她吃晚飯的這個打算,她會奉陪到底的。」我在她耳邊悄聲說着,然後鬆開了我的左手。「今天你五時下班對吧,我在醫院門外等你。」

 

     「摁……」

 

     「那我真的要回家了。」我把嘴唇貼到她粉紅色的臉頰上,然後拾起袋子,對她揮了揮手就離去了。






     我的天使,那個光是存在就能治癒我的天使。

 


我知道我會遲到>#<

不過還是想要說南優鉉生日快樂

雖然我重看的時候,覺得自己寫得完全不心動

花花的心動全都用在那長文上去了

是用光了嗎# 害我都沒靈感了WWW

 

還有新年快樂WWW

然後我去睡了#(好隨便的人

 

我覺得我跟無限有點到老夫老妻的階段了

不開口說愛也知道自己很愛的感覺(?)

 

好了我累了ZZZ

花花晚安♥

hvRxDG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童♥ 的頭像
啊童♥

I want you Back ∞ INFINITE

啊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